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09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Ginn:应把投资自认的成本算进产品的价格

作者: 时间:09-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2009年4月22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道农研究院、《绿公司》杂志主办的“2009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北京索菲特大饭店召开。图为大自然保护协会(TNC)首席生态保护执行官Bill Ginn在“投资自然:财富新动力”论坛。

Bill Ginn:大家早上好。非常荣幸在这里代表TNC发表演讲,非常感谢所有的参会人员,我期望今天能够在这里跟大家开展精彩的对话。

投资自然的确是非常大的话题,我相信在这方面不止是今天我们能开展更加长的讨论和探讨,我们会讲到对土地的保护,这是投资自然的一个方面一个表现。我觉得我们肯定会谈到在这样的过程当中的一些商业机会。

在投资大自然的过程当中,从旅游业到保护这方面都会有很多商业的机会。今天,我只是想讲这个非常大的话题领域当中的一小部分。具体我要讲的是什么样的部分?在这里面要传达的最主要的信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把投资自然的成本计算到我们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当中去,这是我们生产所提供的服务。具体来讲是保护自然的成本,比如说使水更加清洁使空气更加清新。如果这部分的成本没有加入到产品市场价值当中去,市场会获得错误的信号,这个产品的价格是太便宜了。

但是,投资自然所产生的成本是存在的,只不过是由其他的人来承担了。比如说有一些人在遭受着污秽的空气和水的摧残,这部分的成本是由他们来承担了。在美国我们有非常高的环保标准,这意味着产品、商品的价格,其中也包括了环境保护方面的成本。其中包括使水、使空气更加地清洁,保持土壤的质量。正是有这样的原因,我们才会有比较好的水的质量和比较清新的空气。

但是在中国碰到的情况是为什么产品便宜,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自然的成本和环境的成本都加入到了商品的价格当中去。实际上的成本仍然是产生了,只不过这部分的成本是由中国人民所承担了。这就是比较差的空气、比较糟糕的水质量。所以,我相信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是在为美国提供了很多的津贴和补助。为什么说中国卖到美国的产品会便宜一些,主要是中国人民承担了环境的恶化所造成的成本,这并不合理。中国不应该在这个方面去资助美国,我们应该来支付这部分的成本,所有的这些产生的影响。主要是中国在为美国制造产品,却以中国的环境牺牲为代价。

如何改善这样的状况?这里面最基本的要素是在中国的生产成本应该加入,并且考虑到所有的环境成本。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通过法规和执法,中国政府在这个方面的确是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这是我所了解到的不管是政策、法律法规,尤其是环境方面的专业性的法规,这点做得非常好。还有其它的两种方式,可以使得成本的加入。另外一种是市场机制,另外是通过顾客、消费者的需求。我不再讲政策和法规这方面了,我自己本身也不是法律方面的专家。

但是我想讲其他两个方面,通过市场机制的调节和通过消费者的需求来实现。我所讲的市场机制是什么意思?这里举个例子,比如说大家是林地的贡献者,只有当你砍了这棵树的时候才能得到钱。那些树在气候保护方面所起的作用比如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减排,并没有因为树所起的作用而收到钱。由于有了数目,有更加清洁的地下水,这部分的作用也没有收到钱。我们如何考虑引入市场机制,来进一步补偿这些林地的所有者,来奖励他们对环境所做出的贡献和服务。这就是我们所展现的关于美国内部的气候变化立法方面的一个绿色的辩论。

在这个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关于气候变化的是20%的二氧化碳是来自于林地的,林业的砍伐所产生的。具体来说是24%,这实际上比汽车的排放量更高。我们可以考虑到如何去创造一些更多的奖励性的机制,奖惩的方法通过这样的方法去鼓励刺激更多的林地的政策。这是我们说的市场补偿的机制,讲林地的所有者更多地去种水产生更多的激励措施,这方面有二氧化碳的减排贸易,进一步地促进林地的扩大。如果能有效地实现这点的话,会创造出非常有力的刺激措施,使得林地有更加好的方式去创造和保护。

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排第一第二的工业大国,我们是非常大的国家,巴西和印度尼西亚是第三第四的二氧化碳排放大国,这样的两个国家派忙量大并不是工业化的程度高,而是林地的砍伐太高了。印度尼西亚在过去的10年当中有1300万公顷的林地缺失,这是为什么他们排名靠前,他们有很多的林地焚烧和砍伐。

所以,印度尼西亚并没有把这些成本放到所有的成本当中去,他们把这些树木进行贩卖,但是没有考虑到未来的成本。如果树木和碳当中有贸易的成本的话,通过这种市场机制的建立有效地预防这种现象的出现。

在中国的情况可能会更加明显一些,中国在过去有比较长的时间有砍伐森林的不良的记录。现在中国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努力地去改变这种现状。尤其是在气候变化的应对中所做的更多的承诺,我相信只有通过美国和中国的携手会带来更大的变化。

