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大咖会客厅&畅想空间>

张双南谈《星际穿越》:背后科学经得起专业推敲

作者:道农 时间:15-04-24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22日在沈阳召开。上图为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双南。(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刘海伟 摄)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22日在沈阳召开。上图为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双南。

   “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0日-22日在沈阳举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粒子天体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张双南出席并在“‘星际穿越’的使命和途径——人类文明的‘大结局’?”环节担任主讲人。

  张双南谈起了今年去年火爆一时的电影《星际穿越》。张双南向大家展示了一张照片:电影中的两个主人公,女儿和父亲,女儿墨菲和父亲库波两个人相拥在一起,背景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一个环境。“前几天北京就重现了这个环境,黄沙在飞,这说明照片中的场景不是特别一个遥远的未来,未来我们可能要反复的遇到这样的环境,也许将来人类的未来就不可避免的。这个电影是以人类的命运为主题,思考人类未来到底往哪个地方去。”

  值得注意的是,《星际穿越》虽然是科幻片,但却是“硬科幻片”,背后的科学经得起专业科学家的推敲,有人称之为近年来登峰造极的一部科幻电影。这种可以推敲的地方就给艺术创作留下了空间。

  这部电影宣传的是正能量,是人类的未来、父女的亲情,同时在商业上面获得巨大成功,“在座不少人给它交过钱,至少当时那段时间应该是票房上面是最好的”。

  张双南表示,星际穿越里有这样的场景:地球环境越来越糟糕,糟糕到地球不能够种出够人类生存的食物。不但如此,而且地球环境的恶化,已经不可逆转。并且随着太阳的演化,地球就逐渐不在这个适合生命存在的宜居带,不再可以有高级生命存。在那个时候,人类如果还没有离开地球,就只能灭绝。张双南称,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讲,这件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尽管是天文学的时间比较长,我们这个未来考虑有点远,但是是最终不能避免。

  除此之外,电影《星际穿越》的另一个主题就是要寻求科学上的创新,科学上的创新就和黑洞是非常有关系,最终人类是要离开地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要找到能源,没有能源人类是没有办法生存的。电影的科学顾问是个黑洞物理学家,所以他要到另外一个黑洞里面去,黑洞附近是有能源的,当物资往黑洞落的时候,引力势能转化的能量,比太阳里面的核能高的多,至少高10倍,所以黑洞附近是可以提取出来能量的,这个电影上面是做了这么一种创新:最终人类离开地球,到黑洞附近去。

  但是要做到这件事情并不容易,为什么我们离开地球这么难,原因就在于引力,由于有引力的存在,我们很难离开地球。“既使是航天现在这么发达的一个时代,你到太空旅游一次试试,那个代价仍然是非常高的,所以这个绝不是很容易把整个人类从地球搬走的一个办法。”

  《星际穿越》电影中说,我们要想离开地球,我们就要理解引力。张双南表示,今天我们对引力的理解是不完整的,如果人类最终理解引力,就有可能操纵引力,操纵引力就有可能离开地球。

  电影的大结局是人类很幸福的离开了地球,跑到黑洞附近。实际上,“怎么理解引力”才是这个电影的主题。

  张双南讲了两个问题:宇宙中有没有黑洞,我们需要怎样的黑洞?理论上黑洞是存在的,但遗憾的是,这种黑洞离我们非常之远,最近的也要十亿光年,光线要跑十亿年,这是电影里面另外一个挑战:黑洞存在,离我们很远。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

  谢谢,非常精彩,有一句话这些年挺流行的,叫停下你的脚步,等等你的灵魂。其实我们创变也好,创造新的商业价值也好,如果我们的终极结局就是无有的话,其实你在整个创造的过程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想还有一点时间,大家可以和张教授,可以交流一下,之前我先近水楼台,我先提个问题,昨天晚上台湾诚品的吴青友讲了一个笑话,有一个哲学家到了北大,不是你们清华。

  张双南:

