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大咖会客厅&畅想空间>

王玉锁:谈雾霾要从柴静说起

作者:道农 时间:15-04-24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上图为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摄)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上图为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在沈阳举行。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出席并演讲。

  谈到雾霾别忘了柴静

  谈雾霾一定别忘了一个人,就是柴静,今年2月28日用一年时间拍了一个纪录片,主要是雾霾,王玉锁称,这部纪录片在短短一天时间点击率已经过亿,这说明大家都非常关心自己生存在环境。

  王玉锁,柴静的纪录片其实讲了雾霾的三个问题:

  第一,雾霾是什么。雾霾其实主要是由煤和油,就是我们传统的能源结构造成的,也就是能源结构的不合理以及能源的粗放利用造成了雾霾的产生。

  柴静也对比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英国伦敦雾霾的天气,也是由无数个家庭里面的壁炉,无数烟囱和燃煤电厂和煤矿矿井造成的,我们现在与伦敦差了五六十年,总要有付出的。

  第二,我们国家的雾霾怎么形成的,王玉锁认为,其实讲起来就是两个字,“管理”,就是没有管理好,从执行到管理都没有形成好,从立法到执行的都是零,我们还有很大的在执行过程当中,我们有一些制造雾霾的人对自己行为的这种不重视,不检讨,都形成了我们在雾霾形成过程当中人为的一些因素。

  第三,雾霾如何解决,要改变人的行为,要提高能源清洁化使用效率。

  我们现在的能源体系完全是“舶来体系”

  中国现阶段能源体系是“舶来体系”,完全是跟发达国家学,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都是这个能源体系。

  但要注意的是,发达国家在形成这个能源体系时有三个现实的问题,有一定的局限或者优势:

  第一, 当时的技术水平还不是很高,也就是说,大家以追求文明或者追求现代化生活为第一要务,其他就不是非常重要,或者排在第二、第三,包括环保和未来的可持续发展,这个考虑都不是很高。

  第二,当时人口只有8亿到10亿,那时候的环境容量、资源容量都应该没有问题的;在当时,虽然也出现了伦敦的污染问题,洛杉矶污染、东京污染等,但是都是局部的,没有形成大范围的雾霾天气或者污染物的排放。现在已经不行了,我们现在有30亿人在追求我们的现代化生活,这样的话整个的地球就不堪重负,再用传统的能源体系真的不行。

  第三,当时能源的成本相对比较低,代价不高并能带来一个非常方便的生活。基于这三个条件,所以传统的能源体系生命力很强。

  中国能源体系局限性

  王玉锁表示,中国能源系统存在以下问题,第一是能源结构,第二是能源供给,第三是消费端。从能源结构,刚才讲了,柴静已经非常清楚的讲到中国现在以煤为主,我们的煤占了我们65%多的,现在在一点点降,从去年开始降的比较厉害,我们关了很多小的煤电厂,从去年的数字有往下降的趋势。

  第一,我们整个能源的总量太大,我们的GDP占全球的12%,我们消耗的能源占整个全球消耗能源的22%,这就差这个点,我觉得事实非常恐怖的,所以就形成了我们在能源结构的非常大的特点,所谓的以传统的化学能源为主,属于高碳,那个时候中国解决能源的问题,最主要是解决能源安全,不是狭义理解的不出事故,而不是中断,中断了整个人民生活受影响,有没有是第一要务。关于高低碳不是主要解决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是形成了雾霾天气的祸根。

  第二是供给,我们的供给基本上是集中供给,集中到几个企业当中,相对垄断,这个是现实,我们看到电是电,气是气,油是油,煤是煤,热是热,老死不相往来,其实煤可以转成电,可以转成热,他们之间可以相互转成,解决好了煤可以转成气,在实际过程当中恰恰是松散的,举一个例子在规划我们城市的供能,基本上这了有多少人,基本上统计好了之后燃气的人来了,是100万人的城市,按照他们自己的统计配管子,电力又来了、热力等等用多少,整个把能源设施放大几倍,这个还不说,关键问题当把这个设施分下去的时候就不可能再形成融合的结果,就各自为政了,不可能站在这个利益,他要挣钱,所以燃气说你开口费是多少,我按照这个算,电力局按照电气说,热力也是按照平米算,完全各干各的。消费者是不知道的,真正的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干,一会儿我再讲这个问题。

