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创·投连连看>

创·投连连看:田溯宁 张福 刘晶

作者:道农 时间:15-04-24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1日在沈阳举行。上图为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左)、“青藤云安全”创始人张福(中)、“漫游宝”创始人刘晶(右)。(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摄)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1日在沈阳举行。上图为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左)、“青藤云安全”创始人张福(中)、“漫游宝”创始人刘晶(右)。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1日在沈阳举行。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带领“青藤云安全”创始人张福、“漫游宝”创始人刘晶参与创投连连看。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邓锋:创业投资都是很热的,以往经常去的投资论坛都是所谓大咖,投资家坐在上面侃半天,也有一些企业谈,其实我们这次改了一下方式,让企业家唱主角。还有一点,这次反转一下,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年会,往往看到都是50多岁的人在上面讲,年轻人在下面听,其实时代已经变了,这个时代创业的主角大多数是70年代或者70后期、80后甚至90后的人,新一代企业家应该唱主角,可能50多岁的人,一方面也许跟他们交流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东西,另外一方面,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让新的企业家,也许并不是很年轻,但是他们做的新事,和过去一代的企业家交流,所谓的导师们都在下面坐着,上面是企业家。每段由一个VC带两个投资的企业上来,第一段请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我的好朋友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和他带来的两名创业上台讲一讲。

  田溯宁跟我有很多很类似的地方,都是1963年生人,都是海归,做了IT企业,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然后都回国做投资,在这个领域都是TMT或者IT互联网等等,背景很相似。田溯宁在整个这代海归当中,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因为他确实很有理想,很有情怀,真的是我们的代表,回来就是给国家做贡献的,到现在为止他都是我们的榜样,自己还在创业,工作很辛苦,但是也很卓越,如果跟他比较熟悉,会被他的精神感染。

  田溯宁:张福和刘晶是主角。我们投资了两个非常年轻的有理想的企业家,第一个是很早期的项目,叫青藤云,他的经历很特别,在大学的时候是黑客,攻击别人,后来参加几个互联网公司,51.COM,最后一家公司服务的是昆仑,在昆仑上市有第一桶金,但是他的理想是未来产业互联网的情况之下,安全是互联网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必不可少的能力,如果安全解决不了,很多互联网的应用都非常困难。我们投资他非常早期,是用云天使基金做的投资,“云天时”是我们和北极光创投、红衫资本、金沙江在三年成立的。刘晶也很特别,做了漫游宝,以前在海外,后来回国,他认为全球的漫游费太高了,我和陈永正以前都做过运营商,看到这种产品心里很发颤,离开之后觉得好像是应该闹点革命,总理都说宽带上网费太高了。用他的漫游宝之后,再也不用为漫游费担心,同样的费率能够享受非常高质量的上网服务,B轮刚刚做完。这两家一个是18个人的企业,一个是100多人的企业,都是早期的企业,心怀着理想,都在解决今天的痛点,一个是网络安全,一个是全球昂贵的漫游费。

  张福:我是中国很早的一批黑客成员之一,大概是在15年前的时候做到比较高的水准。我自己在安全和互联网交界处看到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事情,现在的黑客活动非常活跃,活跃到什么程度呢?这里有很多故事很有意思,比如说国际上有一些黑客团队,有能力从美国的军工企业里倒腾最尖端的比如超音速无人战斗机到国际市场上卖,这是大一点的。小一点的,有些人成立了一家公司,需要最好的技术,比如生物方面的,也会委托比较尖端的黑客窃取这样的技术,因为他们的成本只需要几千万,但是变现可以超过十亿人民币。在我看到的光和影的世界里面,有非常多精彩的故事,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感受不到的,一方面,作为黑客圈里的知情人,整个互联网世界是很黑暗的,有太多的事情在发生,但是一方面,作为在互联网圈子里的人,我又发现绝大部分企业和人对这个一无所知,这两个矛盾点让我决定做一件事情,我想把安全做成光一样,能够照亮整个互联网,把这种阴影从里边驱除掉,这就是我做这件事情本源的起因。

