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趋势对话 产业投资新机会>

赵令欢:我国竞争行业领域 各个都产能过剩

作者:道农 时间:14-04-21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改变的年代:现实与远见”于20日至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图为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赵令欢在《趋势对话:产业投资新机会》现场。

  以下是赵令欢的发言实录:

  赵令欢:

  我十年前回国参加联想,创办鸿毅的时候,当时打听国内搞资本的都是哪些人,汪潮涌[微博]的名字属于第一排的位置,有幸认识他,过去几十年,不断给自己体重增加吨位的过程中,潮涌顺利保护了他很苗条的身材,所以还得继续向你学习。

  这次会议组织方建议我花点时间跟大家一块交流投资心得,能够跟我一块探讨的人是信军,说什么都要来,平时我们经常交流,就像歌里唱的,“时间都去哪了”,还是不够,有机会坐到一起切磋是人生一大幸。做投资可以做的很透明,透明也会很有意思。

  先说说最近做的几件事,最近投了一家在美国洛杉矶好莱坞电影制片公司,叫STX,在美国虽然压的比较低,还是引起好莱坞的注意,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把持的地方,做出的在中国不断冲击票房的作品,即便如此,当我们和美国另外一个投资公司协同一块做了STX,还是引起大家的关注,这和整个时代的变迁有关系。我讲这个例子的重点,这次作为中国投资人,去投美国高度竞争的项目,我第一次不觉得事先要跟对方的财务顾问说明我们是中国来的,由于是从中国来,可能需要有政府的审批,有一些换外汇的不确定性,所以在你考虑诸多竞争对手的时候我先把话说在前面,第一次没有这么说。第一次真真正正站在了和想投资公司的通一起跑线上。有的时候不怕竞争,怕排在起跑线之后。2009年帮助中联中科到意大利收购企业的时候地,有20家公司竞争,到发改委拿路条,到商务部审批,还要到外汇管理局换汇,中间有诸多不确定性,所以我还没有开始跑步,就已经减了很多分。大的背景是说中国的改革有一个小的步伐,但我觉得是把中国的企业放在更高的平台上,我们开始对外投资,站在同一个起跑线。

  我们在上海半年前做了另外一个投资,上海城投公司,是上海国企里的国企,是上海地方国企最大的,以前负责的事都不是企业做的事,上海的垃圾、水、土地开发,完全由国家财政支持,为上海市政做通用和公用事业(1513.290, -24.44, -1.59%)的单位,近几年来上海发展的很好,把垃圾,特别是固态垃圾处理,不光从填埋变成了焚烧,还还有发电、回收,变成了几乎是准企业化的运作。以后中国投资最重要的方向是能源环保,恰好上海有这个基础,是行政化的国企,我们觉得可以做点事,这个想法得到企业领导的组织和上海市政府强烈的共鸣、支持。投资可以用内资投,可以用外资投,选择用外资投国内的A股上市公司,还有地产,还有目录限制。这么限制,是因为最好的技术,垃圾焚烧技术还在国外,以后最大的垃圾焚烧横向市场,要做出国际化的企业,最后页会走到国外,B这个时候内资投很容易,外资投要走些弯路,但对企业的发展有好处。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北京和上海的支持,这是一个纯粹的国有企业改制,我们恰恰用了弘毅的外资基金,通过QFLP这条路径,花了点时间走过来了,又是一个微观的例子,说明中国改革的步伐从来不停息。我们做股权投资的,把这两件事加起来,几乎可以说是股权项目类别的资本项下开放和币种的自由兑换,一句话,呼唤中国的下一步改革,资本向下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在实践的道路上不声不响的已经这么做了,国家也这么支持。

  总结一下我的体会,这几件事实际上标示着几个在报纸上天天读到的都是真的,实际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一般分析家的臆想。一个是政府在经济事务职能的转化,从事先审批到事中备案,事后监管,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便利。另外,让市场做资源配置,政府不再护着企业,反过来,也不再限制企业。最近大家谈混合所有制比较多,从比较大政策层面的要点来看,三中全会讲的改革蓝图,不光是质量高,从设计的角度看质量高,从实践的角度来讲,这届政府还是很务实的,这些东西都在做,所以我的结论是这些事情都会发生,而且肯定快于一般人的分析。

  大的时代,主要是改革的时代,新的领导层在位一年多,已经有那么多例子来证实。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有很多新的机会。我从企业讲起,从中国的企业,特别是中国的民企和国企来说,有几件事特别重要,第一,每个企业过去的盈利模式都在快速被淘汰,几乎没有例外,新兴的模式正在快速地变成主导模式,每个企业出于保护,在变,出于发展,更要变。另外,行业内部的重组在剧烈的发生,中国是凡在竞争行业的领域里,几乎每个行业都产能过剩,怎么消化这些产能?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在即便是最先进的竞争行业的企业,从技术的投入、创新力和持续力,企业活力参数描述,远远落后于国际市场里的领先企业,这一点也是昭然若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领域,中国民营企业家,特别是一开始就参与民营创业的老一代人,现在都到了60岁、70岁之间,他们都会存在着我的儿女接着做家族企业,或者家族企业式的管理,我的老板柳传志在说联想控股选择了从国企到国有民营,现在到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这条路。

  大家都说世界上有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中国也有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在中国做企业也会面临着是投江浙的发达地区还是投中西部的欠发达地区,政策和文化都是不一样的,在世界上面对成熟市场还是新兴市场。

  我们把企业层面发生的事情,这些都是被发生的事,没有一个企业可以说我不想做这些事就可以不做,这些事情都是在发生的,企业没有什么选择。从投资的角度,特别是从弘毅投资这种基金投资方式,我们分类,有四种模式是过去一直做的,现在仍然是主要的模式,一个是国企改制,混合所有制,再次从理论上说明,竞争行业的国企,这是一条优化的道路。还有一个是民企的成长,除了以前说扩充,对外可以投资,现在很多民企的确存在着传宗接代的问题,怎么持续的问题。平台搭建,指的是经济形式从一种服务模式到另一种服务模式,以前是出口,现在是内需服务型,这里有很多重组,有很多搭建。重组的例子,我们做的中国玻璃,把中国完全产能过剩、技术落后、高能耗、低治理的国有企业充斥的产业板块,做成了像中国玻璃这样在红筹上市,清晰的治理,不断的技术更新,不断做规模,做效率,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中国的钢,各种建筑材料、汽车。反过来,也有一些新兴的,比如弘毅最近成立了两个管理集团,基金投管理集团,在国外觉得有神经病。我们成立了餐饮管理集团,成立了医院管理集团,为什么?餐饮和医院管理都是大的产业,会催生很大很大的企业,今天这些企业都很小,很多风险创投培育了之后,到中间,弘毅接不过来,太小,一个餐馆一年十亿销售,太小,但是风险创投再往上,到了周期,退不出来。我们的想法是打造新的管理集团,知道一个不够,要买十个,我今天把买十个的管理团队和管理班子建立起来,所以中国会有一些创新,这都属于平台搭界类别。再一个是跨界。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