  第三,消费端,我说我是能源企业,今天也是在对自己的一个讨伐,基本上就是强势销售,我给一个气你要不要,我给你电要不要,都得必须要,就形成整个循环,形成这种矛盾循环,客户有矛盾不敢说,企业就告诉他就是这个,所以就形成很多矛盾。当然在使用过程当中继续延续供给的粗放性的消费。

  中国需要建立新的能源系统

  在这种能源体系下无疑形成了三个问题:第一系统效率低,我们算过整体的能效,我们的全社会能效没有低于35%。第二是污染排放大。

  我们要从系统的角度思考,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主题,在讲这个主题之前也是讲一个额外的话,一个是马云的做法,马云最大的成绩就是颠覆了商业,原来我们不管集市、超市还是百货商场都因为马云的阿里巴巴的商业体系被颠覆了,这里面我讲的就是说,马云如果说就是想把百货商场,把原来的集市彻掉在基础上改,那肯定不行,恰恰用互联网搭建一个新的体系,现在他蓬勃发展。并且传统商业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人家没把你怎么着。

  第二个刘总讲刚才讲,要想打破一个旧世界,最好的方法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然后用新的世界来替代它,这样的矛盾会很轻,所以我们的能源体系我认为也应该通过建立一个新的能源体系或者现代能源体系来规范传统能源体系,当然这个过程很长,我们现在必须描绘出一个,我们现代能源体系应该什么样子,这就是我今天的主要工作。

  建立一个新的能源体系,或者说建一个新的体系从哪儿开始,我觉得很重要,我们传统的典型叫产、供、销,就是这么一个循环,我们这次新的一定用互联网思维,大家说没有互联网思维,没有互联网精神,跑互联网大家对互联网感兴趣,我认为还是有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和传统思维不一样,互联网思维就是从客户端出发,互联网精神也是有的,就是分享,所以我认为我们在这个时代,在互联网时代考虑现代能源体系一定要用互联网精神和思维考虑,就是从客户端开始。

  新的能源系统要从客户端开始

  从客户端我们就看我们的客户需要什么能源,或者他在能源里面的诉求市什么,我觉得不外乎这四点:

  第一,希望我的能源我作主,回归消费主权,这个其实我也有一个例子,今年的“两会”期间,我这次住望京,晚上大家说喝茶,到那里看写字楼有一个茶室,怎么那么冷,原来是人家下班了,就下班了把电关了,就是他自己不能左右他的能源,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是所有客户,也包括我刚才讲的,我们一个大楼里面在中间的用户他的暖气是温度高的,在房山的暖气是温度低的,但是我们供能必须以短版的功能,所以这个中间能源是浪费的,所以能源的自我作主意识,其实客户是有,但是长期以来我们形成的这个习惯,就是上面给予什么你就用什么,所以大家启发不起来,当有这个环境之后一定会启发出来,把这个消费主权一定可以声张出来。

  第二是高效用能,在城市的人知识水平很高,他知道能源我只用了部分,比如说我们家里燃气的热水洗澡,我们的功能只有50%、60%,40%都白白浪费,排出的能源也有价值,我们的消费者希望我们有高效功能的降低我们能源成本。

  第三,清洁用能,刚开始我们烧柴火,后来烧煤,后来用天然气,其实我们的消费者完全愿意用清洁能源,只不过在经济性和环境性他选择经济性,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还有一些非常收入比较高的还是希望能够用更好的清洁能源。