  过去十年,安全的发展主要集中在防御领域,但是这个领域有非常多的缺陷,导致国际上即便是最好的安全公司,比如IIC、谷歌这样的大企业,甚至美国国防部这样的政府机构,尽管有非常多很好的安全产品,也有安全体系和流程,也有安全的团队,但是依然抵御不了黑客的攻击,整个安全界都在反思这个情况的产生,最后得到一个结论,纯粹的防御基于外围的安全是不靠谱的,如果面向未来的十年、二十年要建设一套安全体系,应该是跟业务相结合的自适应的安全体系,这就是现在安全最先进的理念,我们这家公司就是把这个理念产品化,向广大公司低成本的提供这种能力,实现安全大规模的覆盖,这就是我们公司做的事情。

  要让整个互联网绝大部分公司都用上安全的互联网,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现在安全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是奢侈品,极少有公司能够用得起全套的,因为非常昂贵。即便买了设备之后,自己维持的专业团队代价也很高,对于一般的企业来说非常尴尬,要么花大价钱买这样的设备,但是又不能带来很好的安全效果,要不就是按照我的业务来搭建这样的安全体系,但是无论哪一点都是非常昂贵的,我的创业就是要解决这样的问题,通过最新的理念,通过技术和商业模式的革新,想把安全的门槛给降到足够低的程度,首先是把所有的硬件产品全部软件化和虚拟化,就像云计算出来的时候,其实是把硬件的服务器以及IDC的网络设备等等全部虚拟化掉,以租用的方式取代购买的方式,我们其实是把安全的硬件产品虚拟化,同样是以租用的方式代替用户自己购买,在成本上我们可以降到足够低。在使用上,我们通过比较先进的做法,比如基于行为和关系模型业务的识别,产生最适合某个企业的安全策略,人工参与的量就会非常小,即便是对于一般的运维人员和IT管理人员来说,也能够轻易的使用我们的产品,使整个企业的安全防御程度达到很高的水准。

  目前我们公司还处于早期,有很多槛没有迈过去,但是我们的理想是“点亮互联网,照亮每个角落”。

  刘晶:大家好,我是北京人,1985年去了美国。那时我父母已经到美国了,他们是北大的,1981年就过去了。那时整个校区有一个公共电话,每次打过来都是之前说好了,哪天哪点去那等着,一打过来赶快聊几分钟,一分钟之内赶快挂掉,多少钱结算。现在移动互联网、微信等等已经完完全全颠覆了整个通讯行业,通讯行业也改变了很多,这20、30年真的改变了很多,各种各样技术的发展和商业模式的发展都在快速的改变整个通讯行业。以后通讯行业就跟现在的空气和水一样,无处不在。人和物都在连通的环境里面互相通讯,人和人、人和物、服务和服务的互相通讯。

  第一个创业的公司在美国,跟黑莓合作,做了一个平台,帮企业打国际电话节省费用,我们是VOIP的平台。运营以后,大的企业客户跟我说国际电话虽然很痛,其实最痛的是国际漫游,漫游能不能解决,我觉得这是一个好问题,就开始研究漫游到底影响怎么解决,你们的客户天天投诉你们,你们给人家那么大的帐单,要想留住大客户怎么不减一些费用,他们说没办法,国际漫游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一块钱,九毛钱是对方收取的,挺困难的。我如果依赖运营商,天天跟运营商说能不能减点费用,我在中间没有价值。怎么能够做出一套方案不依赖于运营商,解决用户的问题,从2008年开始在硅谷研究了一套技术方案,我认为找到了idea,通过这个技术可以做一个不依赖运营商的方法,实现全球的通讯问题。

  从2008年回到中国,在深圳做了五年研发,去年终于把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推向市场,因为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技术,从芯片的底层到通讯协议,到后台服务等等,田总帮我们一块做,得到了很多帮助,把服务全球化。去年终于研发出了第一个产品,叫做漫游宝,是随身的WiFi,就是一个电池,3G、4G信号,那边是WiFi信号,手机、电脑可以连上,只要有电就可以带着它,现在已经覆盖了50个国家,整个亚洲、欧洲、北美等等,基本上大多数国家,到今年年底100个国家。覆盖了这么多以后,怎么让用户觉得产品有价值,变成一个服务?之前手机离不开电话号码,电话号码特别重要,打电话、接电话是离不开的东西,自从苹果来了以后,开始各种各样的软件应用完全爆发了,大家一天到晚离不开微信,电话号码反而成了附加产品,逼着非要打一个电话,吵一下他,让他接一下电话。移动互联网来临了以后,改变了人对号码的刚性需求。人对号码的刚性需求减弱以后,人和物对移动互联网的需求又是什么?主要是三个地方,第一,到哪儿都能上网,一个人现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到哪都能上网,不管在家里还是公交车,出国、办公室,在哪都能上网。第二,能够找到最好的信号,最快的网。第三,之前我们打电话都知道一分钟什么概念,五分钟是什么概念,打这个电话花50块钱我认了,现在移动互联网都是上网,大家没有概念,点这个是多少钱,不点是不是也在跑流量,360都在后面推送。

