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4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动态>

赵昌文:国企改革需要成本,但必须透明

作者: 时间:14-04-17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4月16日下午16:00-17:30,正和岛直播间邀请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赵昌文先生,就即将于4月20日在南宁召开的中国绿公司年会“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下一轮”这一话题,以及民资在这轮改革中可能获得的投资机遇,与众岛邻们进行了线上交流。本文为赵昌文与岛邻们的精彩问答。

  21日下午,作为“混合所有制”论坛的议题主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赵昌文将与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马正武、财政部企业司司长刘玉廷、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晓光、浙江建龙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伟祥、法国电力集团执行副总裁、亚太区总裁马识路等嘉宾展开对话。

  问:混合所有制经济无疑将释放社会资本的强大活力,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该如何参与?民营企业有哪些机会?

  赵昌文:关于民营企业如何参与,几条原则性的建议:(1)“观今宜鉴古”,向过去学习。混合所有制经济不是一个新概念,更不是一个新事物。在过去十多年里,民营企业在“混合所有制”中既有成功经验,也有值得总结的教训,因此可以从过往经验中总结如何参与;(2)跟着大势走。对于民营企业参与混合所有制经济,需要判断的最大的“势”是“管资本”能否取得突破,若取得突破,则应积极参与,若不能突破,应审慎参与;(3)按市场规律办事;(4)合规参与。

  问:中石化、中石油、国家电网等企业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都提出了自己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您对这些企业采取的行动有何评价?

  赵昌文:尽管不是十全十美的方案,但毫无疑问是有意义的探索。需要说的是,不在于要做最早的,关键是具有实质意义的。

  问: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基本政策已明确,但细则还没有出台,您对细则的出台有何期待?

  赵昌文:个人理解,这里所谓的细则,既包括我们需要完善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国有资产出让等方面的法律制度,需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当然,也包括国家层面要有一个原则性的制度和政策设计,比如哪些领域是关系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并且需要国有资本控制的?这些问题一定会在国家将会出台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相关意见中进一步明确和具体化。

  问: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无论是国企领导人还是民营企业家都还心有顾虑,国企领导人担心国有资产流失的“政治风险”,民企领导人则担忧混合是为国企圈钱做嫁衣,您怎么看待这些担忧?

  赵昌文:担忧是合理的,且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关键障碍之一。但这些担忧通过改革是可以消除的。关于国企领导人的担忧,其中一条解决途径是通过资本市场改革为国有资产提供透明、公允的定价市场。关于民企领导人的担忧,关键在于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资管理体制改革,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

  问:人们普遍对混合所有制改革寄予很大期望,您认为,国企改革能否破除垄断格局?能否改变国企与民企的现状?

  赵昌文:国企改革包括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破除所谓的垄断格局,而是消除所有制标签,强化公平竞争。当然,在某些领域的垄断格局会被打破,但这仅仅是副产品。在“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管理体制建立后、在所有制标签消除后,当前的部分行业垄断现状会得到很大改变改变。

  问:关于混合所有制,您可否讲一下七大领域的开放程度?我们岛邻分布在不同行业,对本行业机遇很关注。

  赵昌文:其实不一定是七大领域,只是提到的一些领域比较有代表性。这些行业领域总体的改革原则都是市场化程度会进一步提高。但不同行业也有不同的改革特点。比如电力、铁路等自然垄断的行业,改革的主要方向是按照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殊经营、政府监管的原则,实行网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还有不少垄断行业存在的行政性垄断,必须坚决打破,以降低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本。此外,所有垄断行业都必须加强监管,提高透明度。

  问:目前的央企,即使母公司仍然是国家独资企业,但其经营实体,即母公司控制的真正承担经营责任的子公司,大多数都已经是股份多元化了,因此可以认为混合所有制形式的股份制企业目前已经是央企的基本形态。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三中全会报告还要强调发展混合所有制,这对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还有意义吗?

