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3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资本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

“资本全球化机遇与挑战”论坛文字实录

作者: 时间:13-04-21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主持人(马蔚华):我们这一场的题目是“资本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大家都知道过去30多年,过去30年中国的世界贸易增长很大,增长了87倍。资本现象,咱们从1977年到去年,我们累计美金超过1万亿。连续16年,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

与此同时加快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在过去的十年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最多的十年。中国在国外的投资增长也是比较快。中国的增长率还是很高的。去年非金融企业的对外投入,超过了770亿。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讨论这个问题,资本全球化。资本全球化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一个是我们中国的发展中如何吸收全球化资本,第二个我们也可以理解,从那个角度,我们希望大家关注。今天我们有几位专家,跟我们讨论这个问题。

下面,先把参加这次讨论的专家大腕给大家介绍一下:坐在我边上的是英中贸易协会主席白乐威爵士,他也是我们英国女王认定的大伦敦。白乐威爵士长期以来是我们英中贸易协会的会长,所以他对中国到英国投资和英国到中国投资都有发言权。下面这位是新浪的曹国伟先生。下面这位是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汪潮涌,他也是在境外利用资本的企业家。下一位是我们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别看邓锋这么年轻,他们也在国外上市。下面这位女士是曾璟璇女士,是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的主席,她有很多的真知灼见。

希望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现在的这几位嘉宾!过去十年前,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利用外资有一个指数,这个指数叫做外资吸引力指数。这个指数过去十年,中国是全球前十位。但是今天,全球前十位里面,也就八个。像印度巴西,这个势头都非常好。也就是说,中国现在面临着挑战,所以我想第一个问题,请我们几位嘉宾,谈谈我们在资本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企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另外,我们如何在挑战中运用机遇与挑战。

下面,先请白乐威爵士先生发言。

白乐威爵士:非常感谢!中国在我们英国的大部分的公司里边,在进行对外投资的时候,中国也是在清单中摆在我们前面的位置。我想中国在过去增长非常快,增长率大概是8%至7.9%左右。过去一些国家不像中国有这么快速增长的速度。但是我想对于英国的公司来说,面临的一些问题,可能他们要到中国,比如说签署一个合同,要花很长的时间,比如说他们去欧洲,可能要去签署一个合同,可能这个时间更短一点、距离更小一点。今天上午一位先生也提到,中国中小型企业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可以转型,也可以的发展,在中国和英国,80%的公司都是中小型企业。所以对于中国和英中贸易这一块,我们希望能够将企业带到中国来,包括我们有创意行业、建筑行业等等,我们让他们来到中国。同时我们也有13个办公室,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对接、牵头的工作,将中国的公司和英国的一些工作进行合作。

主持人(马蔚华):提到中小企业的问题,我还有一个问题。现在伦敦要成为全球里昂人民币的中心,您对伦敦成为里昂人民币中心你有什么办法?

白乐威爵士:我想非常感谢,我们王岐山的对话,我想我们的这个发展是非常快速,我在伦敦也参加了会议。我们当时跟王岐山的副总理跟他们共同开了会议,他也谈到伦敦将会成为人民币第二位的中心,当然伦敦这个中心也会支持香港的发展。我们也看到,部长在这块也提出了,我们跟香港的业务,是一个合作,并不是一个竞争。英格兰银行业签署了一个合同,就是英格兰给人们发生人民币,在伦敦进行一些交易。我听说有一个人民币的业务,买一个法国的股份。他们想要通过人民币来进行的交易,这个也可以通过伦敦来进行协调。

所以大家也可以看到,像我们的部长和总理,他们共同分享一样,伦敦是一个中心,也将进一步推动贸易的发展。

主持人(马蔚华):作为你的新浪,在中国已经上市13年了,对于资本,你有什么感觉?有什么挑战?