  田溯宁:创业的时候少得罪人。

  刘晶:360是帮我们节省流量,360管家非常好。流量不可控大家很担心。我们推出漫游宝,只要带着它,出不出国,点一下,24小时之内随便上网,很便宜,现在最便宜达到29块钱一天随便用,而且跟国家没有关系,比如早晨去了香港,下午到了新家坡,晚上又去马来西亚,24小时5美金,一杯咖啡的钱,这是我们去年一年做的事,达到了现在一天24小时5美金。我觉得还是不好玩,为什么?体验才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我们继续要创新,现在有了基础的全球运营提供网路通讯的能力,这也是运营商在走的,我和全世界的运营商都有很好的关系,我们一块探索怎么把通讯服务不变成,运营商的价格战是几个阶梯,一个月5G,他算准你用不了5G,你只能用2G,他就赚钱了。怎么让流量变得更有价值,今天是3G、4G,明天是5G,更便宜,怎么让流量变得更有价值,怎么在服务、用户体验上显得更有价值?这是运营商探索的,也是我们公司需要解决的问题,怎么通过现在提供基础通讯服务,到以后让基础通讯服务甚至都免费,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现在的用户群主要是中国人出国了,现在一个月可能有50万中国人出国,年底一个月有100万、200万中国人出国,都是我们服务的,怎么把这群出国的人服务的更好,不单只是提供上网服务,提供更多的价值,让这群客户群使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以后,出国更方便,这是公司下一步需要探索的。

  主持人:刘晶不属于新一代,跟我们差不多年纪。

  刘晶:我是1973年的。

  主持人:我隆重介绍一下导师,张醒生,是中国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之一,第一代互联网,在亚信、爱立信做过高管、CEO。第二位是陈永正先生,如果你在IT行业,不用介绍都知道他在中国很有名,做过很多不同的企业,微软、摩托罗拉、NBA,现在在澳电国际公司作总裁。第三位王文京是用友集团董事长、CEO。今天碰到很多困惑,年轻的企业家思路跟我们不一样,你们肯定也有很多问题要问。我问田溯宁一个问题,你看说他们什么了?长得那么帅吗?好像不是,什么因素决定你投他们?

  田溯宁:VC这行跟别的行业不一样。青藤云背后的金沙江、北极光、红衫都是我的投资人,还是解决问题,安全问题很大,传统安全从最早的趋势科技,都是从防病毒、防火墙开始,今天的安全问题越来越复杂,能不能用新的方法,用数据、网络的方法把安全作为一个服务,这个领域比较早期,应该多做这方面的布局,最重要的是找到有理想的人,又懂得这个行业。张福大学就是黑客,创了一大堆企业,他的话让我很感动,他认为在互联网做不好的黑暗帝国,需要阳光,至少应该赌一把。刘晶做的事确实跟我原来做的事有关,亚信最早做计费漫游,到网通工作,自己感触没有那么深,等我离开网通的时候,有一次在纽约碰见杨元庆的时候,他很生气地对我我说,花了他一万块钱的漫游费,我说能有这么多吗,这个事杨元庆都觉得很不靠谱。确实全球运营商在过去老的俱乐部制,ITU的方式,号码资源,在IT的环境之下应该有更好的方法解决漫游的问题,他是从芯片的角度做,能不能做出来,他已经走了一定的道路,解决的问题非常真实,在这个行业里耕耘了很多年,花了很多时间签全球各个运营商的合作,这些因素都有早期成功的可能性,刚刚融到B轮,主要是两个方面,解决现实社会非常关注的问题,同时,这两个人都有很强大的内心创业的动力,而且有一些理想主义精神。

