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孙强:钱去推动社会资本向善,不光是财务向钱。

作者:道农 时间:18-04-22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天津举行,主题为:智能商业时代 高质量发展与价值创造。TPG中国区管理合伙人孙强出席【全会-影响力投资专场】并演讲。

  下面为他的演讲全文

  孙强:我一直是从事PE投资,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在说我投资的回报率多少,翻了多少倍,赚了多少钱,很少有人说我的投资给社会带来什么效益,据不完全统计现在有五万家PE投资公司都是在那,但是真正为社会效益做影响力投资少而又少,据不完全统计联合联合国有17个目标,达到这个目标每年要三万九千亿的美元投资,这些投资从哪来呢?每年捐献的钱,慈善捐献的钱大概有三千多亿,PE投资也是三千多亿,可能真正从事影响力投资区区可数,只有10亿美元。这个巨大的差距就是人们对于影响力投资的认知,这个困惑来自于哪呢?对于PE投资来说,很容易,我是一个大投资机构,我保险公司是退休基金,我要把钱给你PE的话很简单,你的回报是多少,我就能给你,但是你跟我讲,你说我是做影响力投资的,我怎么衡量你,我为什么把钱给你不是给那家,没有客观的衡量标准的话,投资的机构很难把钱给到了基金管理人那。

  那么影响力投资的概念是要在获得财务投资收益的同时,对社会要有效益,也就是说要财善并收,这个是很难达到的事情,因为要财务那边衡量,但是社会效益的衡量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这是大家很多年都困惑的问题。影响力投资有这么多年的历史了,一直在比较渺茫的情况下往前走,早期的影响力投资是负面的,你要干坏事我就不让你投资不给你钱,我就惩罚你,现在100年以来,近20年是比较正面的,就是我要钱去推动社会往善方面,也就是资本向善,而不光是财务向前。

  这个挑战在什么地方呢,就是政府企业,金融机构都已经意识到这个影响力投资的重要性,但是缺乏好的平台,缺乏好的衡量的方式。那我们看一些企业,比如说特斯拉,比如(英),这些企业他们做的事情都是对社会有效应的事情,绝对是有社会影响力的企业,但是没有拿出案例来做,因为没有一个机构投资的方式去专业的来投资这样的企业。投资他们的企业都已经得到了财善双收,但是没有机构的投资行为来不停的持续性的往前走。

  企业家、慈善家捐钱,捐了以后一次性的就没了,明年还得捐,怎么样把捐钱的企业家的捐款,能够有持续性的,每年不断的再投资新的企业,让它产生更大的财务效益,再来为未来的社会影响力和效益企业服务,这就是我们需要研究的社会影响力的持续发展的前提。

  TPG是一个全球的PE投资公司,我之前是在华尔平(音)做了20年,离开以后2015年的时候自己尝试做影响力投资,但是找了大的投资机构,建了起码100家机构,每家都问我同一个问题,我怎么知道你的投资是真正可衡量的有影响力的同时,这时候我碰到了TPG,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基金,已经初步的解决这个问题,就被他们吸引到这个平台上,去年9月份加入TPG。

  这个基金是20亿美元的基金,他有三个大的特点,他第一个特点是有了严谨的评估方法,他们找了第三方来评估,不是我说影响力就是影响力,我的投资效益是对社会有效益的就是有效益,一定是第三方评估。第二个特点是要有量化的评估方式,能够具体的算出来,而且请一个像我们会计师事务所一样,每一个季度评估你,投前投后都要评估。

  最后一个特点是吸引了很有名的一些,全球有名的企业家、慈善家,参加了他的全球创始人董事会,这个董事会当中有乔布斯的太太,有现在约旦国王的王后拉妮娅,也有著名的摇滚乐的歌手(英),还有维巾(音)航空公司的创始人(英),这些名人他们带来的效应,他们的号召力是非常巨大的。

  还有一倍的创始人都在这个董事会上,他们不光是给基金带来投资,还给基金带来项目。

  那么这个流程,投资流程跟PE投资流程基本相似,但是其中加了一个环节,一定要有项目的对于社会效益的考察,这个考察是投资回报与社会效益并行的,投资前要确定目标,投资当中要测试它的效益,投资以后要验证它的成果。而且这个投资方法是按照行业来的,一个能源行业的小组专门从事能源,一个农业的小组就专门从事农业,教育就专门做教育。这样还吸引到了特别杰出的人才,包括贝恩,原来是做咨询的公司,他把CEO的位置辞掉,到我们公司当了合伙人,就是他看中了影响力投资这块。

  那么投资的方法是按照行业来分,地域不分,所以我们的投资也去了东南亚,也去了非洲,也在美国,现在要来中国。这个是一个关键点,所谓的REMM,我们都知道RER2,REMM是一个自己,TPG独创的概念,它是公司业绩×社会价值,变成一个终端价值,然后×我们的投资额占公司的股份,算出来REMM,这个有机会可以展开来讲,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就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概念。

  这个概念我认为是比较可行的,而且20亿美金的基金已经投了40%,都是在REMM指数的指导下投出去的。案例很多,我简单讲两个,一个案例就是用物联网平台,用大数据,公共服务,它的社会效益主要来自于降低能耗,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还降低死亡率,算的公式,下面看不清,太小了,大家有兴趣,我们可以提供给大家,另一个案例是健康医疗方面的案例,它是患者人数和生存力的变化,延长寿命算出一个量化,变成用金钱可以衡量出的量化价值。

  也就是我们投资前是什么情况,这种病发病率很多很广,但是投资前它的死亡率比如是30%、40%,投完以后过了几年变成了20%,这个变的量可以用钱的价值衡量,转化成投资效益衡量的指数。今天时间关系,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概念,我们希望跟所有中国最优秀的企业来一起从事这一样非常有意义的,有影响力投资的行为和活动,谢谢大家。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