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伦敦秀:俱乐部成员捧场依文
作者: 时间:12-07-27 来自:财新网



       【财新网】(特派伦敦记者 张翃)
7月27日,伦敦兰卡斯特宫,当身穿深铁灰色中式上装的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柳传志捧着一束麦穗,走上一半是水、一半是沙的秀道时,人群中爆出一片掌声——当然,更多是在场的中国人。

  随后走上秀道的还有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新浪首席执行官曹国伟、信中利董事长汪潮涌、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这几位中国企业家心甘情愿地成为高级定制服装制造商依文集团的模特,利用英国政府在奥运期间举办的“中国商业日”,在兰卡斯特宫的花园里秀出“中国时尚”。

  怎么说服这些企业家这么“放下身段”的?“不是说服”,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笑说,这是企业家们自己的建议。“以前请大家去看中国国际时装周时, 柳总(柳传志)和刘东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就开玩笑说,这群模特帅不帅?很帅,但最高级的时装秀应该是有内心力量表达 和中国力量表现的。最好的一群模特是我们(这些企业家),在这里。”

  7月下旬,夏华作为会员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组团访问英国,恰逢伦敦奥运,英国政府亦将中国企业家们奉为座上宾,出席奥运期间十七场商业峰会之一的“中国商业日”。夏华于是想到了曾经的这场对话,何不利用这样一个国际舞台,展示“中国时尚精神和力量”?

  “我真的非常非常感动,”夏华对记者们说起其他企业家为这场秀的鼎力支持。柳传志直接保证 “没问题,你们怎么导,我就怎么走”, 曹国伟、马蔚华则从其他的会议上专程赶来。

  “他们都是中国品牌的创造者,都知道品牌创造有多么不容易。”夏华认为,正是这样一种惺惺相惜的情结,让她在推进品牌国际化的道路上,多了一些陪伴。

  或许,这些企业家们愿意为依文走秀,正是他们表达欲望的抒发。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海外进行高影响力的投资并购,时间已经不短,但中国企业家们却 鲜能走出去,让世界真正理解他们的人生体验。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们,往往成为西方眼中中国经济崛起这个时代大主题的注脚,但似乎没有多少人去过问这些人的 思考和野心、他们既为中国形象代言又受制于中国大环境的这种矛盾性的张力。

  此次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英国行,这种表达欲是按耐不住的。从俱乐部成员积极地接受中英媒体的采访、参访英国企业时恳切的对话,都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们有一种“憋屈”。

  正如柳传志回应关于美国议员提议烧毁中国制造的美国奥运队服时说的:“如果我见到这些美国议员,我会问他们,你们知道吗?这些队服都是中国民营企业制造的,国企早不做服装了。你们了解中国民营企业是在怎样的条件下、通过怎样的奋斗才有今天?”

  “每个品牌都有它自己写历史的愿望。”夏华说。她深信以中国文化和历史为积淀的中国设计,会赢得世界的青睐,她说依文身上有“用自己别致的方式 去讲述中国文化的故事、赢得世界的尊重”的使命感。“我觉得全世界现在对中国文化确实有所期待”,她说,“我们成为先驱的可能性很大,而不是先烈。”

  她的策略就是利用这样的高端场合,先去影响一批能影响世界的人:商界精英、政坛要员。她打算在今年冬天就在伦敦开启第一家依文的设计工作室暨专营店,出售价格可比阿玛尼(Armani)的高级定制时装。

  这种野心的可行性让很多人都会存疑。一个连在中国知名度都不算太高的品牌,直接挑战西方高端消费人群的消费偏好?但夏华做好了受到冷遇的心理准 备。她举了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的例子,“他们三十年前来到西方,那时西方没有人知道日本文化,所有媒体是打了一个叉,甚至说滚出去。”但一批日 本设计师坚持留下来,30年过去后,日本设计已经在国际时尚界有了一席之地。

  “不要急,要撑得住,耐得住。”夏华说,她给了自己和依文五十年的时间。

  在夏华看来,中国高端时尚业能够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高级奢侈品服装的道路。“路易威登的价值可能在于它150年的历史,但历史的时间价值是看不 见、摸不着的,只能内心去接受,你说值了就值了。”她说,“但中国工艺的价值是有实实在在呈现的,可以传承和保留的。”她说自己的一位欧洲顾客就曾对她 说,购买他们的服装“太值了”,因为仅仅是那枚由中国老工艺师精心雕琢而成的玉纽扣,就可以传给自己的儿子、孙子。

  对传统工艺的传承和彰显,正是依文要实现高端价值的核心竞争力。夏华认为,中国制造业正是因为还没有找到自己不可替代的特质和特色,所以才未受到世界足够的尊重。相比之下,意大利等国的制造之所以受到认可,正是有这种不可替代的骄傲。

  五年来夏华在争取与国外原料和制造供应商的合作中,对此感触颇深。“现有的 147家国外的原料工厂和制造商,我是一家一家地带着尊重去敲开各个工厂大门的,他们很骄傲,因为他们的工艺非常特别,每年的产量有限,不可能随便帮你代 工,要对你进行将近一年的考核,才开始答应给你代工。”夏华说,她认为中国时装业也要有这样的梦想,有自己不可替代的工艺,让世界奢侈品来登门寻求合作。

  “我觉得中国制造业的品牌到了一个必须用心雕琢的时代。中国最有可能在制造业产生一些非常好的品牌,而不是零售品牌。消费者可能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全球的奢侈品追踪你、尊重你,希望你成为他的合作伙伴。”她说。

  说起国际化的路线图,夏华认为,首先应该是全球供应链和人才国际化的整合,做到这两者之后,市场的国家化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此过去五六年 里,她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高质供应商、组建一只由多国年轻设计师组成的设计团队,让他们与中国的老工艺师们磨合,为的是能“在国际语境下讲出中国文化的独特 故事”。

  而让许多国际品牌头疼不已的知识产权问题,夏华说她并不太担心。“这是青春期的烦恼,很快会过去。”她也遇到过国内的仿制,但与其“打假”,她的策略是,把仿制者发展自己的下线代理商,“画一个更大的圆把他划进来,用这样的手段化敌为友”。

  夏华认为这才是当前经济发展阶段更适合中国企业的管理哲学。“这一轮中国经济,不是抱团取暖,是送衣取暖。没关系,你要什么我可以送给你,我们一起创造更大的价值。”她说,“我觉得谁可以最大限度地点燃别人,就能最大限度在中国成就事业”。

  目前依文的主打品牌“Eve de Uomo”“Eve de Cina”,仍是意大利语的表达,旗下的几个品牌包括“诺丁山”(Notting Hill)、“凯文凯利”(Kevin Kelly)和“杰奎普瑞”(Jaques Pritt),也都是“洋文”。夏华说她会使用宋体的“依文”二字作为国际品牌标识,因为“依”代表了人和衣服,“文”代表了文化。

  但要找到既让外国人能轻易辨识和记住,又能精准传达出独特中国内涵的表达方式,是依文要跻身国际一线品牌还需补上的一课。当他们今年晚些时候在伦敦西区的诺丁山开出第一家商店的时候,或许也还需要确保自己的“诺丁山”品牌不会违反当地地理标识相关规定。

  中国商业日上的这场秀,也似乎没有在英国媒体中引来什么报道。中国品牌和中国的企业家们,都还需要学习和练习适合西方社会的市场宣传方式,在找出更有独到之处的中国方式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