曹国伟:的确我前两天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跟朋友聊起来,已经上市了13年,也可能是也民营企业上市最早的一个国家,我们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道路,有很多的体会和经验。我们的经验可能不能完全从我们这里吸取很多的东西,因为我们的产业比较特殊。

刚才马行长也谈到,其实我们走出去越来越多。从走出去来说,互联网这个行业,吸引外资最多,也是最有效果的。当然这个行业也是比较特殊。只有我们这些VC,特别是有国外资本的VC们才会去投,因为互联网行业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很多人认为,新的媒体,互联网的行业是一个很大的金矿但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比如说你投100个公司下去,只有零点几个公司成功。现在也有很多的民间资本介入这个领域,但是有一些东西,我们是可以跟大家分享,有很多大家共同的地方。

一方面,我们走出去,我们发现有两个问题,非常重要。一个是当你的公司越来越国际化的时候,接触国际资本市场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的游戏规则改变了。我们需要按照国际惯例进行操作。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发现的一个问题,有的时候我们走出去第一步很容易,上市很容易,往往这个时候我们有专业人士,有投资银行、律师,帮我们去上市。但是后来我们如何去维护我们国际市场的运作?我们往往确这方面的经验,我们往往缺乏这方面的人才。所以一个是对游戏规则的了解和运用的问题。另外一个是人才的问题,是我们特别特别需要去注意的两个方面。

其实大家在最近的两年里听的比较多的,美国的市场如何发展,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上市了,但是在这两年也是很快速的下市了。很多的市值,几块钱到几毛钱都有。所以这样的情况在我们很多公司都发生了。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民营企业要走出去,应该考虑国际市场。但是另外一个方面,考虑它是否有能力去上市。很多人更多的是为了上市而上市。忘掉了上市的目的是什么。上市公司以后,它往往做很多的公司,可能不符合我们说的国际上的规则,不符合惯例,往往被国际市场所惩罚。其实我觉得,这些东西可能是对于我们中国很多公司,在未来走出去的话,它会带来很多很多的伤害。但是很重要的是我们公司如何吸取这些教训,能够从这些公司的失败的案例里面,找到这些我们的教训也好、经验也好,能够希望我们走得更好。

我就先讲到这点谢谢!

主持人(马蔚华):曹总你也是资本市场的带头人,过去三十年到今天。虽然我刚才说的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最多的国家。但是我是昨天从纽约回来,现在

汪潮涌:我先就着马行长讲的,中国对国际资本的下降,刚才马行长讲了祥实的例子。中国不像20年、30年以前,无论是产业资本还也吸引力。现在我们看到一个新的中国到海外上市,都不像以前那么热,所以这个证明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原因是现在中国的要素成本增加,中国赚钱的利润率高

第二个,我们如何处理我们自己结构性的资本短缺和结构性资本盈余的关系,一方面我们的民营企业很缺欠。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的中投公司有大把大把的花不出去的钱,光买美国就买了1.2亿美元。第三挑战,如何面临我们的整个社会,我们整个国家从消费者30年的财富积累,变到今天去理财,能够使财富不缩水。第四挑战,我们过程中间接融资比例多大,直接融资比例太小。第五大挑战,我们的投资资本境内的投资,还是境外的投资,过去非常习惯于于大规模的投资,量大。能够把大笔资金用好,可是我们广大的缺乏资金的中小企业,他的企业规模小,非常风险,风险也比较高,没有很好的资本对接和支持,所以这是第五个挑战,第六各条战,我们如何解决,我们中国资本[-0.42%]走出去,过程中,所面临的人才困境,我们对目标国,无论是并购还是新设工厂,销售体系。

主持人(马蔚华):邓锋您谈谈,中国走出去的势头很好。但是我也了解步履坎坷。矿业的总额,占全球总数的15.5%,但是60%以失败告终。你觉得中国走出去需要哪些方面减少失败率?它缺什么?

