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焦点论坛 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下一轮>

冯仑称对混合所有制不积极:国企总占我便宜

作者:道农 时间:14-04-21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改变的年代:现实与远见”于20日至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图为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冯仑在《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下一轮》论坛现场。

  以下是冯仑演讲实录:

  冯仑:

  谢谢。我讲一点体会,我们大概在十年前就被混合了,所以我们是被混合了很久,也就是我们被三重混合,我们这个公司股权结构,从资本层面,一层当然就是我们创办人自己和外部的,包括公有的法人还有私有的法人,法人之间的混合,后来又有了员工,还发了股票,那么等于有一些私募的股权,后来也有上市的,这又是一种混合。之后又有国企参加进来,所以在这个混合过程中,差不多快十年,我有一个特别的体会,混合经济要能发展好了,从目前情况来看,最重要的一件事,首先是国有企业、国有资本要退魅、去魅,不是无限的美化,这叫增魅,还有一个过程反向去魅、退魅,魅力去掉,所谓退魅,不要过分地强调太悬乎,或者是太过美好,我们在过去当中一直有增魅过程,所谓增魅过程,比如说跟执政基础有关系,又有了超意识形态的、超资本权利意识形态的护身符,超经济的司法谈判,我们谈判的时候,只能赚钱,不赔钱的资本,我是赔钱,赔给他正常,他占我便宜没有问题,我稍微碰他一点,别说占便宜,还没有占便宜,大家老提醒你不能占便宜。国有资本是一个不能按照市场增减,是一个刚性的资本。

  我们同样做一个生意,市场价值50元,账本上写着70元,我相信马总不敢用50元钱做交易,因为本上就是70元,这就成了刚性资本,所以这些东西都带来了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过去十多年不断地增魅,变成了特殊的一种资本,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管理机制、管理方法、评判、估值、交易、人才管理等等,都已经成为一种相对特殊的一种资本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我现在听混合所有制一点不积极,没有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法做。

  举一个例子,两家企业有资金往来算账,他占我便宜,来审计的从来不说退给我,然后老怀疑我们要占他便宜。我们这也是股份公司,这么多年,我占你便宜,到不了我口袋,这么多股东。但是这件事没完没了,所以交易的时候,大家就是觉得很辛苦,游戏规则太不一样,股权激励,拿出来的钱,分不到团队身上,拿回来以后上交了,从公司拿,公司为这件事情制度设计非常复杂。同样当董事,本来有一些车马费,正常的,一会能拿,一会不能拿,又拿回去了,拿回去以后,后来我们说干脆别领了,民营有,独立董事有,国有的来了吃个饭,给点钱就行了,但是这个东西弄得很别扭,所以如果不完成去魅过程,恢复成正常的和其他的资本属性是一样的,把它的超资本形态的一种意识形态护身符,司法裁判上不对等,以及商品交易计价当中过分刚性,怎么样把这些东西解决掉,不解决现在谁混合谁死,刚才在进这个房间以前,看了一个网络上的一篇文章,过去150年以来,三次混合经济,没有一次民营是占到便宜的,别说占到便宜,能保存下来都没有,过去150年,一共有三次,清末,50年代有一次,然后后来前几年算是一次,前几年跟国有企业打交道,上一拨国企改革当中,在湖北有一个老板卖油的也出了状况,凡是跟打交道多数最后都很麻烦。

  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感觉到要解决好这个问题,除了刚才马总、赵司长讲到这些问题以外,以我自身体会来说,解决国有资本退魅的过程,恢复到正常资本,像新加坡一样,变成一个正常资本,所以在新加坡我待过一段,在新加坡所有的企业跟淡马锡,跟GIC合作的时候,从来不用担心这个资本有什么特别的在打官司很不一样,大家都是一样的。这样的话,大家在生意当中,没有什么芥蒂,而且会自然而然地混合,过去爱情诗里,我记得有一个诗,讲两个人在一起,两个泥巴掉地下,然后再和出一个新的东西,我里边有你,你里边有我,我又不是你,你又不是我,这就是一种境界,其实混合经济就是这样,要把两个各自重新揉成新的东西,实际上既不同于过去的自己,又要创造一个新的未来,这样才可能出现一个善的、有效率的和充分推动市场化竞争的一个混合经济,而不是只是贴个标签硬合起来,最后效率低,否则的话,就会变成一个更扯皮,效率更低的一个形态。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