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09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黄清:神华一直强调怎样在煤价中体现自然成本

作者: 时间:09-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09年4月22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道农研究院、《绿公司》杂志主办的“2009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北京索菲特大饭店召开。图为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黄清在“投资自然:财富新动力”论坛。

黄清:谢谢Bill Ginn先生,他讲得很好,他讲了一个理念是怎么样把外部的成本内部化。实际上神华是综合性的能源公司,其中一个主导产品是煤炭。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在煤炭的定价中怎么样体现投资自然的思想。

我们强调煤炭的定价应该是按照供求关系、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损害成本三个部分来定价。实际国家现在也在试点怎么投资自然。比如说在山西,中国政府已经允许地方政府开征叫可持续发展基金,类似于刚才Bill Ginn先生介绍的基金。每吨煤可以提取14元钱,这个政策没有在全国推开,没有推开很多原因当中的一个,害怕由于征收这样的费用,进一步推高煤价。

所以,实际上我们在使用煤炭的时候,总是把它视为一个非常廉价的化石能源。由于有了这样固有的观点,在投资自然方面总觉得缩手缩脚,害怕推高了能源的价格,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

所以,我想Bill Ginn的观点应该通过大自然保护协会也通过我们的SEE在全球普遍的宣传,这是我想评论的第一点。

第二,我想讲讲央企的社会责任,过去央企的社会责任只是在做,说得很少。一般的央企都不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我们看了一下煤炭行业的,这是2007年由中国神华第一家发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今年我们也发了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这应该是第二次了。央企不缺乏履行社会责任的行动,也不缺乏履行社会责任的理念。

大家看到主持人田溯宁先生,是央企的老领导,原来是网通的总裁,他今天坐在这里是他的基因当中有绿色的责任,有企业的基因。其他央企的领导也是一样。神华有这样的愿景,过去在物质文明建设中当了排头兵的,现在希望建生态文明,也希望我们也是排头兵,既然我们是共和国的长子是中国企业的国家队,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做我们的贡献。

简单的讲我们现在是朝着两个方面去做绿色的探索。第一个方向是传统的能源,比如说煤炭怎么样能够更清洁地使用它。在电力行业的清洁使用,昨天有嘉宾已经介绍过了,我们现在找到了另外的方向,把煤炭进一步转化,比如说变成成品油,比如说变成化工产品是煤制油、煤化工。去年我们实现了在百万装机上面实现了煤炭液化,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可以使硫、氮、二氧化碳得好很好的控制。我们在鄂尔多斯的煤制油工厂把二氧化碳提取出来之后,和鄂尔多斯盆地的油公司一起把它生产成为更多原油的添加剂,这样的话实现了二氧化碳的工程。

另外一个方面是我们发展风能,我们立志成为中国领先的风能公司。我们的风能板块现在已经做得相对比较大了。我们在中国的沿海地区,在中国的西部地区都已经获取了大量的风厂,正在大规模建设风能。我们希望在未来我们自己的能源结构当中提供传统能源大概80%,也就是说煤、电,同时提供新能源,主要是以风能为主的新能源占20%。这就是我们的实践。

我们的理念,我们认为绿色无论是开发煤炭、使用煤炭始终要寻找、探索投资和绿色的技术,我们认为责任是命,神华要想成为百年老店、要想基业常青必须很好地履行自己的企业责任,才能得到相关方的认可,才能基业常青。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提问:问一个问题,大家对煤制油的耗水非常关心,请神华的负责人讲一下你们百万吨级的工程耗水是多少?循环的水达到什么程度,不能循环的水的污染情况是怎么样的?谢谢。

黄清:谢谢你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在西部做煤制油工程,水的问题是非常核心的问题。现在我们的百万吨释放工程上,是生产一吨成品油需要10吨水在里面循环。消耗多少水?因为我们是用煤制氢由氢加到煤分子里面去制油,消耗油是很少的,水把煤、油做在一起做反应原料,水是完全可以回收的,这个技术中国现在没有,是从GE引进的零排放的技术。现在来看大概耗的水是5吨,我们回收了5吨水进去了,没有排放是零排放,所以没有污水的排放问题,只有污水的处理问题,处理完了之后循环使用。这个问题在探讨当中,煤制油是新产业,技术也是新技术,没有成熟的可采用,GE是在另外的化工上的技术被我们引入来采用,我们在他们的基础之上正在引进、吸收、消化、创新,我们希望把水的消耗降得更低。这是制约中国煤制油在西部地区发展的瓶颈,水的问题。

谢谢你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也关注。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