邓锋:您这个问题很好,中国对外投资和并购功率不高。甚至比在过于的企业到中国的并购的成功率还要低。这个问题之一是对中国市场不了解,也包括本土化人才的问题。但是对于国际资本的不了解,是很大的问题。

其实刚才潮涌讲了一些问题,可能大家都很清楚,PE风投,最早是在外资进到中国,我们所谓两头在外,就是外资在中国的投资,最后在国外上市。最近一段时间,情况非常不好。首先是在上市的市场,就是无论是美国资本市场,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中国市场受阻。在全球只有几家上市。

我觉得无论从监管层面也好,刚开始证监会刚开始开放,45号文对于上市会经好一点。你要知道,你跟国际资本打交道,是有好处的。但是你要知道,游戏规则是什么。非常要注意一点,我们不能按照你自己想要怎么干就怎么干。包括一些资本的监管,董事的制度等等这些可能对中国本土要求更高一点。所以我们企业家这一块需要锻炼一下。

主持人(马蔚华):过去我们利用外资的能力相对低了,有统计贡献率只占20%。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着转型,我理解是如何提高GDP总量,提高GDP的竞争力。吸引外资、利用外资,如何为经济转型服务,你有什么建议?

曾璟璇:针对这个问题,我想说,光是马行长刚才说的问题,是可以用两个方面来看:第一,刚才我们说了很多,关于我们的挑战。因为是在整个宏观的环境转型,我们中国的角色,在全球的工业链,制造业的工业链也好。从2003年以前我们还是很神秘的,外国的资金链全球化资金很多,我们中国变成一个很好的目标。那个时候,我们的技术含量不用很高。跟着很快钱来得很多,我们的自信心又来了,从市场化技术,变成了感觉挺好。当我们觉得感觉挺好,挺有信心的时候,我们有西方的金融危机,成为了西方看着我们中国,希望我们资金上有帮助,希望我们政治上有趋向,它希望我们增长率,让他们已经投资在我们中国的企业,可以继续下去。

这样的压力是挺大的,但是我们有一些地方是跟不上。因为资金有了,但是有一些资金,我们对海外的一些市场,我们海外的一些目标,我们能够提供的增值率有多大?可能我们能够给的是市场,增值率有多大呢?这个就回到了技术含量。人家说我们是山寨产,A+A、A-等山寨的。所以我们看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这个组织我们连续两年,排第一。我们自己发明,比任何一个市场增长都快,这是我们的目标方向,这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指标。让外资进来,是觉得我不能够把我们跟越南、菲律宾比,我们现在人均DGP,我们越南GDP1500到2000美金,我们没有那么发达的内陆城市,包括甘肃、贵州,这些已经达到2000到3000的指标,我们都比人家贵了。我希望我们从好一些发达的城市,能够帮助云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走势。

主持人(马蔚华):刚才几位嘉宾谈了我们现在资本全球化的前提下,我们遇到的挑战,也有机遇。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中国利用外资,和我们中资走出去的比例,也就是说,我们利用外资是18,我们走出去是1。现在这个比例发生重大的变化,变成“2:1”,我们利用外资是2,我们走出去是1了。有国际咨询预测这种比例还有变化。像美国的研究所预计,将由现在的四千亿美元可能要到两万亿和四万亿美元。他的预计是中国现在的发展有实力了,第二个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之后,特别是发展中国家,遇到很多困境。所以形势发展很大的变化,对我们中国资本走出去,应该是一个好的机遇。

我想白乐威爵士,您谈一谈,在今天的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我们中国资本要走向全球,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是不是现在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白乐威爵士:我觉得我们中国的企业,表现的非常不错,因为现在整个情况是低迷的,尤其比起前几年。我们现在也在经受着考验,我们现在有很多的资本,投入到大综商品之中。对于中国五年的发展计划,当我们和中国的企业来进行对话的时候,我们发现,在他们的这种意识中,他们也非常希望,能够快速的来获取利润。而且我觉得在未来中国的企业需要更加的远视和预见性,尤其是对于产品的合作性。

