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联盟>商务考察>以色列商务考察>活动报道>

绿盟海外考察团到访拉莫特技术转移公司

作者: 时间:15-12-08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11日29日,中国绿公司联盟海外考察团来到以色列实力最强的技术转移中心之一拉莫特(Ramot)技术转移公司进行访问。

  “拉莫特把技术转移放到非常高的位置,我们希望把技术专利化,再商业化,创造更好的生活品质,从而改变这个世界。”一开场,拉莫特首席执行官Shlomo Nimrodi先生就道出了拉莫特技术转移中心的使命。他接着说:“要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大问题,必须要跨学科解决,需要将软件、硬件、生理学、数学等学科结合起来。特拉维夫大学的特点就是有能力整合资源,聚焦在我们世界没有被满足的需求上。”

  Shlomo Nimrodi介绍说,“目前,拉莫特有四个跨学科研究中心,包括网络安全中心、大数据科学中心、纳米科学中心和生命科学中心。每个中心都将来自不同学科的专家跨界融合在一起。2015年,技术转移成果大幅度增加,因为拉莫特投入产出的效率非常高,每申请两个专利就有一个获得批准。”

  现在,拉莫特每年会获得60-70专利,有一半会给大公司使用这些专利,每一年,拉莫特给各个产业提供可以使用的专利达到30-40个。三分之一给了跨国公司,其他则交给了创业公司使用,因为他们可以创造更多的就业。过去五年中,拉莫特有600多个互相不关联的专利,其中有一半多进行了商业化。

  以下为拉菲特首席执行官Shlomo Nimrodi发言:

  最关键的是与科学家建立良好的沟通和联系,帮助科学家制定研发策略,让他们了解某项技术能够给哪个领域造成影响,包括定向生物医疗、通信等行业。过去五年,拉莫特从美国请回来大量的犹太裔科学家,他们做得非常优秀。

  大学是不擅长把计划变成产品的,特拉维夫大学只是技术研发非常强,我们需要和非常强大的、有战略合作意义的企业合作,因为他们更了解本国的市场,他们能够满足本国市场需求。

  我们现在需要中国的投资人对以色列进行早期投资,中国公司在最早期,确定要到中国发展,要如何调整产品发展方向,如果投资人介入比较晚,那么很多研发从开始就是针对美国和欧洲市场,再转移到中国就比较难了。

  在全世界,很多技术转移公司都是赔钱的,多数情况下,非常早期的技术,过早的商业化注定要失败,也卖不出大价钱。很多项目失败的原因是,对基础研究投入非常大,但转化的投入不够。

  很多公司有很多宣传,也有好的知识产权,但没有后续投入,造成在商业化“临门一脚”的时候失败。大部分技术转移公司很难说服市场,也没有做技术转移的投资,或是因为没有经费去做,或是经费不够。

  传统的方式融不到钱去做“商业化原型”的设计,但让科学家去做也不现实。在特拉维夫大学,我们通过很多途径融资,印度的塔塔集团和新加坡的政府基金都为我们提供融资。拉莫特虽然只投入100万美金,但我们能让像三星、索尼这样的大公司跟进投资,并在取得专利之后,制定商业化转移的新策略。

  拉莫特这个团队,有“四大金刚”,他们是技术方面的专家,有着工程和技术科学的专业背景。我们投出一个项目,他们就研发出了这笔投资的使用计划,他们会进行知识产权的评鉴,帮助科学家申请获得专利,从本国到全球获得专利。如果有“山寨”盗版情况的话,拉莫特的律师会保护这些专利,有15%的资金花费在专利保护上面。拉莫特还有会计和人力资源团队,科学家去做他的事情,每个部门都各尽其责。

  如何让技术成功转移?首先要让发明家和投资人的兴趣和利益保持一致。对拉莫特来讲,我们从技术商业化得到的使用费中,拿出40%回馈给科学家。科学家得到激励,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项目获得研发。

  还有一个重点,拉莫特把专利权给到公司,但却不卖这些专利。一个公司正在研发,比如老年痴呆症的药,如果我们直接把专利卖给企业,我们就会丧失对这个知识产权的控制。但是如果我们是签署协议的方式,公司只提供一定的使用费,成功了大家是双赢的,就算失败了,我们还可以把这个知识产权转给别人使用。

