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沈东曙:乐平基金会的“困扰”

作者:道农 时间:18-04-22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天津举行,主题为:智能商业时代 高质量发展与价值创造。北京乐平基金会秘书长沈东曙出席【全会-影响力投资专场】并演讲。

  下面为他的演讲全文

  沈东曙:首先第一句话其实应该跟马行长说,我记得好多年前可能马老师忘了,当时他刚刚卸任招行的职务,然后去就任基金的理事长,然后在一个酒会上马行长说他现在正在广纳贤士,要我们推荐秘书长的人选,我当时想了其实怎么给你推荐秘书长,你应该卸任这个基金的理事长去做影响力投资才是对的,所以很高兴马行长现在回归正道。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是从乐平基金会一些实践开始的,因为乐平基金会是由一些著名的一些经济学家和社会企业家,还有像这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两任主席,像柳传志他们一起来创办的。

  这个基金会我们创办的一个很大的使命就是探索一些更有效的社会变革之道和社会发展的一些方式,所以过去的16年间我们做的就是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在实践当中去探索社会企业怎么做,怎么创造社会企业的资本市场,怎么创造一个有利于社会企业家成长的这么一个生态系统,另外一个就像我们跟斯坦福大学一起出版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的中文版一样,在全球建立一个学习的网络,看看怎么能够在公益创新和社会创新方面有更前沿的一些做法来做交流和相互的学习。

  中国发展很快,包括美国也在向我们学习怎么做这些事情,差不多在刚才诸位提到的2007年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他们提出影响力投资这个概念的时候,诸位应该已经做了十年左右的另外一个机构,他们在美国也经过了长期的学习以后,有一些企业家他们提出了另外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英),其中还有一批人还专门做了一个机构在美国的费城,他们主要推动一个什么样的运动呢?就是供应企业运动,这个运动跟刚才孙强先生介绍的非常主流化的怎么样去用各种指标在不同的产业,拿出一套影响力投资的这样一个评估标准,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乐平基金会从2016年开始我们就在中国国内力推这样一个声音。我下面跟大家交流一下。

  实际上我们知道从乐平本身来讲,从2002年开始做一直到2015年左右碰到一个困扰,在不同的文化价值观下面你要作出社会影响力评估是非常困难的,简单的讲如果我有一千块钱我到底应该救大熊猫还是培养三个学生,一百个学生,这三个学生并且变成总统,还是一千个学生应该变成技校的学生,这个价值观到底怎么样能够把它打通,怎么样用一种货币化的或者说指数化的东西把它能够衡量,这个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当然全球有很多的人都在做各种各样指标在推,还有一种办法其实就是说它是去投资好的公司,问题就是怎么定义好的公司,好像举个例子来讲在中国大家很难相信有机标准,因为中间很多问题使得你对这个有机认证产生怀疑,有没有好农场的标准,我们如果相信说我们主要不是要去吃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机的,这个可以再去做验证,最重要的是解决一个信任问题,要知道这个是不是一个非常守规矩的企业家做的农场,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标准,所以在美国有很多人也是在想能不能用这样的一个方式开始。

  最后他们就作出了一种叫做供应企业的新的企业制度,这种企业制度要求基本上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说你要把你的社会价值的追求,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公司写到你的章程里面,这点是蛮重要的,大家知道摩拜要申请中国社会企业讲座又撤回去了,大概就是这个东西不能写在章程里头。

  第二条就是做这样社会价值的东西有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说很多需要测试,测试的时候有很多基金会愿意给你捐钱,而且美国的税法当中,税务豁免是不能做到的。为了鼓励大家研究社会问题的解决,这样的法律就出来了,就可以鼓励你税务豁免。第三个就是还能够帮助很多的企业家重新去思考这个问题,他们有一个帮忙,当你用这样的公司追求去做这样事情的时候,董事会和股东会统一你的章程时候不会干涉经理人的决定,美国有32个洲都已经通过了公益企业法,鼓励这样的法律实践。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