  主持人:一个是你熟悉的行业,一个是人比较靠谱,有理想,第三,解决的是痛点的问题,方向是好的方向。

  陈永正:因为我是电信公司,刘晶要把我的饭吃掉。他是用新的技术,基本上把本地的用户,SIM卡了以后放手机上,到当地用当地的SIM卡,他也在赚差价,当然比我们赚的少很多。我觉得这个模式行得通,问题在于等运营商把你打到很疼的时候,一年中国几百万用户都在用的时候,运营商就该集中打你们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

  刘晶: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只不过是一个过程,杨元庆现在付5块钱,不付一万多块钱。这个过程肯定要走,可是这只不过是中间的一个步骤,我们希望最终可以给用户移动互联网化的产品和服务,而不只是限于通讯的产品,我在通讯行业待了15年,特别想了解每个运营商想突破,可是有各种各样的困难。

  陈永正:比如中国邮政到澳大利亚,你就可以在网里推各种各样在地的服务。

  刘晶:比如拿中国人出口的市场来说,今年可能出国1.5亿次,在国外消费差不多两千亿,通过移动互联网怎么抓住这些用户群,找到更多的痛点,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根本。这些人以前跟团出去,因为大家不放心,没出国,现在出国一次两次,自由行也可以了,自由行又带来很多困难,离不开的最核心的就是手机和上网,通过这一点进入很重要。

  张醒生:其实我是你们最早期的用户,去年到欧洲滑雪,丁健送了滑雪的人每人一个,我觉得在大山里,毫无疑问特别好,因为没有别的替代方案,但是从欧洲回来以后,我去日本、美国、香港、新家坡,基本就不用了,这是对你挑战的一个话题,进入到有WiFi覆盖的过程中就被淹没了,那时是60块钱一天,我大概用了一个月左右,再转换就进入到WiFi,而且现在有一个趋势,交通工具上提供WiFi已经变成很普遍的现象,送王健林的车上都标着具备WiFi,国外的大巴基本都有WiFi,这可能是你们面对的挑战,无论如何还需要用户每天上网,需要带着另外的器具,有的时候电没了也不能用,还得再配一套充电装备,这可能是一个挑战。

  B2B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找到客户,网络安全是特别好的方案,不要硬件,虚拟化、软件化,但是怎么找客户?谷歌在全球放气球覆盖WiFi,我们投的航天飞机,未来承载着在低太空发小卫星,三五公斤一个小卫星提供WiFi服务,将来要注意这个趋势。至于提供给用户现场服务,可能和你们现在要做的事不是一个方向。

  刘晶:我大概回答一下张总的问题,WiFi布局现在已经在扩展,可是WiFi整个通讯的根本不适合大面积很多人来上网,提供上网服务,WiFi整个技术不适合。谷歌在这方面花了很多时间,要去试一试就知道很难用。现在用户经常碰到上网以后,真的用不了,不可靠。当一个通讯产品达不到可靠的基础,我认为大面积的扩展没有办法让用户相信。WiFi是在局部弥补某一个通讯产品的,但是不能大面积的覆盖整个全球化。

  第二个,带一个设备,边际成本高,我们公司也在尽量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实现让边际成本最终变成0,跟不同大的合作公司一块创新,能够带到每一个人的手上。

  王文京:我问张福一个问题,创办这个企业的出发点非常好,有很好出发点的公司是很容易成功的。有一个问题,与业务相关联的安全体系,跟每一家服务的企业客户业务系统是什么关联关系?是不是比较个性化的对接?因为用虚拟化云的方式做,要做规模的标准化的人工干预少的通用服务,这两者是不是有一点矛盾?

  张福:我们的系统并不是跟业务深度结合在一起,而是能够理解用户业务的运行状况,安全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管理问题,对IT资产的管理不善,以及不遵守安全规范导致产生出问题。我们会提供一个管理工具,能够很清晰的定义业务,我们的系统再从定义里学习业务的运行情况,为它生成符合这个业务的专有的安全策略,我们目前做不到全自动的生成非常符合的策略,但是能做到的是通过自己的少量参与,以及这个系统持续在业务环境中的学习,而使得这样的安全策略越来越精准,越来越精准。

  王化京:人工干预是客户自己利用你们的服务做人工干预?

  张福:对,我们提供了一套非常清晰的可视化界面,大概30中就可以定义出自己的安全策略。

  主持人:醒生频频点头,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今天才知道我是你们的客户。对商务人士来说很大的好处,并不是便宜就用,要方便。中国出差的商务人士加起来很多,再加上稍微高端的出去旅游。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