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国税总局前高官:留抵税改革可带来5000亿减税效果

作者:道农 时间:18-04-22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天津举行,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前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出席并发布《税制改革与中国企业竞争力》报告。

  许善达认为,“营改增”之后企业获得感不强,“政府预征、企业预缴”留抵税款严重影响了减税红利,如果留抵税改退税,每年的减税规模可达5000亿。

  许善达还指出,中国劳动力成本高的一个原因是房价,房价的上升推升了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他指出,深圳有段时间就是因为房租上涨,职工要求企业涨工资,说你不涨工资,我就付不起房租了。

  而且因为房价因素,有许多优秀企业从深圳搬到了东莞,“连华为这样工资相对较高的企业,也有部分业务进行了转移。”

  以下为演讲摘编:

  许善达:实际上我们国家从2013年开始,关于税制的事在学术界就有很大争论。一个就是当时讨论我们的宏观税负要不要降低,很多专家认为应该降低,但也有专家认为应该提高。也有专家认为也不要提高,也不要降低,这个税负水平还不错。这个(问题)学术界争论了三年,2016年7月份,中央政治局做了决定,降低宏观税负,这是一场在中国税制改革的过程,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性的调整。

  然后是“营改增”,我不详细说,“营改增”有很多困难,营业税是地方税,改成增值税,引起中央、地方收入的变动是非常复杂的,中央预算、地方预算都要相应调整。所以,“营改增”大家认为一致应该干,但是什么时候干、要不要全面干,又有一场争论。大家知道从2012年上海俞正声,那时俞正声是上海市委书记,他主持在上海开始选择若干行业试点“营改增”开始,到2016年3月份“两会”,李总理在两会上宣布16年5月1号全面完成“营改增”的任务。这个争论也就结束了,认为可以不全面做、做一部分等等这些意见就都被否定了。

  第三个争论是“营改增”以后,降低宏观税负这个任务是不是完成了?有一些专家就说“营改增”以后降低宏观税制只能减费不能减税了,这种意见也是很强烈的意见,认为“营改增”减税减了不少,不能再减了,要降低宏观税负只能减点费。这个问题也是全国政协在2017年“营改增”一年以后,俞正声主席安排政协成立一个调研组,专门来调查“营改增”的效果和以后如何完善我们的税制。这个报告当时我也参加了,我们提出来“营改增”之后还要继续减税,包括增值税本身还要继续深化增值税的改革。这个意见,当时我们在政协开会,俞主席作为政协主席,他在总结发言中肯定了这个意见。肯定了这个意见,作为政协的报告,就送到了有关的方面,包括有关部委,包括国务院,都收到当时政协经过俞主席批准的这个报告。

  2017年8月份开会,又再深化,要继续减税,减什么?这时提出来,我们在给政协的报告里面,包括在这个“报告”里专门讲的最重要的就是增值税减税的措施,就是把我们中国现在增值税里最不规范的一条,要把它改掉,就是留底税款的政策。

  这个技术性比较强,欧洲规范的增值税,每个月核算一次,销项减进项,大的话就交税,如果小,小项少,进项多,税务局给你退税。我们国家从94年开始实行增值税,我们就采取的办法是销项要是大于进项就缴税,销项如果小于进项不退税,就留底,等你以后有了销项再来对冲。这是我们国家当时设计增值税里的一个不规范的,当然有一个历史条件,这是1994年就定下来了。

  现在我们在政协这次调研,包括我们还有形势发展,留底税款这个不规范的政策,对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急剧在加大。

  为什么?因为留底税款在企业进行投资的时候,所有你买设备的钱都要相当于要预缴17%的税款,所有基建,盖厂房的钱,你要预缴11%的税款。你投资就要预缴这么多税款,等什么时候你投资完成了,你有了产品销售再来对冲。现在我们是鼓励投资,我们投资增长率在下降,但是我们这个政策对于投资还要让企业预缴这么多的税款,显然跟我们总的供给侧改革的方针有不相符合的地方。而且由于“营改增”以后,购进税款的数额增加了很大。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我有一个估算,因为这个数字政府部门没有公布过,但是我有一个估算,现在我们累计的数字已经到了上万亿,而且每年新增的数量也是不少的,相当于在我们推动供给侧改革,我们在鼓励企业投资这样一个总的方针下,我们加大了对企业预缴税款的力度。

  这个政策和我们2015年底提出供给侧改革,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提出经济转型,要向高质量来发展,我们鼓励的高科技、重资产企业的发展。而这个政策恰恰是对于越是高科技、越是重资产,它预缴税款的量越大,它承担的这个负担越重。而且从性质上说,它相当于一个政府的负债。政府的负债还要企业提高了自己的杠杆率,提高了资产负债率,然后还要缴纳利息,来为政府提供一个无息的债务。这个和我们现在整个国家讲的杠杆率,特别要降低企业杠杆率,跟国家金融方面的方针也是不完全符合的。而且这个在各项我们的税收政策里边,它的负面影响现在看是最大的,而且它还在急剧地扩大。

