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全会 改变的年代:现实与远见>

吴敬琏:国企拿到4万亿不知怎么办 都去投了房地产

作者:道农 时间:14-04-21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4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上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

  以下是文字实录:

  柳传志

  谢谢您。我的问题问的多好,大家一定特关心。

  下面一位演讲者是吴敬琏老师,他也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有一次在央视举办的活动中,主持人突然对我发问,让我说一下在场的人之中我最尊敬哪一位,我毫不犹豫就说是吴敬琏老师,因为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中国向何处去的方向问题争论的非常激烈,吴老师对于中国走市场经济的道路旗帜鲜明,话语落地有声,因而得到了“吴市场”这个雅号。我们都是过来人,深知道在那个年代能这么讲,不仅凭的是学识和智慧,而且凭的是人格和勇气。请吴老师上台。

  吴敬琏:

  谢谢柳总。很高兴来开绿公司年会。特别高兴得是绿公司的题目非常好,叫“改变的时代:现实与远见”。可以从现实讲起,绿公司这个组织不只是争取使自己的公司,中国的公司,在中国土地上的公司变成绿公司,而且要使这个社会变成一个绿社会。现实与远见,远见是绿公司、绿社会、绿地球,现实怎么样?

  现实很不绿。所谓绿,经济社会发展要有效率,环境要不断地改善,社会要不断地和谐。但是现实是什么样的?增长速度很快,颜色变得好像越来越不绿了。特别这两年,资源短缺和枯竭的问题,环境破坏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以至于环境破坏到了什么程度?人类生活的基本条件,土地、水和空气受到了破坏,我们就需要改变,需要把它改变的越来越绿,达到我们的希望。

  今天早上的早餐会上,很多企业家发表意见。冯仑提了一个思路,从人的绿做起,人的思想,人的理念,人的追求变绿了,有了绿的人就会有绿的企业,就会有绿的社会。我对这个说法有一点怀疑,为什么?我对于人性的改变,人性能够在多快的速度上改变,并没有那么充足的信心。人的两重性是一个不大好改变的事情,一方面有利己性,另一方面他有同情心,这也许是经济学家的偏见,但多数经济学家都相信亚当斯密的说法,人有双重性。亚当斯密有两条,一条是人的用己性,就需要有经济制度,就是市场制度,看不见的手,把有利己性的人引导到为社会服务上去。另一方面,他有一本著作叫做《道德情操论》,要提升人的道德情操,两手来做,我相信亚当斯密说的可能更加现实。

  问题就在于制度,之所以不绿,是这个体制有问题。现在我们正好适逢这个时代,改变的年代或者转型的年代,或者叫做变革的年代。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我们改革的目标,改革的路线图,沿着路线图往前走,我们就可以改变体制,把不符合绿要求的体制改变成符合绿要求的体制,这是什么体制呢?

  十八届三中全会做了从方向、原则、路线一直到具体措施,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里面讲了336条改革项目,它的纲是什么?总的体会,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了,要使市场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是目标,实现这个目标要建立一个体制地什么体制?十八届三中全会里面有一句话是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体制基础,336项集中起来说,从经济方面来说,就是要建立这么一个体制,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句话正好是打中了现有体制的要害。

  现有体制是有个初步建立起来的市场体制,但是因为政府在资源配置中仍然起着主导作用或者决定作用,所以就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五个缺陷,第一,它不是一个统一的市场,因为条块分割,现在的市场是碎片式的,有行业保护,有地区保护。第二,不是对所有市场主体开放的。市场主体分成三六九等。第三,竞争性很差,因为各种行政的规定,还有行政垄断,竞争是市场的灵魂,而没有竞争,这个市场严格的说根本不能叫市场。第四,它是无序的,因为有各种行政的规定,各种批示主导着市场行为,所以不是建立在规则基础之上的,不是建立在法制基础之上的,而是行政主导的,是人治的,是批示决定一切的。