比如说我们英国,我们在非洲建立企业已经有很长久的历史,而且我想这种关系还会在未来得持续下去,这种行业的合作。我们也希望在中国和英国企业之间的合作,可以借鉴我们之前和非洲之间合作的基础,不仅仅是从资源方面来进行合作,而且是从其他的技术、其他的附加值方面,因为我觉得这样可以使我们的发展,更加具有潜力。在这里,我们也看到,我们有一些中国的企业,在英国不断的寻求发展,而且有一家企业已经是在我们那里建立了一个产业园,还包括一个购物的园区。我们看到,他们未来还非常具有前景的。

我很高兴的一点,就是在英国,我想我们现在和华为,在英国的合作是非常成功,尤其是在研发方面。我们在这方面可能会获得更大的利润,我想这是我们跟美国的不一样。之前我也见过华为的老总,他们希望把他们的同事派到英国来进行合作。同时他们也希望在社会责任方面开展合作。

我想所有这些合作的领域,都可以给我们的创造未来得机遇,因为有的时候,人们希望能够找到合作的领域,在金融的创造领域,所以我认为中国和英国的合作将会有很多的前景。

主持人(马蔚华):我们现在的企业都希望到海外上市,你觉得怎么样?

曹国伟:其实我刚才已经讲了一点这方面我的看法,其实我觉得中国有很多很多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的,我不知道是一种愿望,还是一种文化,特别希望自己的公司可以上市。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如果他能够去国外,特别是去美国是一个很大的荣耀。但是我觉得从我们自己操作的公司和投资的经营来说,其实我们走每一步上市,绝不是任何一个公司的目的,它是一个手段。要不就是融资,你认为这个市场融资环境特别好,它给你的融资估价比较高需末。觉得市场比较好的时候,你会去融资。

为了上市而上市的话,往往会有一个问题,你可能为了上市短时间的获利,短时间内包装自己,很难让公司长久的发展。如果我们上市的确对未来发展有帮助的话。的确我们应该去寻找,上市的这样的机会。讲回来,现在是不是很好的机会,我觉得主要看哪各行业吧,就像马行长讲的,我们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面,中国的对外投资越来多,比例越来越高,我们发现很多的投资集中在国有企业,比如说石油、能源,其实真正的民营企业出去比较少。其实我们出去上市的公司里面也这样,在我们这个行业,高科技公司比较多一点,因为它的概念比较能够让国外的投资能够理解。

但是我觉得,未来得话,中国公司能够上市的话,应该不仅仅局限于高科技的行业,希望有更多的企业,能够在不同的行业能够走出去。现在的确在美国,是中国上市的一个低潮。一个方面中国市场被看空,另外过去两年上市公司的行为,在资本市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我觉得,我们讲资本的一个全球化,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个趋势代表了,资本一定会去追逐,它的投资回报率最高的这样一些项目。如果真正要去抓住这个机会,还是要提升企业的竞争力。其实我们去外边投资的话,到最后,除了我们有钱,到底我们给境外的投资者增加什么?要么是管理的,或者是效率方面提升一个价值,其实我们在外外面投资我们没有优势,希望在国外上市的话,如果它不能给股东长时间的带来一个合理的回报,这些企业很难去持续的发展。

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综合的问题,但是回过头来说,现在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但是这个市场一定会开放。但是真正能够去接受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利用好这样的机会,还是自身企业的问题和效率的问题。谢谢!

主持人(马蔚华):

汪潮涌:机会是有的,对未来我们是很乐观的,包括曹国伟说的,资本市场,对中国海外上市不待建的态度,从我的角度来看,中国企业在海外,经历过起起伏伏的周期,有的时候可以把中国公司捧上天,有的时候落到谷底。相对来讲中国的价格是低的,是价值的低谷。现在我们在发中概股的投资基金,有很多的投资者很感兴趣。因为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是创造了一批非常有投资价值的公司,中国最大的红利,就是我们的市场,我们的巨大人口的消费市场。

今年我和马行长一起去以色列,以色列他们很多高科技的公司,包括现代农业,他们很羡慕中国的市场,我技术再高潮,但是我的人口只有七八百万人口,所以他们非常欢迎中国的PE和中国的企业家到以色列去投资,把他们的技术带到中国来,把企业做大。我觉得这种的跨境的模式是存在的。