  北大水平就是比清华高。

  主持人:

  哲学家进门的时候,那个老先生问他,他说你从哪里来的,你到哪里去啊,你来干吗的,这是三个人类的终极问题,我很好奇,张教授你能不能也说说这个终极问题,你是从哪里来的,将到哪里去,来这里干什么,大家再准备问题。

  张双南:

  我从北京来的,来参加绿公司年会,明天就回北京去,开玩笑,确实回答不了,你刚才讲的问题确实回答不了,今天上午也是在这个地方王俊博士讲基因改变人类,我问他这个问题,从他们做基因的研究角度来讲,人和黑猩猩的基因的差别只有1.6%,但是人和黑猩猩很不一样,所以人为什么是人,从科学角度来讲,从宗教角度来讲,人的来源是另外的,从科学的角度,进化论的角度,人为什么是人和黑猩猩为什么不同,我们不理解,这是根本性的问题,人从哪里来的,人从黑猩猩来的,人怎么跟黑猩猩不一样了,其实我们并不真的知道,这里面是由于我们现在科学上这块关于人的精神,人的灵魂,人的感情这块,我们还不能够完全理解,所以你问我这个问题,你也知道我没有答案对不对,回答不了,到哪里去,最终人类结束了之后,这个灵魂在哪里,有没有,确实是没有答案现在,从科学上没有答案。

  主持人:

  去年丁肇中博士,我们也和他有一次近距离的交流,他是和您这个领域很熟悉,我第一次听他讲一个事,他说我们今天看到的宇宙物质只是大概不到6%。

  张双南:

  4%。

  主持人:

  4%,那96%是处在暗物之中和暗能量。

 

  张双南:

  这个目前是科学界的主流理论。

  主持人:

  第二个,我刚才偷学的是,张教授说,这个世界上不仅是四维空间,有五维,有证据证明可以达到11维,如果这些维度的空间都存在的话,其实神迹奇事完全是可能的,库波掉下去会粉身碎骨,万一有上帝救他,让他免于受害呢。

 

  张双南:

  那个五维的盒子就是上帝放在那儿的。

  A:

  张先生,您刚才讲到现在最大的难度就是从引力和原来的三种作用力的统一,您现在觉得是不是,我想知道的是,现在这两者之间的融合挑战,到底在哪里,还有一个是不是因为我们在地球上,如果我们在别的星球上,或者在宇宙别的哪个点上,是能够有统一的,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因为我是学人类学的,上午王俊博士聊的,我想了解的是,现在我们目前国内关于这个,您这个领域里边的,好的科普形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大部分人的东西,有什么样的方式让更多人得到理解,比如现在做的量子通讯,是不是跟您这个有点相关性,这两个问题。

  张双南:

  第一个问题,现在为什么还没有统一,有些人认为统一了,比如刚才王总提到的11维的时空理论,做这些理论的人认为在这个理论框架之下,是把引力和其他的三种物理规律统一了,但是问题在于,这个统一没有得到任何实验的验证,这是他的一个问题很多人认为,没有统一的原因也是在这个地方,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实验上来找到一些合适的数据,来把它们统一起来,难在什么地方,在宇宙当中,凡是引力起作用的地方,量子效应都非常的弱,凡是量子效应、量子物理起作用的地方,比如原子里面,引力非常的弱,唯一一个地方,量子效用也很强,引力也很强的就是黑洞的中心,所以电影里面才让库波到那儿去,那个地方很强。另外一个地方,宇宙上已经不存在,就是宇宙大爆炸的时候,那个时候当然引力也很强,量子效应也很强,但是已经是历史了,所以现在这个困难是困难在这个地方,因此也还没有解决。

  有没有希望解决呢?还是有希望解决的,让库波去那里面不是办法,我们知道让谁去,谁也不干,而且没有保证他能出来的情况之下,你让他去,谁也不干,办法是什么,办法第一,我们能不能造出来一个机器,比如说大型的加速器,在地球上面能够重复宇宙大爆炸时期的情况,如果能重复的话,可能通过这个实验数据来了解。第二,我刚才讲的宇宙早期的时候,曾经是这样的,留下很多东西,从痕迹里面能不能找到这个引力和量子统一的一些蛛丝马迹,主要从这两个方面。

