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09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武克钢:投资自然是人的问题,制度的问题

作者: 时间:09-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09年4月22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道农研究院、《绿公司》杂志主办的“2009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北京索菲特大饭店召开。图为云南红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武克钢在“投资自然:财富新动力”论坛。

武克钢:几位教授很系统地讲出了投资自然和企业的关系,我们企业家希望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进程中对于森林的利用是极其资源的,但是有例外,是不是全中国都在破坏,是有例外的。从峨嵋山的有的地方是被保护的,有的几千年不动。

第一是敬畏,不是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是人对神的敬畏,如果敬畏就不敢砍树砍草。所以,我觉得很重要的原因,是我讲的第二点,是它稳定,为什么庙作为寺庙周围的森林相对会保护,敬畏是重要的原因。庙是长期的产物,大家知道庙产是不敢动包括皇帝也不敢动。所以,所有权很清晰的时候,对于周围的保护会相对稳定。所以,这样的问题上教授们讲到了很多的方法,比如说我这边讲到了投资自然,我就是一个起码我在东部第一瓢水,第一桶金有没有谴责,我捞到之后我去西部投资的葡萄园,我去的时候没有一间的水泥地、砖瓦房,而现在我们变成了国家级的观光地,随着高速公路到我这里,下一步像冯仑这样大的地产商一定会看上我的地。

这带来了问题,当我投资的时候地不值钱,我去的时候你要多少的地我给你多少的地,变成了葡萄园。但是随着投入和产出,我当时有农场和农地,说不行你偷了国有资产,国家拥有的土地现在变成你开发出来的。投资忘了投资两个字,现在有巨大收获的时候找你扯皮了。以前土地1千万一亩就给了,现在9千万了,但是忘记了如果没有当时每亩地将近1万元的投资的话,作为土地是荒凉的话是不可能有产出的。

所以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不投资自然自然是不会有回报的,云南有学家叫张家斌(音译)他有简单的说法,如果要保护森林,要用现代的技术当单位生产的产出超过单位农田的产出的时候,人们必然会毁田造林森林会大幅度恢复了。这是什么概念?在我们的葡萄园的试验地里看到,我们不光是有葡萄。我们有生态的葡萄鸡,在葡萄下能养鸡还能养兔子。没有钱的话,所有的生态资源没有办法做了。大家知道投资是有回报的,如果没有回报,我的投资被人掠夺的话,政府包给农民,但是农民过去有十几次被痛苦的,包了几天收回的例子,包括我把所有的土地上的森林都砍光,因为我不相信所有的土地都长期地包给我。

所以,投资自然是人的问题,制度的问题。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