从以色列回来以后,我去了非洲坦桑尼亚,它像中国改革开放30年时候,现在车上跑的都是破破烂烂的,现在中国的车都在满街跑,我们的产品有优势。我们对于发达国家,我们有市场的优势。所以我们作为PE来讲,我们人民币和外币,各占一半,我投外币,我就是投中国市场所需要的资源、品牌、技术。人民币的投入,中国这边教育、文化、健康、旅游、高端消费、新能源环保,这些就是在国内能够有新兴市场的前景的公司。所以我觉得,机会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是存在的。

主持人(马蔚华):邓锋也谈谈这个问题。

邓锋:机会,有很多方面,可以买一些低价资产,中国的投资也可以有一些消费、服务业,甚至是一些高科技,这个长期我是很看好。但是如果我说的话,我提两点建议:第一,这个事近期也没有这么乐观。我觉得,这个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因为很大的一个问题是水土不服的问题,就像中国企业初期,不合国外的合作的话,你可能会有问题,中国资本就是我觉得我自己有钱,觉得便宜,就去投,所以失败的就会很高的。就像日本80年代默契和90年代初期投资一样,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第一个要学习进渐。第二个是解决水土不服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中国的资本也要想到一条,要在那一个地方进行的投资,你要那个地方进行投资,所以要对那个地方进行了解。要不就做不好。有些事你可以跟一些国际上的资本合作,假如你做的那个事,比如说美国做事,需要他本地合作。

第二个建议,除了价值的发现,可以找价值合适,你低谷了投了一下,还要增加价值,这个可能更联系到本土化的问题,你怎么可以给你投的企业价值。或者我中国有自己的市场,就这些都是很好的,你能否整合过来,文化有多大的差异,有没有一些的国际化的人才,有本土人才为你工作。如果有一点点来,是可以,如果这些没有,你需要开始慢慢的建立这些东西,不要想着我有很多很多的的钱,一上来我就可以吃个胖子。所以我的建议是一点点来,跟外国合作,做好本土化的合作。

主持人(马蔚华):金融危机以后,这些发达经济体,遇到了一个流动性的问题,所以他们都是纷纷的紧缩。很多欧洲的银行,卖掉了在香港的分支机构。当然这个时候,它也特别希望中国到那里去投资。

再有一个就是金融危机,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系到虚拟经济,你不能完全玩虚拟的。所以美国和欧洲都开始了再工业化的进程。再工业化进程,包括新型工业,也包括对传统制造业的改造。所以它也需要中国资本帮助他们完成再工业化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的机会。

曾主席,您觉得我们有哪些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样让中国的资本和全球的资本高效的对接。

曾璟璇:我向从点线面三方面来说,一方面是接轨,点就是投资的点,这个比较简单,就是我们有一个有钱看中,在外国有一个特别的机构,符合我们的需要,这个是无论我们是从一个股权投资的角度也好,想买他的技术也好。这一一块特别去做。这个是我们有钱,可以往外国买,外国有钱,可以到中国来买,最重要的是吸引力。

线是特别一点,也是我们中国需要注意的,就是机遇。就是我们说的技术层面,我们只往自己发明的专业权走,高科技、互联网、医疗,我们对干细胞的钻研,方方面面我们有很大的优势,这些优势可以加上我们的基金,就是我们要往上游的,更高的技术,我们可以去以色列买,我们可以投资在美国,可以投资在欧洲,虽然美国友时候,比较小心。比如我们还是有比较欢迎的,我一个朋友在欧洲,他去买全世界做得最好的,救护车,这些是中小企业,但是他们有最好的技术,也欢迎你去买,这里有一个例子,既然我做技术性的车辆,可以买这样的车床,对于我的技术就是增值。就是上游。

我们看东南亚,这两年增长比较快,可能受西方的金融危机的情况。你看菲律宾去年的增长50%、60%。他们的技术性比我们低,他们人工比我们低,我们可以往那边去分担我们制造的工序,这是线。