  所以,我们在这个报告里特别提出来,要把这个作为我们深化税制改革里面最优先要解决的。

  这个报告我们完成了一段时间,令人非常高兴的是,我们的决策层已经在方向上接受了这样一个改革的建议。最近国务院开了会,做出了关于税制改革,增值税做了三项决定:

  第一降低增值税率,从17%降到16%。

  第二,小规模纳税人的门槛提到500万,一年销售额500万。

  第三,选择先进制造业和高科技研发的企业,还有电网公司要推出,把留底税款改为退税的政策。

  现在前两项5月1号就实行了。什么是先进制造业,什么是高科技的研发企业,解决退税有一个增量怎么解决,还有一个存量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设计方案就有一定的困难。现在国务院已经做出决定了,有关部门正在设计这个方案,应该说是我们决策层做出关于深化税制改革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所以,我们这个“报告”应该说还是发挥作用了,我感到我们的工作做得还是很有效果。这是一个方面。

  其次,我们国家所得税的问题也有很多需要加快改革。不详细念了,我的《报告》里有很多条,主要我想说三条:

  一条,在企业所得税里,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偏高。劳动力成本偏高,并不是职工的工资领高了,而是说我们在税制上导致了劳动力成本是企业的劳动力成本高,而不是职工的收入高。

  我们讲了三方面:一个是工薪的个人所得税,因为个人所得税分很多类别,工薪个人所得税高到45%,已经太高了,比发达国家都高得多。而且工薪是一个劳动所得,不是资本,也不是金融方面的所得,现在使得很多高科技的人才、高级管理人员等等,他们都是劳动来挣工资的,但是他们交的所得税比重、税率就很高。税率很高,就迫使企业要为了雇佣一个高级的人才,要支付更多劳动力成本。

  还有我们的社会保障,社会保障缴费率现在全国除了广东、浙江降到了25%以外,全国普遍是40%。这个率也是比较高的,和全世界比都是相当高的。国务院已经做了决定,要划转10%的国有资本给社保,用这个钱来使用、来降低缴费率。我们国家这个决定已经做出来了,大家如果看媒体报道,已经有一部分央企开始把它的10%划转了,要求全国各地的国企都要执行国务院这个决定。现在也是要一步一步去做,如果我们把这个事落实到位,能够把我们的社保缴费降下来,至少降到现在广东、浙江的水平,那样我们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还是可以有一个相对幅度的降低。

  第三个劳动力成本高的原因就是房价。一般说住房的房价高低,因为居民买房子或者付房租,你要支付多高的价格,但是实际上因为房价的上升,造成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这个已经表现得很充分了。

  去年年初深圳有一场波动,由于深圳的房价那一段时间涨得非常高,很多深圳的企业职工要求涨工资,因为如果不涨工资,我都付不起房子的租金,而且已经迫使深圳的一些企业一部分搬到东莞去了。为什么?因为东莞的房价便宜,包括像华为这样很优秀的公司,相对起来工资水平还比较高的,也有一部分工作单位搬到东莞去。所以,实际上我们国家房价,一般来说房价是居民解决自己居住条件,但事实上它已经形成了我们企业劳动力成本的组成部分。所以我们劳动力成本要降低,对我们企业发展,我们能够雇佣一些高科技、高级管理人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政策,所以我们提出来要加快速度、加大力度解决这几个问题。

  当然企业所得税的问题不只这些,去年特朗普就提出来税收的法案,降税率大家都知道,从35%降到21%,最高税率降了40%,降了这么多。

  但是我认为税制改革方案中,有两项政策格外需要我们中国注意的。一条就是它2018年允许企业购买设备的投资,一次性进入成本。大家知道折旧是什么?折旧是投资者回收自己投资的一个渠道,折旧时间越长,回收得越慢,折旧时间越短,回收得越快。结果特朗普这次税制改革,允许一次性把你买设备的钱全部计入成本。所以,有一个美国很著名的企业,它在做2018年财务预算报告的时候说今年要亏损100多亿。但是它亏损100多亿,并不是企业经营出了问题,而是说我今年准备买多少设备,由于这些设备都可以一次性进成本,所以我今年亏损。

  要从实质上说,特朗普的政策相当于在企业购买设备的时候,政府给你提供无息贷款。什么时候你赚了钱,你什么时候再缴税。就跟我刚才说的留底税款正好是相反的,我们留底税款是你投资的时候,你要给政府预缴税款。特朗普是这次你买设备,政府给你提供无息贷款。

  这两个反差,加大了我们的压力,这是特朗普这次税制改革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值得我们所有的企业、有关部门好好地研究一下它这项政策对于美国的企业发展,对于美国经济的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对我们中国间接地产生什么影响,我们需要给予足够的关注。

