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动态>

黄斯沉:创业者要从更小更垂直的领域做切入

作者: 时间:17-04-29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河南郑州召开,史克浪体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斯沉出席并发言。他表示,创业者需要专注,所以要从更小更垂直的领域做切入。目前集中在两个方向,一个是跑步健身类的,以及训练营等,另外一个是集中在军事领域的,真人CS赛事。

  他认为,在国内市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怎么把赛事培育起来,要首先选择高乐趣、高难度的项目,因为有了乐趣和难度,才能有让用户奋斗的方向,才有高的忠诚度以及市场的渗透率。通过提供不同的服务,让每个人在赛场上定义自己。“其实我们不是做一场简单的比赛,而是为选手创造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瞬间”。

  以下为发言实录:

  首先非常激动今天能有机会站在这个舞台上,有两位非常尊敬的人都在这里。刚才我听周总一直讲关于健康、关于基因、关于人类的生活,其实我特别心有感触,我们公司本身在做的事情就是希望让人们用更快乐的方式活着。我们公司叫史克浪体育,从名字就知道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公司。

  从金融口转到体育口还是比较大的变动,小时候我是半运动型的人,打过网球、击剑、橄榄球等,我不是没有不睡觉基因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个契机,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2014年我申请MBA,申请到了,我也很开心,在我离开的时候,2014年之前中国体育还是处于,一些公司参与到这个行业中,慢慢变成了由市场化行为做主导的行业。

  我们可以看到,从2014年开始,整个体育行业有了一个飞速的发展,甚至有人预测2020年我们体育行业的发展将会达到2万亿的市场,当然这个消息也让人非常振奋,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光看体育行业不能仅仅看体育行业的发展。

  体育链条很长,从体育整个产业来讲,分三个主要的部分,赛事IP本身,包括赛事的落地,以及赛事的门票销售等等,还有传播。很多人在赛事IP和传播没有赚到钱。作为一个创业者是需要专注的,你只能选择在一个领域专注。

  2015年发生了一个大事儿,我们非常注目的赛事IP,被腾讯以及国内的寡头拿到手,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传播并不适应我们这样的创业者参与了,它彻底变成资本的游戏了。我希望参与到体育行业中,我应该从什么角度切入?

  所以后来我也在学习和研究,体育真正的源头在哪里,我认为体育的源头还是赛事IP本身,如果没有赛事本身就没有传播和门票,所以当时就决定从赛事IP入手。我们目前看到的很多赛事IP,实际上都是由国内机构带来的。

  我开始的时候也试图走他们的道路,我去询价,开口就要500万的费用,后来我跟创业伙伴一起研究,我如果有这么都钱,我把IP拿过来,我每年挣这么多钱才能保证我没有不亏有收益,但是我签的协议是有期限,如果我有这500万,那我不如打造中国的赛事IP,因为我在这个市场,我也知道国内玩家到底喜欢什么,这也就有了我们公司史克浪体育。

  我们是经济赛事的开发、孵化以及运营的公司,为什么不做打球类的IP?说实话也没有我们做的余地了,不可能跟大头去抢。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我们从更小更垂直的领域做切入。

  目前来说,我们公司集中在两个方向,一个是跑步健身类的,自主研发的IP有泥泞跑,还有一系列的项目,比如说越野,以及训练营的产品,另外一个是集中在军事领域,中国有大概2亿的人口。围绕这个我们用国内的真人CS赛事。

  大家一听都觉得我们做的事儿都是比较好玩的,在国内整个市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些赛事培育起来,跟我们选择赛事的标准是息息相关的,属于高乐趣、高难度,因为有了乐趣和难度,你才能有让用户奋斗的方向,二是有高的忠诚度以及市场的渗透率。

  所以我们选择所有的赛事都是基于这些,我们根据市场的研究和调研判断在这个市场里面有多少用户是属于这一类的用户,到底哪些是他们消费的范围。

  其实回到刚才说的,泥泞跑是我们公司开发的第一个赛事IP,障碍赛的市场,我们真正切入市场做以前,在美国是零,在美国是非常新兴的项目,到今天为止起步了五年的时间,单个城市参赛的人达到1万以上。

  这类比赛我们要找到人群的点,我们会通过团队合作,通过粉丝设计关卡,有兴趣的人参与到比赛设计当中。真正我们去深挖用户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就是一群爱玩儿极限的年轻人,就是这群人的本质,是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人群,也符合我们经济大环境,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人在选择消费的时候,会选择基于自己体验和感官出发,能表达自己性格的产品。