还有我们能够这样做,我们也可以吸引外面的基金来看我们,最要紧的是我们要很清晰的把自己自身的长项,我们跟别的地方要了解外国的同行,让他们了解我们的分别性是在哪里。这样也会直接吸引投资。

另外是面,可以多元化,一是我们应该如何拿资金,刚才几位专家说我们可以去上市。你看香港是我们国家的口,一个对外非常好的窗口,人民币国际化之后,我们的融资尤其是在债券融资这块发展的很快。你看香港融资这一块,存款大概是6000多亿,但是发债,去年的发债,已经到了三千多亿,三千多亿,你说大吗?可能比起我们国内不大,但是以这样的比较性,存款才是六千亿。而且基金运用非常好,接轨就是接外国接轨,现在看日本,他要不停的印钞。如果觉得我们中国企业好,我们很多的房地产,我们在中国筹款有问题,我们拿资金有问题,我们去香港很多的房地产,在香港发债,发的非常好,非常迅速,而且价格也比国内低,成本比较低,资金来源多元,这是面的其中一块吸引基金。

现在说美国,刚才马行长说,他自己为了把经济复苏,美国制造。我看报道,关于他们的家具,有它本土的商位。有一个特别成功的。我们是在这个环节是非常有丰富经验的,也是有我们的能够,有资金、有能力,我们可以参与这些,是从一个行业,一个行业这样去参与,这是一个在人家的地域性,面去投。当然我听,王石他最近一个报道在提倡,我们去美国买房地产这也是一块面的投资。当然最简单轻松的就是,我有钱,不同的行业,赚钱潜力够的,我就投钱去买。浙商这一块做的非常成功,无论是投他的潜力,企业性潜力,市场的潜力等等,我们都可以考虑。

主持人(马蔚华):国际资本的角逐是不一样的。

下面的时间我想请在座的企业家,关于对资本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们的嘉宾的。

提问者(广西金融办主任):机会难得,资本全球化的运作,有这么两个想法,一个是现在中国的资本项目可兑换,现在我看的MF的会上讲了一下,它是增强了大家的信心。如果资本项目能够兑换,特别是公共投资和私人投资,尤其是我们邓锋和潮涌都有这个感觉,我们云南也拿到这个权利,希望你们以后有资金进不来的话,可以到我们云南有项目,首先是要有项目。这个事情希望你们业内人士好好的考虑。俄罗斯的卢布33%都不到,都可以有一个的承诺。当时我在北京觉得很可笑。

就是我们现在新一届的政府,实际上我们现在资本项目可兑换,在操作的时候已经可以达到83%,就等于我们的兑换。否则人民币兑换,光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全球的资本的流动受到了限制。直接投资没有问题。

第二点,马行长对招行,这个下项可能对于你们的银行有一个影响,直接投资。但是有些可能会有一些担心,因为我们的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和汇率的市场化都会有很大的作用。所以都看了一些材料。这对我们资本的运作是非常重要的,不一定非要通过我们银行业金融机构。这点我想我们现在中国的趋势,可能在今后的五年、十年的时间当中,现在我们还是有85%是通过银行业机构。最后落脚到我们云南,我们现在要看到我们国家刚才潮涌同志讲,你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我们3.5万亿的外汇储备,单靠中投是不够的。我们2008年的投资第一次提供,美国的对外垫负债正好是我们的一半。实际上,同资本的运作来讲,你这个资金都是暂押的。

我的问题就是,你觉得这个挑战,我们国家的理财大师,如何来培养?我看到资料,从你们对外运作的角度,潮涌、邓锋回答这个问题。

汪潮涌:包括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体系的挑战,都是很大的问题,我们马行长都有很精彩的观点。光靠中投等是不够的。他们现在也采集了很多外包的方式,在国际上广泛的选择资金管理公司,无论是共同基金、PE基金等等,我认为他们还是有意识,而不是亲自去管中国现在的这方面。我们也是希望国家能够给我们一点钱,我们到海外去投,做VC,肯定是不会差的。特别我们这一代人,都在美国经营十多年,两边都很熟悉,20多年的经验,学费也交足了,是可以为国家做点贡献了。

主持人(马蔚华):你两个问题是连带的,因为决定它的各种条件都在发生积极的变化。还必须取决于你的经济体可以比较,还取决于你中国这些企业,能有良好的,包括中国的商业银行良好的管理水平。

现在谁还有问题?