  第四,获得经济收入,我们很多去调研很多用户,就是现在的补贴,我们听说国家有补贴,不知道补贴到哪里去了,我们用清洁能源能不能给予补贴,有时候算帐补贴还能挣钱,在我们家里,我们发电我不用,我把它卖掉,我这一算这些都白用了,从消费者角度考虑的。

  政府的公共需求

  那么能源绝对不是消费者问题,其实是一个政府公共的问题,这就涉及到政府需求,我们把政府需求总结为三条,第一希望清洁发展,就是用清洁能源改善环境,政府在这方面花钱不少,每年不管是国际、国内都有很大的投入,这就是政府的一个诉求,它希望大家都用清洁能源。

  第二,减少对外的依赖,这种诉求更加的强烈,我们现在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60%,我们的天然气现在已经到了30%左右,所以总这样的话我们自己经济上受不了,安全上有风险,更主要是国际社会对我们有意见,油都给你们中国了,气都拉中国去了,还赚钱,还说我们不好,这确确实实我们比较冤枉他们,所以多用可再生能源,这个可再生能源是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地点用可再生能源,然后减少对外依存度。

  第三,就是成本的可接受度,就是减少成本,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矛盾,我们知道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进去这么多,其中有一个就是管能源价格,他呼唤市场竞争,呼唤减少价格的矛盾环节,比如说这个环节怎么讲,我只管气的价格,其他我就不管了,只剩下一个环节,简单的多,这是一个含义。第二个含义就是我们这个成本是可接受的,刚才讲如果简单的气电油,成本受不了,绝对不会推广,但是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方法,然后把我们的成本降下来,那么我们的国家各级政府也减少了工作量,并且他也应该讲能够对政府能效有很大提升。

  从技术上攻克难关

  从消费者的政府需求,我们不难发现其实有一个技术完全可以解决,就是自主。

  第一我们的可再生能源技术,现在不管是太阳能的转化率,现在这个转化率在实验室很高,在已经产业化了,我们统称叫经膜(音),在日本,但是转化率已经达到22%,中国的企业包括新奥这个产品已经出来,也是22%,什么概念,就是发每一度电5毛钱,已经接近了风的发电,我们现在居民的电也得四五毛钱。第二,就是低速风电,这个温差达到30度就有很高的发电效率,所以这些技术的提升也为我们的分布式打下一个基础。

  第二个,就是气体能源技术,这个我觉得主要是两个,第一是现在小型的智能化的分布设备,我们用能和产能一体化的设备,现在得到了高速的发展,现在不管是我们燃机的,很多小型化的技术已经有了很大发展,原来的燃气机都是大型的,现在小型的效率也很高,会更加的效率更加高了,所以小型化、智能化是一个进步,是一个很好的基础。第二就是我们的调控设施,或者说我们的化学能源气体能源的储运设施很齐全,包括我们的管网储存,包括我们的冻库和液化储存能力很强了,现在每一个城市都是两个气源,都是管道和艾伦机。第三是媒气化的发展,因为柴静记者讲,我们国家的能源是多煤少气。