  赵昌文:是的,目前国有资产的绝大多数都已经在上市公司,央企和地方国企中,绝大多数的二级以下公司都是公司制企业。但不要忘记,我们113家央企的母公司除少数外基本都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此外,三级以上企业中还有约16%左右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即使已经实现股份制改造的企业,还有37%左右的国有独资企业。即使实现了股权多元化的国有控股公司,也存在一股独大等问题。所以,改革的任务还很重。

  问:有专家提醒民营资本谨慎进入国企改革,因为如果不能在企业中主导的话,还是比较危险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赵昌文:民营资本参与国企改革,既可以采取通过购买国有企业的资产,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即股权的形式,也可以是与国有企业共同投资新的项目。在第一种情况下,由于国企资产规模巨大,民营资本要控制并不容易,但新的投资项目还是会有机会的,取决于具体的项目以及合作双方的定位和实力。

  问:改革的推动肯定是有步骤的。以您了解,改革会在哪些领域或行业率先推开?

  赵昌文: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出了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

  问:国家控股比例如何往下降?如果不往下降,那么民营企业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砸进去,也只是占很小的股份,即便是混合所有制了,民营企业在其中也没有话语权,这种情况怎么办?

  赵昌文:从改革的目标看,国有资本以后只会控制极少数具有国家战略性目标的行业和领域,绝大多数产业领域都会放开。在这些领域中,国有资本是否需要控股,将不具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组建以后,很多战略性目标更多地会通过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对特定产业或企业的控制来实现。其他国有资本运营的主要目标还是应该定位于财务目标,只是国有资本的收益要纳入公共预算,用于公共服务,体现全民共享特征。

  问:谁来管干部?现在国有企业是党管干部,董事长、总经理都是任命制,即便存在董事会的国有企业,总经理也不是选出来的,而是任命。如果变成了混合所有制,还是党管干部,社会资本有何动力进入?又是否能适应这样的管理体制?

  赵昌文:关于国有企业的干部管理体制问题,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过去主要的探索在于如何把党管干部和市场化选聘机制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个人的看法是,随着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逐步组建以及发挥作用,将来除极少数涉及国家安全的国有企业外,干部管理的层级到达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层面即可,国有企业层面还是要市场化选聘。

  问:国企和民企合作嘛,公众会质疑,你为啥和这一家合作,不和另一家合作?如何预防和解决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赵昌文:我在调查中,也听到这个意见。好的国有企业如果与民营企业合作,有人会说利益输送,不好的国企民营企业又不愿意进来,这是一个关键问题。也就是为什么要“混”和“被混”?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还在于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有没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关键在于定价机制。也就是是否有一个能够真正反映资产公允价值的市场?所以,加快发展资本市场至关重要。如果国有股权的转让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而且资本市场的监管和透明度足够高,这不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改革的确需要付出成本,但这些成本必须是透明的而不是隐形的,透明的成本算不上国有资产流失。

  问:浙江30多年发展的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所有制结构的调整和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外资经济规模的形成和个私经济的迅猛发展,都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提供了空前的机遇,股份制、股份合作制、联营经济等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迅速发展,是浙江经济充满活力的源泉,浙江也因此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最快、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看来,走在前面的“浙江模式”值得研究和借鉴?

  赵昌文:您说的很好,浙江过去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现在,地方国有企业虽然数量不少,但绝大多数省份工业国有企业并不多,更多的是基础设施、公用事业领域和一些投融资平台,这些企业所有制结构只是一个方面,还要不断完善公司治理机制。

  问:混合所有制企业能做好监督问题吗?您认为是市场还是其他?

  赵昌文:混合所有制能否做好监督问题关键在于公司治理结构必须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进行设计。

  问:主要是国有资本的管理者应该是谁?

  赵昌文:国有资本的管理者是一个由多层次委托代理管理构成的体系。目前的管理体制是国资委集出资人职能与监管职能于一身。下一步改革的方向何在?目前有不同意见。个人认为,国有资本出资人、监管者和国有资本公共政策的制定应该由不同主体承担。出资人应该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