  另外一点,市场发育很不平衡,商品市场稍微好一点,要素市场很差,特别其中最重要的市场,资本市场尤其落后和混乱,这个规定解决当前的问题。我们要在2020年以前要把制度建立起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前面提到一些官员们,做一个好官,他们表示了很好的态度,一定要为企业排难解忧,但是我想最重要的是政府的职责要把这个体系建起来。

  现在要建立起市场体系,企业家是不是也有责任呢?也是有责任的,应该支持、应该督促、应该推动三中全会决议的决策。企业家个人的品质,冯总讲的绿自己,需不需要呢?我觉得也需要,要放在这个背景上看。如果我们真正能够把这个体制建立起来,企业家一定要注意行为要做很大的改变,因为时代变了,有人说过去在旧体制下,找关系是第一生产力,在新的体制下,只有创新才是第一生产力,希望企业家朋友和做研究的,做教书的,大家共同努力,使得我们国家,我们这个地球一天天绿起来,谢谢。

  柳传志:

  谢谢吴老师对企业家的告诫、要求以及鼓励。我问您一个具体的技术问题,前几天我听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的宋国清先生讲到,中国人均的储蓄率,人均高于美国人均储蓄率的两到三倍,这个数字是他提供的,而在股市上,中国对股市的投资相当于人均储蓄率的1%,应该讲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数字,对企业的融资和发展是很不利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觉得应该怎么解决?

  吴敬琏:

  宋国清教授不是我们发展中心的。

  柳传志:

  是北大的。

  吴敬琏:

  他说的事是对的,不是讲的储蓄率,是讲的人均额度,中国到了最近几年,平均每个人的储蓄平均是三千美元左右,美国的波动比较大,从500美元到2000美元,平均大概是1000到1500,所以宋国清教授说两到三倍是对的。经济学讲的储蓄,什么是储蓄呢?就是可支配收入没有消费掉的,就叫储蓄,这是数据的问题。

  体制是另一个问题,特别是民营企业融资困难,中国储蓄率这么高,为什么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柳传志:

  我的问题是钱为什么到银行储蓄,为什么不能到股市上投资呢?我指的是为什么不能买股票或者基金,中国股市明显很低迷,但其实钱还是有的,怎么造成的这个问题?

  吴敬琏: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跟储蓄没有关系,中国储蓄率是世界第一,而且史无前例,中国最近几年的储蓄率,在50%左右,全社会的储蓄率只是20%左右,但是问题在哪里呢,首先中国储蓄主要是政府储蓄和企业储蓄,而不是居民储蓄,国民储蓄三个部分,居民储蓄一般国家都是它为首的,另外就是企业储蓄、政府储蓄,中国的储蓄,里面结构主要是政府和企业的储蓄,而且这两项增长快,从1992年到2012年这20年时间,中国储蓄率,中国国民储蓄率从35%升到了59%,谁升呢?居民储蓄,老百姓的储蓄,没有变,占GDP比例大概1992年是20%,2012年还是20%,升是一个政府储蓄翻了一番从4.4%,升到了9%左右。另外就是企业储蓄,企业储蓄也翻了一番,而这个储蓄里面,企业储蓄主要是国际的储蓄,因此他这个投资主要是政府在那儿投,企业在那儿投,我们地方的领导都知道,最近几年,大家都去引央企,来干吗呢?来投资。而民间的投资渠道,是很窄的,没有多少投资的渠道。

  主持人:

  而且消费拉动,内需拉动这样永远也拉动不起来。

  吴敬琏:

  是,没有办法拉动,只好存银行,银行贷款里面给了谁?我们知道,2009年4万亿投资是主要给了国企,而且主要是央企,10万亿贷款主要给了谁呢?还是国企,是央企,以至于我们有些我们的央企,感觉负担很重,他拿到这么多钱怎么办呢?结果纷纷成立房地产公司,就出现这个情况,所以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体制问题上,在体制问题上,在不同的所有制企业,他获取要素的能力是不一样的,要素最重要的就是资本要素。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资本市场很不正常,不是一个建立在规则上的一个真正市场,因此才出现这样的问题,根本的出路是改革。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