  另外一个途径,会不会广义相对论就是错的,也是有可能广义相对论并没有在所有的地方都得到验证,所以我们希望在所有能够验证广义相对论的地方都看看,如果最终它确实是对的,那你必须想办法统一它,如果它是错的,可能我们需要另外一个引力理论,这是几个不同方向,是大家都在做的,我做的是最后这个方向,就是说在各个地方来验证广义相对论是不是对的,做这个事情。刚才讲的科普的事情,您可能不知道,王总自己造了一个天文台,做科普活动,这显然是很有效,但不是人人都有那么多钱造天文台,这个事情不是人人都能做的,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学校里面的教育,我们在教育里面其实中国人,这个扯的有点远,我们的教育实用主义的特色特别的浓厚,有用的东西才教,没用的东西不教,这个非常的浓厚。

  比如说自然科学常识这些东西,在西方知道,从一开始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不断的有这些同类的比较常识性的科学的课,包括生物、天文、化学常识类的课一直有的,咱们这块比较少,靠你我到这儿做讲座,那儿做讲座,效果不大,重要的是从教育根上做这件事。

  主持人:

  最后一个问题。

  B:

  张教授您好,完全门外汉,非常想知道的您对现在流行的小说《三体》,还有前面一个电影叫《超体》,您的评价,里面有多少是硬科幻的东西?

  张双南:

  首先我确实没有看《三体》这本书,我是想看,我也把它下载到手机里面了,看了一会儿看不下去,就没有看完,看一个东西得有什么东西吸引你,电影一开始文革的东西,我看了不是特别感兴趣,就没有看过,但是我有同事是很认真看了《三体》的,他们说写的还是不错的,漏洞有没有,很多,但是总的来讲,他们觉得还是相当不错的,我是没有仔细去看,但是《星际穿越》我仔细推敲了,三体我没有看,但我有同事说弄的不错。

  B:

  还有电影《超体》。

  张双南:

  我没有看,我看电影和书的时间非常少,我看《星际穿越》是由于人家让我讲这个电影我才去看的,差不多是唯一的一次是我一个人到电影院去看了一部电影,其他总是有另外一个人跟我一起,或者另外几个人。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教授,拿出这么多时间跟我们分享,最后我也说几句,其实我认识很多像张教授这样的科学家,其中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首席科学家叫常静,今年要在11月发一个卫星,是研究暗物质的,如果说他真的能够成功,在宇宙中捕捉到暗物质的话,有可能拿到中国第一块诺贝尔奖的,有这个可能,但是一个好消息是,我们尊敬的张教授也有一个计划,他的那颗卫星大概在明年发射,是研究黑洞的一颗卫星。其实这个事情也表达着另外一层特别的意义,就是当中国经济的强大,达到一个程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和中国相匹配的是科技、文化这样的成功,以及对社会对人类的影响力。所以我们真的为有像张教授这样的科学家而感到非常的骄傲,我们也特别用热烈的掌声,对我们中国这一代伟大的科学家给他们以赞许。

  此外,我也有一个感触,和这么多科学家在有些交流之后,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动,其实我们对宇宙的了解是万分愿意的,这个奇妙的宇宙,太阳与地球的距离,月亮和我们之间的关系,或太阳系之间的奇妙的构造,如果完全是偶然,其实是神经病才相信的事,尽管我们不能够确定,不能用科学的理论或者实践来证明,但是我们相信宇宙间真的是有一个设计者。对我们的现实意义来讲,我觉得我们就应该在今天有一颗敬畏的心,对不可知的力量怀着一颗敬畏的心,做好我们当下的事,好,感谢各位的参与,谢谢大家,谢谢张教授。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