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创变者:打造商业新价值>

周其仁:降低制度成本企业家不能置身事外

作者:道农 时间:15-04-24 | 来自:新浪财经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出席并演讲。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出席并演讲。 

  周其仁表示,一个物体要往前移动,第一要有动力,第二要克服摩擦力。今天的中国经济不会缺动力,因为这是一个人口大国,长期贫穷。虽然中国总量占世界第二,但是人均水平还在全球80位以后。

  周其仁认为,要仔细研究怎么能够有效地降低经济往前走的摩擦力。“这个摩擦力用术语来讲就是成本。因为我们想实现一个东西,你就会有东西来把你拉住,这个把你拉住的东西,让你的雄心、愿景、期望的目标难以实现,或者实现的不如愿,就是成本。分析这个摩擦力或者这个成本,它有好多的层次,第一层次是每个企业可以对付自己的问题,家家企业,不管出来多么鲜亮光彩,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是准备付出多大代价。”

  周其仁表示,企业之间可以互相交流经验。“如果我们处理摩擦力的力量不够,就看看别的企业做的怎么样,行业做的怎么样,有哪些先进的经验可以学。我相信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以来,这两方面的力量是足够强大的。”

  周其仁补充道,“但是还有第三种摩擦力,就是我们这个系统性的、制度性的摩擦力,它不是个别企业对付的了的,它也不是企业互相学习学习,就能够有效的把它降低的。我们聚到一起的时候,不能光对付前两种,还要研究怎么来对付第三种。”

  什么是系统性的摩擦力,或者叫制度性成本呢?周其仁举例道,“最近李克强总理在一次座谈会上,就点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中国的上网资费为什么这么贵呢,网速为什么这么慢呢,你这个问题是一个上游问题,现在一讨论‘互联网+’,谁都要跟网速和上网资费打交道。但是这个费不是在一个完全的市场环境里面形成的,因为如果说市场环境资费高,有人就会冲进去竞争。但是到了像我们这种非常基础的电信,或者它的附加价值服务的时候,我们的这个市场开放程度,还是有限。”

  “不是说你看见它资费高,就可以提供一个商务进去,给它竞争,把资费降下来,造福于整个市场、整个消费者,是要有总理出面去点。问题我们13亿人口就一个总理,这种制度性成本,弥漫在我们整个商业活动的底部。有人说资费高一点、低一点,有什么关系吗,上网速度快一点、慢一点,有什么关系吗?有很大的关系。”

  “对成熟企业,资费高一点无所谓,因为他们有能力消化。但是对于所谓万众创新,刚开始的企业,那个资费高一点点,很多愿望就难以实现了,很多起步就起不了了。对于很多企业,好的时候资费高一点,资费可以消化,下行的时候,市场吃紧的时候,这个资费高一点点,有的时候就是生死过不去。”

  周其仁引用了《乔布斯传》中的一个故事。“有一天乔布斯走到工程师面前,跟他讲,苹果开机速度慢,能不能让他的开机速度降10秒,这个人不理解,有什么意思吗?乔布斯说如果能够救人一命,你愿不愿意把速度降下来?工程师说那可以。全球当时500万人用苹果,如果每次开机都慢10秒,算到一起,3亿秒,等于是一年里头有100个人,100个人的终生生命就耗费掉了。这个工程师一听就懂了。再过两个礼拜去,这个工程师已经把苹果的开机时间,缩短了28秒,我当年就是看了这个故事去买苹果的,多活好多年。”

  “上网速度变成了国民经济的战略问题,因为各行各业都要面对这个问题,但是这个资费怎么调下来,是一家企业能够对付的吗?是我们开开会,互相交流经验就能降下来的吗?它涉及到整个所谓体制改革,涉及到大型企业、市场准入,涉及到在维持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怎么让我们一些基础性的服务,物美价廉。这件事情要引起我们在座各位的注意。”

  周其仁表示,今天“互联网+”已经是一个响彻大江南北的口号,“最近有一个‘互联网+’的故事,用互联网跟出行结合起来,打的难是很多城市的困难,你仔细研究传统出租汽车是挺难的,你说用价格他很难用,你说马路上劫一个车跟他砍价,不想去就贵一点,做不到,每辆车都砍价,城市就瘫痪了。所以出租车,全世界都一样,就是窗口家,一公里10块钱、12块钱,定死的。

  这种模式应对需求的变动就不灵便,因为城市出行有峰,高峰、低峰,闲的时候很闲,忙的时候很忙,互联网一来,就可以把价格机制用到出行的需求上去,而且他可以增加安全。因为原来说不准随便办出租车,不知道司机干吗的。

  现在看滴滴打的,我去访问过,谁来接你,接的是谁,都有手机,背后都有信用考核。但是这个在各个城市引起的反应不一样。有的人觉得你触犯我既得利益,你怎么可以搞这个业务,你搞了这个业务,过去发那么多牌,出租车公司份子钱怎么办哪?

  所以不要认为“互联网+”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是一个商务模式问题,是一个算法问题,它也是一个体制问题。而这个体制问题的改革,它绝不是说企业家可以身在世外。现在实现全面小康,企业是这个当中的主力,一定要参与到降低系统性成本的过程当中来。”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