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杂志>第十四期>封面故事>

谢孟哲:呼唤道德领导力

作者:谢孟哲 | 时间:11-11-02 | 来自:《绿公司》杂志
分享到:

 

  道德领导力——而不是完美的道德,是赢得船票的一个方式。

  谁将赢得诺亚方舟的船票呢?根据《创世记》(第6-9章),诺亚被上帝选中来建立新的文明,因为他“是同辈中主张正义而无可责备的人”。
  “正义”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行动来判断—包括其对待他人的方式,是否将自己的财富与他人分享以及如何分享。比尔?盖茨,微软公司和庞大的盖茨基金会创始人,挑战世界上的富人、劝说他们捐出大量财富时,他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与此类似,沃伦?巴菲特号召富人将相当部分的财富捐给公益事业,这也是正确的事。即便我们无法知晓他们发起这些倡议的真正动机,即便我们可能对具体的提案心存异议,即便我们并不知道这些行为将带来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我们必须对这些领袖们给予正面的评价。
  然而,在我们错综复杂的世界中,对“无可责备”的判断却要困难得多。毕竟,当我们消费时,我们破坏了地球,有时也影响了生产这些消费品的工人的健康。但是,倘若我们减少消费,又可能影响那些倚靠我们的消费来维持生计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命运。对商业领袖来说,尤其难以用“无可责备”加以评价。马克?穆迪-斯图亚特爵士是位颇具影响力的可持续发展倡导者,然而,我们是否会因为皇家荷兰壳牌公司在尼日利亚的尼日尔三角洲(这里有壳牌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石油开采点)造成的环境与人权灾难而责备作为该公司董事长的他呢?花旗银行卷入了引发全球金融海啸的次贷危机,我们如何看待当时任该银行首席执行官的查尔斯?普林斯?在2007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距离他被迫辞职仅几个月),普林斯先生曾宣称“它(即花旗银行)将继续跳舞,直至音乐停止”,我们究竟又该如何评价彼时的他呢?
  但是,诺亚的故事为领导力的判断提供了另一个思路——本人认为,这正是决定谁将赢得方舟船票的重要依据。我们知道,在建造方舟时,“诺亚曾反复提醒他的邻居洪水即将来临,然而却总被忽视或嘲笑”。
  对领导力的评价并不像选美比赛。最近去世的雷?安德森是他同辈中最为重要的商业领袖之一。安德森创立了美国的英特飞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他引领了推动环境持续发展的实践,尽管多年来总被他的同辈、员工和合作伙伴嘲笑。英特飞公司生产环境友好的方形地毯,这并不是个特别重要的公司,其产品也不被公认为对人类至关重要。然而,英特飞却将名垂青史,因为安德森通过成功地重新打造公司产品与生产流程而实现环境利益与经济利益的双赢,激励了一代商业领袖。
  拥有道德领导力——而不是完美的道德——是赢得船票的一个方式。美体小铺(Body Shop)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安妮塔?罗迪克远非完美,她和许多其他公司领导人一样,表现出自负、虚荣、野心勃勃。但是,她却以自己的努力将世界变得更好。1996年初,她的公司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份由外部审计的可持续发展报告,当时的商界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市场推广策略。而如今,国际综合报告委员会的成立验证了她的远见。该委员会由一批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和审计监管者组成,他们致力于开发出一种全球范围内公认的方式,以将可持续发展纳入法定的企业报告。同样,当美体小铺在1997年成为世界上最早采纳人权保护政策的上市公司时,没有人预料到这一举措能够在14年后催生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框架指导原则》,这些原则得到了中国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其他成员国的支持。
  发挥领导力并不意味着总能把事情做对。石油业巨头英国石油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勋爵,因该公司在阿拉斯加的事故造成的环境灾难、在德克萨斯州的爆炸事件导致的悲剧而备受责难。然而,他给后人留下更加深远影响力的东西一定是他1997年5月19日在斯坦福商学院那场不太知名的演讲所带来的后续效应。此前,全球能源、化工、汽车业在通过媒体大力游说,称人类引起气候变化这一说法荒诞不经。而在那一天,约翰?布朗宣布了他和英国石油公司审慎得出的结论:气候变化确实与我们的行为相关,像英国石油这样的公司应该积极带领我们超越目前这种建立在碳排放基础上的文明。今天,在他发表那次演讲后不到二十年,已难以估量这些话对我们的生活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当然,如果约翰?布朗没有那次演讲,或许其他人也会说这样的话,带来相同的效应。但事实上是,他这样做了,违背了他同行中所有人的意愿,在当时的国际商业社会中逆流而行。