我还举其他的市场机制的例子,比如说厄瓜多尔的首都几多,有400多万的人口。所有的水都是来自于附近的林地、山地。但是这就有一个问题,由于森林的砍伐他们变成了农业用地。所以,地下水的质量就在不断地下降,天气与几多(音译)市政府合作,建立起了特别的基金。对每家人的水进行了收费。其中的钱并不是非常多,其中一部分的收入是用于改善水的质量。如果是你为自己的家庭在几多购买水的时候,也是在为森林做一定的投资,而水是从森林来的。这是把森林未来的保护和人类实际消费水的数量是联系在一起。我们现在有8个相关的基金,在南美地区是把水质量的保护和对森林的保护直接挂钩在一起。

我觉得,这实际上是一种私营的赔偿性的基金,补偿性的基金,我们和像甘蔗的生产长也建立了合作关系。因为甘蔗的水分含量比较多。在哥伦比亚所有的水是从森林来的,这些甘蔗商他们非常在乎森林的状况如何,如果不好的话他们没有足够的水去生产甘蔗。所以,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基金140万美元,从甘蔗的生产商提供的基金去买一部分的林地对他们进行保护。这是另外一个非常好的以市场调节为基础的调节机制。

还有另外的例子,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和BP有合作关系,BP是很大的一个石油公司。他们在美国进行他们的企业,开发了一个叫做June(音译)在华润明珠(音译)的油田,在开发这样的油田当中他们注意到了会有相应的环境影响。因此,他们找到我们说他们想确保不管是怎么样的环境威胁,他们就要确定在华润明珠有建立新的保护地,这样能够确保华润明珠当地重要的物种能够得到保护,由于油田开发导致的对生态的破坏。这样,他们投资了400万美元的基金,利用这400万美元,他们在华润明珠购买土地,以确保他们在开发油田的时候环境是得到保护了,这些是基于市场的环保的例子。

接下来我谈第二方面,客户需求,我相信每个企业家都生产一定的产品,我相信他们的企业肯定是经过了ISO认证的。这个认证过程是非常标准化的,而我相信这些企业家也会有专业的会计师对他们的帐本进行审计,这些是企业通用的规则。因为他们的客户希望他们买的产品是经过ISO事先认证的,以确保他们的产品并不是有缺陷的产品。这些都是客户,也就是说客户、用户对企业提出的要求,而不是政府对企业提出要求。

在环境认证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有类似的趋势。举个例子,也就是说客户跟制造商说他们需要有清洁的产品,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在这方面发展得最完善的是森林认证,这是绿色的标签,表明的是这些产品中利用的数目是以一种环境友好的方式开发出来的,砍伐的。在美国的客户,在美国的用户,美国欧洲的用户都希望他们的产品在制造过程当中并没有毁坏森林。大自然保护协会与R公司、与大型的文具企业,他们在他们产品的供应链过程,生产产品的供应链过程当中,这方面的管制非常的严格。他们要确保他们产品所用的木材是来自于合法的森林,以环境友好的方式成长的。

同时,我们还有一个森林监护委员会,以确保这个过程的合法性以及环境友好性。同时,这在与水相关的方面也有类似的例子,很快我们会看到有对水进行认证的机制。大家可以看到,也许消费者将来可以看到他们所喝的水是来自于一种可持续的水源的。在美国最大的认证机制是有机食物的认证,在中国我相信也是这样的。这产生的原因是因为客户、消费者想知道他们买的食品是有机的。在他们买这些产品的时候,他们发出了一个市场信号,也就是说他们是绿色的产品。他们通过购买这种产品,表明他们对这种机制的支持。

我们这里有一位专家,他来自嘉吉公司,巴西有一个很大的合作项目,巴西很大的问题是种植大豆的土壤常常是通过毁林开发出来的。我们的项目是说当你开垦林地的时候要把其中的一部分用来保护。我们与嘉吉的合作项目,嘉吉在巴西购买大量的大豆,我们的项目是这些种植者必须要把其中开垦出来的一部分土地用于保护地。嘉吉的用户也告诉他们,他们要确保嘉吉所提供的客户并不会导致巴西森林的毁灭或者是破坏。

你们也许知道马博士,他有一个污染源的地图,这是一个网上的地图服务。你们可以上网看看在中国各个城市的污染源的情况。这就是很好的利用了技术来征答环保信息的公开信,有一些企业看到自己的企业在地图上成为了污染源之后他们会下大力气进行整改,减少对环境的污染。

这些是很好的例子告诉我们消费者对企业的行为是有很大的影响的。总结一下,在中国的机会是要和投资自然的成本与生产产品的成本关联起来。如果做到了这一点,中国的环境就会更好,世界的环境就会更好。这当然是有利于每个人的,谢谢各位。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