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创变者:打造商业新价值>

王玉庆:企业应该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

作者:道农 时间:15-04-21 | 来自:新浪财经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理事长王玉庆出席并演讲。

  新浪财经讯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理事长王玉庆出席并演讲。

  王玉庆认为,当今世界,由美国次贷危机连带的金融危机,引发了一场世界模式和次序经济的深刻变革。气候变化对中国的发展影响是巨大的。这场变革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

  这主要有三点,一点是自然资本的日益稀缺。第二是社会资本的错误使用。第三是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关于资本的错误使用,联合国环保署有一个说法,什么叫社会资本错误使用,他讲大量的资本都投身于房地产,投身于矿产资源的开发,而没有投身于我们的环境,投身于自然资本的增量。”

  王玉庆表示,中国恰恰也是这种情况,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逐步进入中速平稳增长的新常态,已经到了只有转型升级,才能持续增长的关键阶段。怎么转、转向哪,就是必须面临的重大挑战。要依靠科技进步,依靠改革,而不能再依赖廉价的劳动力、便宜的土地,和各类环境资源,以及严重的环境污染为代价,来换取经济的增长。

  过去经济增长很快,这三者实际上都是中国应该付的成本,过去没有付,才使得我们的经济增长,我们的产品非常便宜,经济发展很快。现在已经走到头,只能依靠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这是转型升级最强大的动力。

  王玉庆称,转向绿色发展是世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是解决环境问题,降低生态需求性的必然选择,是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有效手段。“为此,这次中央关于加快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原来提的四化,新型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现在增加了一个绿色化,我想大家应该有一个更深的理解。”

  “绿色的发展模式,是绿色增长,不以环境风险,生态稀缺和社会分化的日益加剧为代价,联合国绿色规划署对绿色经济的定义是,对公民降低环境风险和生态稀缺的经济。大家注意它的前提,很重要的是提高人类福祉和社会公平,社会公平重点强调的就是就业,所以说绿色经济并不是对经济的一个制约,应该是经济的一种转型。”

  王玉庆建议,把全球生产总值的2%用于绿色十个核心经济部门,以改变经济发展模式,促进公共和私人资本,流向低碳和资源高效利用的行业和企业。绿色发展,要求一方面,发展要绿色化。即现有的经济各个行业在发展中,都要把环境要求、资源消耗,作为刚性约束,做到低污染、无污染,高效利用资源和能源,以达到经济增长,与资源能源的消耗增长和环境恶化脱钩。

  同时要投资和恢复自然资本的存量,对包括森林、草原、湿地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修复和增长进行投资,在发展中进行节能减排,和保护生态系统的目标。

  另一方面,就是绿色创造发展。一切用于改善环境、治理污染,和节约资源的投资,和自然资本的合理利用,又将推动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达到消除贫困和改善民生的社会经济目标。

  我国绿色经济的市场潜力巨大,仅仅从环境保护来讲,“十二五”期间规划的全社会的环保投资,将达到3.4万亿,现在执行情况看来,要超过这个数,我现在得到统计,去年2014年,全国的环保投入,全社会的投入,大概是1.2万亿。2013年大概是8000亿到9000亿之间,所以这两年已经超过了2万亿。所以“十二五”五年要超过12.4万亿的全社会的环保投入。

  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全面实施,预计总投入达到1.7万亿。刚发布的水污染防治计划,预计社会总投入4至5万亿,将带动GDP增长5.7万亿。2015年,全国节能环保资源循环利用,三个行业产值将超过4.5万亿,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企业在这方面,是大有可为的。

  “昨天我们在一个小的座谈会上,咱们辽宁省的环保厅的厅长朱金海同志有一个讲话,引起了大家的争议。他说现在世界上最大的环保产业都是国外的,包括威立雅、苏黎士等等,这还是到中国来投资,还有没有到中国来的。他说中国现在严重的环境问题,和中央治理环境的中心,和广大的推动,将来最强的环保产业要诞生在中国,这么一个预测也引起很大的争议。我想他说的也可能有一些道理。”