  如今,可持续发展已成为一个主流词汇,在表象上也是一种主流实践。数以万计的公司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采纳自愿性标准或者遵守新制定的国家法规、公司治理守则或证券交易所的上市要求。业已形成成百上千种(如果还不是成千上万种的话)行为导则,涉及面之广,涵盖了从童工雇佣到腐败问题,到纳米科技的使用,再到获得水和能源的权力以及保护隐私的权力。我们正在见证一种新的、基于“清洁技术”的发展范式的形成,它正推动着每年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这种范式已融入对“闭环”(将对环境的影响降至零)价值链愿景的打造中,其促进着农业与采矿行为的改进,低碳的能源生产方式的采用,以及新材料使用、有机生产系统的推广、消费后的回收再利用等等,影响极为广泛。
  此外,领导力之杖已从北美公司传递到新兴国家的新一代企业手中。例如:巴西颇具创造力的护肤品公司Natura,在其创始人古伊列梅?皮耶罗?莱亚尔——如今已成为一个绿色政治活动家——的带领下赢得了全球性的成功;印度的多元化巨型企业塔塔也是一个范例,该集团由贾姆谢特吉?塔塔创立,至今仍是家族企业,目前由拉丹?塔塔担任董事长;还有诞生于非洲的矿业巨头英美资源集团,都是新兴市场日益涌现的标志性企业中的杰出代表,它们匹敌并超越西方同行所设定的可持续发展标准。享有很高声望的“全球百强”榜单每年评出世界上100个最可持续的上市企业。来自新兴经济体的企业在2005年度还榜上无名,而2010年便占据了12个席位。巴西的“道德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关注可持续发展的全国性工商业协会。在非洲,以通信业起家的亿万富翁莫?易卜拉欣,展示了何为下一代“洛克菲勒”式白手起家的慈善家。虽然中国在建立根植于本土推动的可持续发展方面起步相对较晚,而今已充满热情地接受可持续发展理念与实践。中国的“十二五”规划将环境可持续发展放在了优先位置,该国越来越多的领袖级企业——民企和国企皆有——正在国内与国际市场中,将政策指导转化为盈利颇丰的实践。
  看到如此振奋人心的发展,我们当然可以宣告革命已成功,背起背包,将子孙的未来留给市场去解决,或许偶尔也由政策制定者适当推动一下。很遗憾,这与现实差距甚远。全球经济的阴暗面依旧相当显著,一些数据让人读起来黯然神伤。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每天仍有22000名儿童因为贫穷而死亡,即每秒钟约死亡4名。进入21世纪,仍有10亿人是文盲,无法读书或签自己的名字。世界上12%的人口使用了85%的可消费水资源,但有11亿人缺乏获得充足水源的途径,有26亿人无法获得基本的卫生条件。全球消费量的75%来自于世界上最富有的20%的人群,而最贫穷的20%的人群消费量却只占1.5%。世界上80%的人口依靠每天不到10美元的收入生活。在环境方面,一个简单事实是,我们的地球所提供的生态服务趋于耗竭并无法应对日益增长的需求。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算,2008年,由人类活动导致的环境成本已达6.6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11%;若不采取任何行动,这一比例将在2050年上升到18%左右。
  挑战层出不穷,有的得到了解决,有的转化成了不同的形式。对领导力的需求始终存在,变化的只是具体的目标以及实现进步的途径。
  那么,若要赢得诺亚方舟的船票,今天的商业领袖们需要做些什么?我们如何辨识下一代的雷?安德森、约翰?布朗、马克?穆迪?斯图亚特,或安妮塔?罗迪克?本人认为他们需要具备四条特质(尽管这些人在其他方面大不相同):
  第一,他们凭借直觉把握历史时刻的关键要素并采取务实的措施,推动探索事关社会最大困境与机遇的典型问题的解决之道。
  第二,他们为自己设下高远的目标,尽管还并不知道如何成功。他们相信的原则是,下定目标做正确的事远比是否知道如何做更重要。
  第三,他们积极不懈地向他人宣传那些雄心壮志。他们相信,谦虚地宣扬成功,与要求每个人都能够也应该做得更多,两者并行不悖。
  第四,他们与其他人共同努力以实现变革。他们相信,个人领导力对于实现可持续的个人成功(不管如何定义)和商业成功而言,必须与为了公共利益而进行的集体努力相一致。
  没有任何国家、宗教或性别能够垄断这种领导力潜能。人们总是作为旁观者,期待某一天能成为领导者——他们往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认为:每个群体都在某个历史时期显示了自身孕育、鼓励和颂扬这种领导力的能力。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有效的领导力就会自然出现,也不意味着那些领导者的措施总能成功。若要有效地应对可持续发展的当务之急,需要每个群体(包括商业群体)培养必要的领导力,认可这些领导者的重要性,接受他们常常具有颠覆性的影响力,并支持他们的目标与努力。
  若能如愿推动这样的领导力,并由此带来他们的成功,则很可能意味着洪水将消退,方舟不必建造,对船票的争夺也不复存在。

  (作者系世界经济论坛可持续发展议题高级顾问,中国绿色公司百强评价项目委员会委员)

注册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道农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市场合作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 旧版回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