  这样就保证了拉莫特的知识产权得到活用,真正造福这个世界。如果是在一个成熟市场环境下,我们的使用费就会水涨船高,如果是创业公司,拉莫特就用股权方式让他们获得使用权利。还要多轮跟踪投资,从而保证拉莫特的股权不被稀释。我们就是这样从各种专利中获益的。

  现在,每个星期都一个跨国公司来到拉莫特找技术,对于他们来说,这里就像超市一样,什么技术都有,生物、高科技、通信等等。大公司越来越意识到,如果他们不创新,长远来讲他们就会死亡。但是内在创新又非常困难,他们有可能通过专利使用权和股权方式获得新的技术。这些大公司来到我们这里,全都是决策层的会议,研发的决策层,跟我们进行非常严肃的讨论,让我感觉到,所有大公司都是需要创新的,我们能够满足他们的这个需求。

  以下为现场对话:

  马蔚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原招商银行行长):技术商业化不能过早,也不能过晚,太早不成熟,过晚不能面临那么大的资金压力。从科研、途中测试,到商业化,投入是1:10:100,中国需要技术,有资金、有市场,以色列有技术,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种符合中国的开发方式?我们的路径是如何把市场、资金和你们的技术更好的结合,所以合作是可能的,不要再局限于你们现在这样的模式。

  程虹(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秘书长):中国的天使投资,愿意投很早期的,愿意投本土的企业,中国风险投资的钱即使愿意投资技术创造,也是在市场中证明过的技术。

  Shlomo Nimrodi(拉莫特首席执行官):以我们的例子来讲,中国的资金到以色列来投资的,多是非常早期的,还没有产品的,以色列的创新是举世周知的,中国投资人是愿意来参与的。无论是哪个大学,哪个机构,您有可能把非常创新的技术带回去。以色列公司也希望有中国的公司来投资。

  赵笠钧(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我是做水处理的公司,我们在国内有投资,但成效不大,很多世界五百强公司更多的是从外部引进技术,而不是自己研发,如果跟你们合作,研发在这边,定向地给我们做一些研发,是否可行?

  Shlomo Nimrodi(拉莫特首席执行官):你到这里,我们帮你找这个技术,我们想办法帮你立项,然后发给我们所有的科学家,“中国有技术亟待解决,他们希望投资,他们也想要获得知识产权”,这些科学家是愿意做的。

  王伟斌(双全集团董事局主席):先进的技术和手段,处于什么水平和水准?1000万美金投资能占多大比例的股份?转化成产品要有多长时间?

  Shlomo Nimrodi(拉莫特首席执行官):纳米技术技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它是一个“送药”的平台,送什么药都可以,因为纳米机器人技术,可以把任何药都作用于病症之处。对病人来说,目前很多药都在其他地方消耗掉了,也产生了不良影响。不管Quiet Therapeutics这家公司融资多少,我们提供给这家公司的是专利使用权,我们只是拿跟他们的分成。这个公司2017年才准备进行第一次临床试验,也就是说,研发周期是非常长期的。

  马蔚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原招商银行行长):我们对你的医疗项目非常感兴趣,你对癌症的精准治疗,中国有很多人在做化疗,这种精准治疗非常好,如果你的技术是成熟的,可以到中国来做临床试验,我们有很多医院资源可以跟你对接。

  Shlomo Nimrodi(拉莫特首席执行官):首先,我非常感谢,也相信我们的合作有很好的效果。但我们想与像西门子、飞利浦这样的公司合作,因为只有这样的公司才会去做。

  马蔚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原招商银行行长):中国没有西门子,但肯定有这样的公司。(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中国绿公司联盟以色列海外考察

  11月28日-12月5日,中国绿公司联盟正在以色列进行为期一周的海外考察,期间将走访4家跨国公司,6家风险投资机构和孵化器,以及他们的16家被投企业,1家非政府组织和一所大学。中国绿公司联盟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发起,是致力于推动盟员企业建立并保持可持续商业竞争力的价值分享平台。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