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唐荣汉:社会企业是我们影响力投资的主要的对象

作者:道农 时间:18-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天津举行,主题为:智能商业时代 高质量发展与价值创造。禹闳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唐荣汉出席【全会-影响力投资专场】并演讲。 

  从我们的退出案例来看,社会企业投资的回报率并不明显低于其他领域的投资,其投资周期也没有比其他领域的投资周期长。

  2007年禹闳投资成立,明确坚持社会价值取向作为公司核心理念,并把与“吃饭、吃药、低碳”相关的民生领域作为投资重点,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有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2012年我们把社会环境影响列入公司投资标准的首要考量指标。自那以来,我们团队把主要的投资力量放在了社会民生领域,到目前为止,禹闳有60%以上的项目集中在绿色农业、低碳环保、健康养老和文化教育领域。从我们的退出案例来看(我们自己与自己比),社会企业投资的回报率并不明显低于其他领域的投资,其投资周期也没有比其他领域的投资周期长。

  影响力投资是一种有“洁癖”的耐心资本。

  做了几年社会领域的投资,我的第一个体会是既要做减法又要有耐心。显然,把社会价值指标放在投资标准的首位,必然要求排除一些行业偏好,而应专注于社会民生领域;同理,碰到一些财务指标良好但评估下来并不符合社会环境影响力指标的投资机会就得放弃。还有就是要耐心。我这里所指的耐心,不是就投资周期长短而言的。从我们已投的社会企业来看,有的是从NGO转制而来,有的是创始人出于社会情怀或某个特殊事件的影响而创立的,他们中的大多数其商业模式不清晰、不成型,商业人才匮乏;还有的社会企业创立时并没有明确社会价值取向,其社会目标是在解决了一定的社会问题后逐步确立的,在经营面临激烈竞争或其他困难时,企业的社会使命也容易发生漂移,因此,作为这些企业的战略投资人就更需要有耐心并投入更多的精力给予帮助和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影响力投资是一种有“洁癖”的耐心资本。

  优秀的社会企业应该是用创新的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那些具有企业家精神和持续创新能力的社会企业才是影响力投资的首选。

  我们通常把“用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盈利性机构统称为社会企业,然而,优秀的社会企业应该是用创新的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机构,因为只有创新才能用普惠的方式提供产品和服务,也只有具备持续创新能力的社会企业才能在兼顾一定的商业回报的前提下坚守社会价值取向,因此,那些具有企业家精神和持续创新能力的社会企业才是影响力投资的首选。

  低碳、数字社会将是一个社会资本与金融资本并驾齐驱的时代。

  影响力投资作为投资行业的一个细分,目前规模还比较小,属于另类,从全球看大概也只是整个股权投资行业总规模的5%左右,但是近几年其增长很快,未来前景可期。大家知道,300多年来的工业社会受私有产权的财富观和自由市场经济法则的支配,创造了庞大的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是工业社会物质财富增长和集中的主要力量。然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运用,扁平的、分布式产业组织不断涌现,特别是近2、3年来区块链的出现,区块链与物联网、AI技术的结合将可能成为寡头垄断的克星。分布式加密存储、共识机制、去中心化等,它有可能从根本上重构产业组织,合作、共享、协同、社会化将成为新时代产业变革的新趋势,而社会资本正契合了上述大趋势,因此,我的观点是:低碳、数字社会将是一个社会资本与金融资本并驾齐驱的时代。
 

下面为他的演讲全文

  各位企业家朋友,各位来宾下午好。首先要感谢主办方给我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接下来我与各位分享一下我们几年来从事社会企业投资的一点体会和认识。

  我九十年代初就开始身着资本市场,2000年就因为认识永光老师,大概此后的八年兼任了中国青基会的常务理事,所以对社会公益也有一些认识和体会,2007年刚才永光老师说到了我和另外两位合伙人组建了禹闳投资,当时我们三个人确定这个机构以社会价值为取向,重点关注和投资以吃饭、吃药、低碳相关的一些民生领域,那么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有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我大概是在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从两个英国人那里第一次知道了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到目前为止七八年八九年当中,我们投资的项目主要集中在这四个领域,绿色农业、低碳环保、健康养老和文化教育。

  那么从我们的实践来看,这个表上可以来比较看,我们投在社会企业的投资的回报率并不低于其他领域的投资,那么这个投资周期也没有比其他领域的投资长,左边我们说的社会企业投资我们主要是涉及到这么一些项目,工厂化农业、资源利用企业,还有呢新能源材料企业,医院、养老机构,右边这边主要是银行、券商、消费金融、高端制造和物流业。从这个简单比较来看,我们自己跟自己比,实际上投在社会企业上的项目回报率并不低于其他领域,周期没有明显的长,那么做了这几年的社会领域的投资,我第一个体会做这个投资第一是要做减法,同时也要有耐心,因为我们以社会价值取向作为一个标准,显然有些行业就不碰了,碰到有些财务指标良好,但是评估下来和社会环境影响不是那么理想的一些项目也只能放弃,还有就是要有耐心,我讲的耐心不是就投资周期长短来说,我的感觉主要还是在投后服务上,因为从我们投的项目来看,有些社会企业是从NGO转过来的,转制而来的,有些社会企业是创始人出于一种社会情怀,通常这样的企业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不清晰的。

  另外呢有些企业创立的时候是出于商业目的,逐步的因为实现了解决了一些社会问题,它明确了一些社会取向,在碰到困难或者面临行业残酷竞争的时候,它的社会使命通常会发生漂移动摇的,所以作为一个外部投资人我的体会一定要有创业合伙人的这种心态,更要有耐心,投了更多的精力去帮助和支持这些企业。

  显然这个社会企业是我们影响力投资的主要的对象,但是呢优秀的社会企业通常是通过创新的手段,通过创新的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因为只有创新才有可能用普惠的方式提供产品和服务,也只有持续的创新能力的企业才有可能在碰到困难的时候,在兼顾了商业回报的同时,还能够坚守社会的使命。

  所以我们通常把具有企业家精神和持续创新的社会企业作为我们投资的首选。最后时间有限,我也讲一点对投资未来的看法,刚才马行长已经非常全面了,我从我的角度讲一下我的看法,大家知道过去两三百年工业农民受石油产权的财务观和自由市场经济法制的支配,创造了庞大的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是工业文明物质财富创造和集中的一个主要的力量,但是这二三十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应用,产业组织发生了变化,一些扁平的分布式的产业组织开始出现特别是这几年出现了区块链,这个词可能很多人比较敏感,这两年我们也投资了具有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项目,虽然这些项目在商业财务上还没有好的表现,但是我觉得区块链和AI物联网技术的结合,很有可能成为很多寡头组织的克星。

  大家想分布式的加密的存储共社机制去中心化,我觉得很有可能从根本上重构未来的产业组织,今后合作、协调、共享和未来的社会化,而社会资本正好契合了这样一个大的趋势,所以我的观点是低碳数字社会将会是一个影响力资本,或者叫社会资本,以金融资本并驾齐驱的一个时代。

  我就简要的给各位分享我的一点认识和体会,仅供各位参考、批评,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