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焦点论坛 基业长青与创始人传承>

杨绍鹏:建立梯形团队 不做家族企业

作者:杨绍鹏 时间:14-04-29 | 来自:新浪财经

  “2014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海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执行董事长杨绍鹏参加“焦点论坛——基业长青与创始人传承”。

“2014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上图为海丰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执行董事长杨绍鹏。(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以下是杨绍鹏的发言实录:

  梁能:

  我们海丰国际的杨总采取的另外一个办法,他已经开始传承了,他是选择了执业经理人,我们听听杨总的思考。

  杨绍鹏:

  这个事说实话过去想的不多,梁教授一说还真是个事,我很感激中国的计划生育的政策。一个不让多取老婆,再一个就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就比较简单,我觉得我们的家是比较简单的。个人也是一样,因为我过去是在国企干,我在中国外运,是做航运的。然后又在政府干过,在山东省经贸委也干过。以后下来创业,1991年创业,创业的时候我们当时也是带着一批年龄比较大,我们创业的时候当时两个人,以后慢慢这些创业者年龄相对比较大,但是我们在创业过程中,在经营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企业慢慢地不知道为什么做大了。所以实际上现在想想,我是个码头工人出身,我当年也去农民插过队,昨天我看王石和柳总讲的那个年代,我们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当然我跟柳总不一样,柳总家里是一步一步这样做,做得很大,我是等于半路,也干过国企,之后出来创业。

  创业的时候,1991年创业,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国一下就起来了。我们那时候做国际航运,这个买卖别人不会做,很少有人会做这个玩意儿。过去中国就中国远洋、中国外运,就这么两家。那个时候你闭着眼都可以赚钱,我们懂玩儿船的,怎么做这个事。所以就说你赶上时机,赶上好时候,天时地利人和,赶上好时候了,猪也能给你催起来。发展完了以后,我们也经历很多变革,现在社会变化,行业竞争越来越厉害,国际化越来越高。所以我们的行业干什么呢,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实际上我们真入错行了,因为这个行业不适合民企干,这个企业就得国家团队干。在世界上做的前十位的企业,差不多占了市场的10%,每个企业拿出来,资产就得上千亿、上万亿。像中远、中海这样国家的船队在世界的排名就是第五、第六、第七、第八这样。所以像我们这样又没有钱,又没有背景怎么做?所以那时候我们只好走细分市场,我们只能走,比方我们就想做,实际上过去没上过学,但是就那么做,就想着把这个东西简单化,怎么能做简单,你比大个比不过人家,我们怎么能把这个东西,现在有点像美国的新南航空(音)一样,做短途的,我们做到亚洲去。做船型60多条都是一个船型,做短平快、密度高的服务,我们跟航空差不多,做这种密度大的服务。

  加上过去做海上,现在把陆上、海上结合起来,类似于(英)这种,飞机虽然是个工具,但是可以把两头供应链的服务减少。这样我们慢慢存活下来,而且做得可能越来越好,而且我们2010年上市。在全球整个金融危机的时候,全球基本上所有的行业都亏损的前提下,我们一直还是盈利的,从来就没有亏损过,而且利润去年还不错,超过了前年的34%,还有一定的增长。

  但是公司做到今天,刚才梁教授说传承,为什么简单,因为过去没想这个事,做梦都没想到的事就实现了。别人说你梦想是什么?我说没梦想,做梦想到的好事都有了。家里也简单,我一个女儿,原来在英国上学,回来以后她就在汇丰,她是学金融的,做了几年以后,因为要生孩子,压力比较大就回来了,她就想反正你这个活不是女孩子干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说实话,我对女儿的看法也是,一个女儿何苦让她这么辛苦,她自己喜欢什么就做点什么,所以她自己创业,她喜欢做服装,正好她结婚了,公公家也是做百货公司,她代理几个品牌,有滋有味,每天看看秀、选选衣服,做的挺有滋有味,小公司不大,做得挺舒服。养孩子,以后她说自己想做个什么品牌,她妈妈说你不准做,你少做点舒服,轻松、自己开心就行了。这个也简单,所以我们也想她肯定公司的事不做。