  第二个问题是促进绿色发展的几个关键问题,主要谈三点,一点转变观念。转变观念,首先就是经济和环境关系的认识。过去我们总觉得经济发展带来了环境问题,所以应该把经济,环境看作为经济的一个子系统,实际上我们经济发展解决了,就可以把环境问题解决,从而导致了资源环境的过度掠夺和破坏,现在应该把它倒过来,把经济看作是环境的一个子系统。

  基本上经济社会发展,建立在资源环境承载力的基础之上,还其本来面貌。我想这个观念的转变,可以从人类认识自然的历史上,日心说向地心说的转变相媲美。我们如何看待自然,过去认为地球是中心,太阳围绕着地球转,人类是老大了,历史上我们对自然和人类的认识也是,我们可以改造自然,征服自然,最后实现我们人类自己的目标。我想这种转变,应该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其次,要转变过度追求物质利益的消费观念和生活方式,追求高质量的生活是人类的天性,但是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和物质享受,不但降低了人们的精神境界,而使人类与自然的冲突日益计划。

  “什么是真正的高质量的生活,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讲,确实也是一个现在正在爬坡的阶段,应该加强普及,加强宣传。由于环境问题的外部性和公益性,没有人文精神的弘扬,没有道德的升华,难以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我们无需拥有太多,既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切莫等拥有一切后,而无暇享受精神生活。

  过去大家都议论,美国的小轿车一家都有一辆,汽车王国,甚至一家有两辆车。中国当时追求中国是不是也能做到,当时环境学家预测到,中国有13亿人,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能摆下这些车。这就十几年,我们遇到现实的问题,没有城市不堵车,大气污染占到30%几,像北京这样的城市。所以我想这就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一个生活方式、消费观念问题。”

  第二个问题讲讲关于促进绿色发展的机制体制,决定人们行动的不光光是理念和认识,还有利益驱动和外部的压力。为什么我说这句话,我从事环保工作的时候,到地方调研,不包括现在的省长书记在这,去跟他们谈,他们讲环境保护比我还要好,认识比我还要高,但是实际做的情况那是另一回事。所以我讲不光是利益的问题,往往是利益驱动和外部压力,这就要有制度安排,其中重点和难点,如何兼顾局部整体、近期远期、少数人和多数人的利益,选好平衡点。体制上最重要的就是环境保护要成为社会的责任,而不仅仅是政府或一两个部门的责任。经济上最重要的是要明确资源和产权的公益性,通过其他的手段,让资源环境成为市场要素,参与市场的调节和竞争,来提高资源能源的转化效率,降低能好,减少排污。

  第三个,大力推进绿色技术的研发,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掌握绿色技术是促进绿色产业的发展关键。我们具有国家体制优势,且没有发达国家面临的传统技术的锁定带来的阻力,我这话有所指,他们说国际上非常有名的汽车公司,早在很多年以前,就有关于电动汽车的一些研发和一些成熟的技术,为什么迟迟不出台,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传统的产业,可能挣到更多的钱。

  所以中国在这方面,具有一定的后发优势,我们要发挥这些优势,努力成为绿色技术创新领域的领导者,占领绿色领域的制高点。政府致力推广的一切新技术,都应该讲提高资源的产出率,降低环境的负荷作为考核指标。

  过去我们讲的提高劳动生产率,是我们技术创新的重点,但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来讲,我们的劳动力非常充沛,所以技术的重点应该是提高资源产出率,提高环境的承载力。这方面国家要做出安排,为绿色技术创新提供良好的融资环境,要强调的是国家政策的出发点,应该是为技术创新提供清晰、长期、可信赖的金融刺激,和公平规范法制化的市场环境,而不是在一些技术尚未被证实持续有效前,就匆匆地用财政的资金,对一些领头企业进行扶植。

  创新不仅仅是技术发现的发明,更重要的体现,通过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和成功的商业运作,使新技术变成市场畅销的产品,从而创造价值和市场服务。

  “为此,企业应该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最后我想就积极制定绿色发展相关的标准和规范,确定行业准入门槛,推广行业标识和环境标志,实行政府绿色采购,而且要下大决心,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来激活个人创新、企业创新的活力,我想这是根本。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