  它另外还有一个政策非常有价值,美国的税制,你要是在海外挣了钱,汇回美国的时候要缴税。汇回美国缴多少税呢?按照税率,比如过去35%的税率,你交35%的税。所以很多企业海外的利润不往美国汇,就在海外那儿循环,不汇回美国,就可以不缴这个税。但是这个所得一直在海外,就不能回美国,回美国就要缴,按照过去税法交35%的税。

  这次特朗普为了吸引这些钱回美国,这个税制改革方案里搞了一个政策,海外的利润汇回美国,按照几个类别,最低的征7%,最高的征13%点几,不到14%。也就是原来你需要缴35%的税的所得,现在汇回来,最低收7%,最高收14%。所以,现在已经有美国跨国大型企业开始把它在海外赚的钱要汇回美国。

  汇回美国意味着什么?这些公司汇回美国,它的利润用于投资的话,不会投资一般的制造业。现在所谓蓝领工人做的那些工作,这些钱不会往那儿投,一定会投到高科技领域。所以,如果美国有这么多钱,有一个企业就准备汇4000亿回美国,准备缴380亿的税,就把4000亿的利润汇回美国。一个企业就有这么大的数量进入高科技领域的话,假如有那么若干企业都是采取这样的办法,说明美国在高科技方面投资会有一个巨额的增长。这种巨额增长,非常有可能使得美国的科技水平会实现一个档次的提升。

  我看到的两个消息,给我感觉非常强烈。一个是美国IBM公司,它宣布已经做出了量子计算机的原型机。一个是英特尔公司,它宣布它的量子芯片在五到七年之内可以付诸应用。量子计算机跟电子计算机什么比较呢?我看到一个信息说,电子计算机的工作量如果按年计算,量子计算机只要几秒钟。也就是说很多在电子计算机下面做不成的事、破译不了的事,量子计算机一旦能够付诸应用的话,那些算法、密码系统通通都不在话下。英特尔说五到七年,就是2025年。因为我不是搞技术的,我不能预测说哪一个美国的技术一定会如何,但是我感到,如果有这么多的钱都投到高科技领域的话,出现这样一种档次提升的概率一定是比较高的。

  我们现在跟美国之间还有点追赶,工业2025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做,要做量子技术、智能,很多我们要做的东西,但是我们现在高技术的萌芽状态,它的发育情况,如果跟美国现在特朗普的政策环境下培育出的东西比,很可能会出现我们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拉大的局面。

  所以,从现在,我们得出一个结论,现在一个税制不是一个仅仅在经济体内部起作用的制度。

  过去我们的税制教科书讲税制是干什么的?第一是给政府筹钱的,政府需要花钱。第二,调节社会收入差距,包括居民的收入差距、地区收入差距、行业收入差距,我们过去的理论都是这样讲的。我认为在全球化的情况下,在现在来看,我觉得我们税制建设第一个原则应该先确立你这个经济体在全球化的形势下有没有竞争力,你的税制具不具备让你的企业有足够的竞争力,在全球能够不备别人所淘汰。

  所以,我们的标题就有一个是“中国企业的竞争力”。这个竞争力,在原来没有特朗普减税之前这个问题就存在。特朗普减税以后,在全球化的形势下,给我们增加了新的挑战,加大了我们的困难。

  所以,从2013年开始讨论宏观税负,2016年降低宏观税负的决议,然后全面推行“营改增”,然后再说“营改增”以后仍然要减税,这些正确的决策都已经做出来了,我认为我们需要加大力度、加快速度。

  现在世界上的竞争非常尖锐,轻轻松松的日子已经没有了。所以,税制改革的这些建议,我们有部分已经作为决策出台了,还有一部分我们也送给有关部门研究。但是这个事也并没有完,即使我们的这个研究报告里有这些内容,还没有完。

  比如我们这里提了一个问题,我们这次没有那么大的时间来做,我们的集团纳税问题,跟发达国家,在集团纳税的制度上有很大的差异。由于我们中央、地方的关系,地方与地方的关系,我们基本上都是以法人为单位来缴税的,作为整个集团汇总集中缴税,这个份额是很小的。

  但是这样一个制度能不能实行,对我们发展大型企业集团影响是非常大的。报告里都有这些内容。像这样的问题我们还要继续研究。将来中国经济发展,还是要形成一批大型的集团企业,由大型集团企业来带动大量的中小企业来发展我们的经济。如果大型集团发展不起来的话,光靠中小企业,整个经济的实力也不会强。因为真正的经济转型,真正提高经济的技术含量,主要还得靠大型集团。

  无论是我们去看美国、日本、欧洲,都是这样的格局。所以,我们的报告是一个阶段性的报告,还没有完,我们还要再继续往下研究,我们希望我们的报告能为中国税制深化改革,能够使我们的经济能够具有更强的在全世界的竞争力,能够做一点贡献。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