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杂志>第五期>价值观>

【编者的话】王涌:世界需要新动力,从趋利到避害

作者:王涌 | 时间:10-01-14 | 来自:《绿公司》杂志
分享到:

  有一年,在阿拉善额济纳旗四道桥的树林里,万籁俱寂,我醉得畅快淋漓。当我要走回蒙古包睡觉时,一位大叔看着我就乐,“说你不知道走吧,你也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但你进三步退四步,什么时候能走到啊?”
  只有醉了才会这样吗?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以“有限的共识”这种含糊的意向声明收场,各国政府谈判博弈的步调,跟我喝高了在正确的方向上进三步退四步,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在正确的方向上却没有正确的动力驱动系统。联合国为促使各国达成共识并采取措施,已做了17年的努力。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伟大和有益的目标只能通过合作来实现。但我们还是在制造出这些问题的思考层次和动力驱动系统上寻求合作解决之道。结果总是世界权力格局重新分配,而问题依然在恶化。
  趋利避害是基本生物机制。纵观此前被制造出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我们可以发现,都是趋利以避害导向——追求个人、股东、阶层、民族和国家利益最大化,以为个体趋利就能避害,结果给人类整体创造出越来越大的风险。
  事实上,避害比趋利更重要。“因为安全和自由的重要性高于利益,更多的安全和更有保障的自由对于每个人永远是适宜的,而更多的利益只是锦上添花,显然,对安全和自由的伤害最小化必定高于利益最大化。”哲学家赵汀阳所论及的“避害比趋利更重要”,点中了问题的命门。
  趋利以避害机制的视角是个体领域,避害以趋利机制的视角是公共领域。要合作解决人类一系列重大的公共问题,各方的动力驱动机制,必须从个体趋利导向转变为公共避害导向。
  从各方合作解决公共问题的层面来说,阿拉善生态协会近6年来的发展,为联合国组织各国解决气候等公共问题,提供了动力系统转变的样本。
  2004年,一群中国企业家在阿拉善沙漠聚集,以治理沙尘暴为旗帜,没有人谈商业利益,相互谈的都是意义,是怎么承担责任,怎么改变现状。
  这一代企业家是中国30年间重新生长出的一个阶层,此前从未以一个群体的力量出现。他们是自己企业王国的“开国皇帝”,是员工们的“奥巴马”,他们之间相互认同并取得共识,并不比各国政府领导人协商共识容易。
  但能让这群有“老大意识”的企业家,在不断争吵中聚而不散并发展壮大起来的动力机制,正是要让资本长出公共精神的避害以趋利导向,而不是在此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趋利以避害导向。起初在不经意间确立的等额资金投入的平等参与方式,得以让他们用民主的决策程序,为避害机制建立起免疫系统。
  他们让我就看到了人类解决公共问题的路径和希望。哥本哈根之后,我们在谋求出路的方向上,应“避害以趋利”地致力于降低绿色能源的成本,而非“趋利以避害”地试图通过提高碳排放能源的成本来解决问题。否则,各国政府在趋利机制下,势必竖起以碳关税等形式出现的绿色壁垒。
  几千年前,上帝对一个小的部落说道:“我将生与死、祝福与诅咒放在你们面前——而你们却选择了生。”老子西出函谷关留言说:“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我相信,为了人类的整体命运,我们在今天依然会选择生,选择“避害以趋利”。

  msn:pipilu007@hotmail.com
  电话:010-62766066转831

 

 


注册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道农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 旧版回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