  第三,是信息技术,不管是云计算还有大数据,都是为我们提供数据,我们常讲物联网,包括传感器、计量技术的发展,也为我们提供了互联互通的技术。

  王玉锁表示,有了这么三个技术,大家在不远的将来看到通过技术来实现分布式,高效转化的形式的到来。

  新能源系统的市场化运作

  有了资源保障,有了技术保障,接下来组织保证怎么样,组织上我们认为应该也到了一个用市场化机制来组织整个能源体系的时候了,首先还是问题导向分析问题,刚才讲分布式符合大家的诉求,有能源资源的支持,有了技术的支持,但是它就可以成吗,再好的生产力也要生产关系来匹配,从生产关系角度,我们生产生活用能的风的不确定性,第三个缺口的补充,都在这里面,都是现在分布式的一个问题。那么解决的方法就是建立开放自由的市场机制,这里面有三个,第一个是用信息技术来整合我们众多分布式能源带来的信息,整合处理我们信息的解决,当然这种信息的解决能够给我们带来服务的问题,和信息对称,以及交易问题,这个解决应该讲是一个首要的问题。第二个就是网销分离,如果还是原来的卖电的和网在一起,这个东西很难实现,因为肯定要卖你自己的,别人就不能平等进入,但是网销分离之后,你所有的功能的单位,不管大小都是一样的,并且我会按照价格的高低来选择,所以网销分离是一个基础。第三是完善我们的补贴政策体系,我们原来的都从上到中,没有到消费者,我们这次一定要到消费者,把补贴放在消费者上。还有一个重要的技术就是用信息技术来优化我们的能源物流体系,能源有专门的物流体系,电是电线,气是管网,热是热管,通过信息技术优化它的能源路径,让它在最短时间内,或者最短的路径,我这里产生了热给胡总,那么这个是最近的,如果产生的气给王总那就远了,这一近一远差异就很大,所以我认为用信息技术来优化我们的物流配送体系也是非常重要的。

  通过网络化形成能源网络,以互联网支撑的网络使整个分布式能源形成一个整体,讲到这里,讲到网络,就是今天所有人都在讲的“互联网+”,我们的总理提到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从能源角度就是怎么+,就是形成互联网的概念,我把它简单描述就是以我们智能的用能和产能的装备,或者设备为基础,通过互联网技术使得互联互通来实现我们的互调、互备,这就是互联网思维,第一个特点是以客户为主权出发,第二是清洁高效,因为很好的配合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发展,特别是新能源的开发,高能量的我们可以发电,中能源可以制热或者制冷,低的可以变成生活用水。第三是多边交易,第四是互联互通。

  按照刚才说的从结构开始,一直到消费再到配送,我们形成了这么一个结构,第一我们现在能源体系一定是以可再生能源优先,系统能源支持,因地制宜的能源结构,源源我们以化学能源为主,原来是高碳能源结构,我们这个是可再生能源优先,我们先用可再生能源,如果出现问题的时候气体能源来补充,这个时候气体能源相对于可再生能源做一个储能的作用。第二是因地制宜,每一个人在的地方都有可再生能源,我们根据可再生能源情况来规划我们某一个地方的能源结构。从输配为主,如果不够的再互相协调,形成可靠的功能模式。第三需供互动,大家相互互动,高效平衡。

  我们用这个能源体系规划了一下经济,做的结果大家看,应该讲我们可以替代的空间很大60%,我们简单的替代不行,简单的煤改气只能减少82%,但是能梯级利用可以减排97%,我们希望来实践泛能网,所谓的泛入,不管是可再生能源还是气体能源都可以介入,广泛的能源都可以进入到这个设备,我们叫泛能机。第二是泛出,可以出电,高品质的可以发电,第三个泛是凡是跟能源交易有关的,包括规划、设计、维修,也包括交易,都在这里面做了,这就是泛能网。它的几个特点,它其实形成了,第一是从泛能机开始,从不同的家庭、到楼宇,整个区域有一个泛能能效平台,

  当我这边分布式能源不够,我们就集中能源这就形成了一个基本的单元,消费端无数,供给端也无数,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到了泛能云,就是所谓的云计算进行泛能规划、泛能监管和范能诊断,所有的相关政府都在上面可以实现。

  像技术用了八年多的时间搭建了整个技术,这个技术就是从泛能芯开始,到泛能机、泛能表,远距离控制,我们在能源生产端把煤的清洁利用,媒气化,出来的二氧化碳进行吸收,就是光化作用形成一个很好的圆环,从几亿年形成的循环我们在两天之内,未来我们希望在24小时之内形成。整个泛能平台整个技术体系形成,并且在两天前国家标准委给我们下发了一个由新奥在廊坊做泛能网,政府希望有一个能源系统的兼口。(新浪财经,现场速记整理)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