  我们公司怎么做呢?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我觉得这帮老的人,创业出来的人,有的人随着时代的变化,随着整个社会的变化,竞争的这种加剧慢慢的,因为我原来都从外运、中远带出的老人来,他们的意识观念都不行了。所以这些人怎么办?从股权激励上放开,大家建一个池子,每年比方他们的业绩,按照级别提一些奖金,用奖金够公司的股份。年龄到的人肯定待遇好了,再加上我们有很多合资的企业,我们跟马士基,像国外很多的及像韩国的很多公司都跟它合作,这样我们把他送到合作公司当副董事长,有些地方安排一个党委书记,我们有党委书记享受待遇,启用了一批年轻人。这些年轻陈有很多是我做船员的时候,他们很小刚进来,而且那些人都是基层,苦孩子,考学过来,在船上历练。开始这批孩子还没成熟,我们在想怎么办,因为我们做国际航运,还是比较国际化,干什么就得找点素质高的,所以我们从马士基招过人,也招过老外,也招过中远、中海的这些大国企,但是我们试了一圈,还真的都不行,都不好用,来了谱都很大,架子都很大,但是事干的。其实以后我们培养出这批人来,一开始我们培养出60人,当时我带着他出来的,刚才梁教授说执业经理人,其实他们不叫执业经理人。上市公司也占10%几的股份,不小的比例。所以我不断地把股份稀释给他们,包括上市的时候,原来我个人打算拿出10%来,人家说不行,你个人不能在上市之前,大股东不能股权变化过大,这个波动太大是不行的,所以那个时候没法做,但是前面一直稀释给团队里的人。

  所以我们现在建立起一个梯形的团队,我现在还是董事长,我们CEO现在是副董事长,去年做副董事长。他是60年代,差我10岁。我们下面的物流集团总经理差不多30几岁,他们大多数都是七八十年代的人。现在整个结构从公司,我是50年代的,60年代,70年代,主力圈是70年代,后于的基本上中层、基层干部都是80年代,我说公司现在90年代一批人开始上位了,很多部门的干部都说上位了。而且我们海外也有很多机构,很多干部派来派去,航运,船跑哪人就走哪,国内外60多个机构,这些人不断地循环培养。反正这些股份每年增加,一个是基本上公司大概管理层300多人都是我们的股东,我们每年也在发一些竞选给后续的员工,甚至还发一些股权激励他们。

  刚才刘总说差不多60岁的人了,晃到今天,没必要这么辛苦。我说实话,我在50岁左右基本不干活了,去年一年公司总部在上海,我去过两次,基本上没有人看我在公司待过,我就去过两趟。现在挺好的,上市公司在上海,家在青岛,所以我玩的很开心,挺好,大家玩儿的很开心,反正出来跟朋友打打球、出去走走,享受享受生活,再一个就是参加各方面的活动。当然公司的事,像董事会、路演包括见投资者,包括跟我们行业当中的,比如波罗的海的传统年会、亚洲传统年会,我们也是定期经常大家沟通见面什么的。

 
  再一个公司,我说无所谓,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可以献身,不需要我随时可以退下来,没有问题,因为我现在想的很清楚,公司没必要,我对这个长青没什么想法,我觉得到我这一代我已经够了,我已经觉得老天很厚待我了,已经做梦都没想到的事都实现了。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企业能够怎么持续、稳定、长期地发展下去,这个非常重要。我们公司差不多上万人,带动的产业链很大,带动了多少码头、造船厂、拖车公司、物流企业一系列的,所以这些人还有家庭。今天我跟南宁公司,我在公司里头主要提倡一种分享的文化,大家有好处可以分享,然后亲情的文化,大家说有这种亲情一定要对家人好,对自己的亲人好。所以我们的干部外派什么的,老婆可以去,老公可以跟着去。然后工资待遇跟我们员工一样,你可以不上班,你可以一起。所以这个公司能不能持续发展下去,公司现在健康持续发展比什么都重要。到那时候我在公司说,你不给我股份我退出来了,我把它都分给大家,现在的钱已经足够了,所以说女儿也没什么大的要求,她做得也很开心,自己小公司玩儿的也很开心,所以我觉得挺好,所以我的想法比较简单,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