提问者:谢谢马行长,我来自河北邯郸。我想问一下马行长,对于一个新型的业务,比如说村镇银行,有没有意向到河北发展这些的业务。

主持人(马蔚华):村镇银行是我们政府和监管单位,最近几年,为了满足多层次,特别是广大农村、农村企业和个人,对金融的需求。所以这几年,建了一大批村镇银行。而且这些村镇银行,相当多的都有国内的银行去参股和控股,主要是为了让他们加强管理,减少风险。

每个银行的战略考虑的机电部一样,所以有的银行,对于村镇银行投资了很多,而有些银行,它有它的的战略,它可以从其他的方面去支持中小企业,谢谢!

提问者:我是昆明本地的。前提是这个企业,没有比较大的固定资产做抵押的问题。运作上千万和上亿的都是一样的。现在有的非银行的渠道的资金,现在批化比较严重,对于这种传统的融资,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建议,谢谢?

主持人(马蔚华):曾主席你来回答。

曾璟璇:谢谢马行长。刚才白乐威爵士说过关于中小企业,也说到一个很重要的骨干,再一个经济体的一个骨干。我们的中小企业,是提供大概百分之六七十新增的岗位,而且占我们GDP六七十。重要的一块,能够拿到的融资非常少,银行的融资非常少。真正的企业从大银行来说,不到10%。所以最近我们有很多,所谓的另类融资,方方面面都是来自中小企业,或者有一些企业是比较敏感的企业。

总括来说,我觉得中小企业在中国是需要特别关注。我知道政府是有关注,但是我觉得这个关注要制度化一些。可能希望,让市场来主导。但是市场来主导,往往都是以盈利为主,以增值为主。这块没错,你商业上,不可以持续的。那就不应该存在,有的时候也应该考虑面,政府是需要一些扶持的。有很多银行,特别是占的份额比较小的银行都是愿意冒一些风险,他们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我看会特别愿意,而且也做得可能是不错的。好像马行长说,渣打银行是拿中小企业作为很重要的一块,所以非常支持中小企业。

主持人(马蔚华):我告诉你一个乐观的消息。就是这两年,三年,中国整个银行给中小企业的贷款增数高于一般企业,比重也高于一般企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几年金融危机以后,无论是银行还是政府对中小企业都是支持。主要是因为节约资本的要求,小企业的风险资本,风险是75%,大企业是100%。别看小企业的风险大,实际上真正风险大的不是小企业。所以越来越多的银行,为了节省成本,越来越关注中小企业,不仅仅是成长性好的企业,而且包括传统的中小企业。

还有什么问题?

提问者:马行长这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您。作为国内商业银行的领军者,招商银行[3.78% 资金 研报]在资本全球化的机遇和挑战面前,您这个银行做了哪些准备和计划?

主持人(马蔚华):准备做了十几年,实践已经开始了。我们过去这几年,先后在伦敦,台北建了分行,最近在新加坡等地开分行,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

中国银行[1.39% 资金 研报]业,本身就置身于全球化的竞争中,因为中国企业,中国加入WTO以后,中国已经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提升我们的管理水平,如果你管理水平不提升,我们跟许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一样,你不适应,你水土不服,最后还是失败。

我们的这个论坛,到这里。刚才我们讲了在经济全球化大的北京下,我们资本全球化遇到的挑战和机遇。到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是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我觉得今后中国仍然要继续加大,引进外资的力度。但是要学会,利用外资来加快我们的经济转型,就要提高利用外资的力量,提高竞争力。同时中国要加快走出去,利用金融资本危机,全球化的市场,使中国的资本能够全球化。

——会议结束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