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京:剑桥流连
作者:王文京 时间:12-07-26 来自:第一财经日报

  王文京

  [ 我们必须也只有选择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而且要马上行动,作为企业和组织的领导人必须先行和引领 ]

  几年前我曾经来过一次剑桥,那次时间不对——在阴雨的初冬,行程也不对——只是在外围匆匆一瞥。这次参加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英国行,让我真正认识和体验了剑桥。

  世界上有很多好地方,有的令人向往,有的让你流连忘返。而同时让你向往、来过之后还不想离去的地方,并不多,剑桥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集优美与灵气、智慧与创新于一体。

  周一傍晚代表团来到大家向往的剑桥,来到阳光灿烂、绿荫滴翠的剑桥。大家的心情都很愉快以至兴奋。

  剑桥大学和剑桥市的优美和灵气,可能有一半来自这条叫剑河的河流。金色斜阳下我们坐船在著名的剑河上游览。一座座“剑桥”,一个个学院(三一、 国王、王后、圣约翰)在我们眼前展现,一张张“明信片”被摄入大家的相机。晚宴后在剑桥市漫步,步行到三一学院的花园前,一棵苹果树吸引了大家,张维迎教 授说这就是当年牛顿思考出万有引力的著名苹果树,大家纷纷在这棵智慧之树前合影留念。

  周二上午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剑桥大学凯斯学院展开了一场研讨会,话题是当今时代最应该讨论的:可持续发展领导力。英国、法国、中国的学者和企 业家们,尽管表达的方式和谈论的角度不同,但最后的共识是一致的:我们必须也只有选择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而且要马上行动,作为企业和组织的领导人必须先行 和引领。

  论坛结束后,我们接着访问了受人尊敬的李约瑟研究所。这个完全依靠社会各界的资助开展研究的民间研究机构,其独立研究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 象。正是已故的前任所长、中国人的好朋友李约瑟博士的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让世界真正了解了中国的科技文明。他提出的著名的李约瑟之问“为什么历史上 科技经济领先的中国,在近代被欧美超越了”,引发了我们代表团热烈的讨论。柳传志董事长、马蔚华行长、张维迎教授、汪潮涌董事长激烈陈词。

  剑桥是全球仅次于硅谷的科技创新中心。中午,在王后学院的午餐会是以此为主题的。赫尔曼·豪瑟博士的演讲让我们了解了发生在剑桥的英国式科技创新和创业的故事。与硅谷版本不同,在科技与商业、与资本的结合中,透着一种英伦独特的绅士风范。

  下午,我们访问的ARM公司是近年来在全球各类智能和移动设备中装机量最大的芯片技术提供商。ARM公司一直专注并坚持技术研发,创立时就建立 的发展目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研发低能耗的芯片技术、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个装有ARM芯片的设备。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ARM公司能够取得这样成功的原因。

  离开剑桥的路上,我们几位同行者一致感慨,如果这辈子能够在像剑桥这样的校园读过大学,度过几年大学时光,那一定是人生最美好的经历之一。我们 已经不可能在剑桥读大学了,除了可以寄希望于子女到这样的大学学习外,有一个办法就是安排一个月的研读行(在剑桥、波士顿这样的大学城,当然先到剑桥)。 研读班可以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继“企业互访”、“国际访问”后的又一个经典项目,就此向柳传志理事长和秘书长程虹建议。

  (作者系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发起理事、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