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领袖夜话 柳传志&王石:共同的三十年>

柳传志谈“倪柳之争”:有时候集权是必要的

作者:道农 时间:14-04-20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4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上图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席柳传志

  以下为演讲实录:

  白岩松:我们来看1994年柳先生,香港联合交易所,这个时候已经跟1984年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状态了,好了,请看下一个标题,问题与烦恼。谈到问题与烦恼的时候,我从柳先生这想到,大家可能不知道,一个企业成长十年的时候面临很多问题,不管是万科还是联想,1994年的时候,当时联想轰动整个行内,因为内部两个创始人开始出现了激烈的争执,甚至匿名信、告状信等等等等,最后这些东西烟消云散,变成了柳总一个发动机,1994年他提拔了杨元庆,好了,您阐述1994年。

  柳传志:1994年我之所以写,完全不是因为在交易所上市满脸笑容,而公司里边两个槛,你刚才透露了一部分,这个我先不说。什么槛,在咱们国家我给人家做代理,贴牌卖机器,终于有了自己的联想电脑的牌子,但是那个时候由于国家保护民族工业,主要是为了保护长城嘛,所以就用高关税,用批文的方式,把国外的电脑堵在国外,想让中国的电脑得以发展。但是情况很不好,中国的电脑价格又贵、质量又差,完全不能满足各行各业的需要,从1990年开始,政府就采取了措施,这个措施就是取消了批文,大幅度地降低了关税,这一来外国的企业就大批的进来了,大牌企业像康柏、IBM[微博]、AST这些全都冲进中国了。

  在1993年,我为了忙香港的上市,根本没回国内来,对情况也不清楚。在这时候,1993年,我们公司第一次没有完成预定指标,而且一共就卖了一万多台机器、两万多台机器,没卖出去,这时候我回国才发现,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压力巨大。而就在1993年这一年,长城0520灰飞烟灭,长城变成了在深圳的一个加工车间,大概是这个意思,联想怎么办?与此同时,就是你刚才说的,我和首席科学家倪光南先生发生了巨大的冲撞,不再详细讲,那也是非常大的矛盾。于是1994年那一年,我住进了海军医院,医院是一个考虑问题的最好的地方,因为一般的事情坚决就不管了,然后就研究这事怎么办。主要研究的就是到底我们跟外国人打,打得过还是打不过。最后的决定就是彻底地改组,把这个组织架构改变了,然后把业务模式改变了,然后让杨元庆管事业部。这事有什么难的呢?其实难在这,因为以前的架构,跟我一起创业的老同志,每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你要把这个架构进行这么大的变化,再加上我还有跟倪先生的矛盾,弄不好我自己就不稳。

  某种情况下,集权是必要的,这是当时一个感受,这就是我下定决心把这个事情研究透了,然后决心改组,后来我们的老同事还是非常配合的,因为这等于是一个把以前的权力交出来。等于别的兵、部队都穿草鞋,杨元庆的部队要穿皮鞋,让他们特殊待遇,跟国外企业去争,这个时候其他的老同志怎么想,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后来外面流传过我给杨元庆的一封信,1995年以后写的,为什么,因为杨元庆不知道这种改革对他后面的支持难度多大。他要求皮鞋要有更精良的武器,如果再从老同志那拿更多东西,矛盾会加剧。因此他捱了我非常重的批评,批评以后,当然批评完了我也于心不忍,后来我给写了信,大概那封信就是这样的信,后来真的理解了。而那年真的就是调整过来了,后来我们就变成一个新的组织架构以后,杨元庆很能干,然后一步一步真的战胜了外国人,当时我们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很低很低,四五年,我们成了真正的第一名,占27%。这里面有很多的做法,但是1994年那一年真的是奠定了后来的基础,后面连续很多槛,但是1994年那门槛是最大的。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