  另外,随着做产品,我们发现用户都是有非常长期的锻炼习惯,我们推出了用户的训练营,现在有超过50家左右的健身房做我们自己的训练营产品。这些都是基于对赛事IP的研发,基于对于用户的了解,逐步深入到产业链的底层。

  另外是射击系列,基于CS的研发。这个项目相对来说,辐射的人群,垂直人群的军迷,你很难去还原出一个具体的任务肖像,但我们去研究系市场的时候,发现军迷分好几种,一种是喜欢穿这种军装,第二种是体验战争的刺激感,第三种实际上是团队建设的情况。周鸿祎最喜欢的就是在360训练基地做这个,这群类做这类项目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做军事的刺激感,而是团队的配合感。

  回过头来,为什么我们要做自主IP的开发,刚才我也提到,如果你只是拿别人的IP,你在这个行业没有话语权,你玩儿的是别人的东西和规则,只有你自己真正开发IP的时候你才能把这些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在这个环节之下,你赛事的商业化路径只有自己去控制,如果今天我去跟NBA谈,他不会给我开门,如果我今天是一个电视台,我对NBA说,我想你比赛中安置什么什么的东西,这是一个漫长的东西,如果NBA不想自己去做这个事儿,这是会达成的。

  如果你了解赛事IP的本质,你在商业化路径上会有自主权,你可以选择你的版权卖给谁,你的版权用什么方式卖给用户,你也可以选择你用户来到这个赛场用什么方式参与,只是跑步,还是在跑步中给他制造更多的惊喜。

  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体育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分水岭,这个趋势非常明显,一部分的观众永远都是观众,一部分观众永远耐不住寂寞,会到场上去。随着消费升级,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他体验这个产品的时候,他感受到并不是赛事本身,而是他感受到自我的本质。

  这跟我们80、90后的标签相关,以前大家的需求都被压抑,可能没有太多展现自我的需要,80后、90后都是以个体为中心的,他的感受和想法,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关注了这个华尔街单身会,他们有很多好玩的东西,突然一天我打开发现一个女孩儿在相亲,她相亲照片是用她的泥泞跑的照片,这跟我们国内的相亲照片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个女孩放在这里面,她带来了整个背后人群的缩影,我们所有服务的人都有展现自我的需求,而且她也不吝啬把她真正的一面和周边的人影响世界。他们参赛体验变得非常重要,他们参赛感觉好不好会决定他们会不会发朋友圈,但一般都会发。

  这也是基于大环境的变成,到现在为止,很多信息化的时代,每个人掌握的工具已经不一样了,在过去的时候,电视台是一个信息出口,或者报纸是一个信息的出口,对于信息的生产和传播没有话语权,现在我们出现了互联网,还出现的直播的APP,每一个细分内容的生产环节已经被打通了,这个情况下体育赛事也需要改变,我们基于选手的体验,在各个细节点上设置能够让他参与,制作内容让他传播的点,这样我们赛事的影响才能更大。

  这是3月25日比赛的时候,我们做了300人的堆栈,分两波,150人对150人,有很多人是拉帮结伙来的,他们带了同样的品类服务,就是带了摄影师,我开车8个小时过来比赛,当然想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

  我们给他们分配任务,让他带着自己的摄影师进行分配,并且赛后把这些内容进行分发。随着大家生产内容方式的变化,以及大家参与体育项目的不同,其实可以围绕这个进行延伸。

  我参加了一个活动,几个人击到绑匪,这个体验对我非常重要的,这个运动对是非常好的,是我从小的一个梦想。其实体验感很多时候并不是非常遥远的东西,它可能源自于你小时候的梦想,源自于一个故事。

  我们常常说随着体育行业的发展,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远远脱离了物质生活的需求,更多是基于精神领域的消费,而我刚才说的体验恰恰是精神体验的消费,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需求,可能每个人都会给自己贴上不同的标签,从赛事来讲,我们提供不同的服务,让每个人在我们赛场上定义自己。

  所以我们也常常说,其实我们不是做一场简单的比赛,而我们真正是为选手创造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瞬间,所以这种体验、这种瞬间他看到的、感受到的才是一个真正赛事IP要做的。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