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联盟>绿盟报道>

马蔚华:新常态下企业新机会

作者:冯嘉雪 时间:15-12-08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如同我们在开车时遇到弯道,就必须减速才能保证安全地转弯一样,今天的中国经济也是如此,只有降低速度,才能顺利转型。”2014年11月5日,在“中国绿公司联盟——台湾行”与三三会的交流中,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执行理事长马蔚华详细阐述了新常态下企业应该如何抓住机遇实现转型。

  来源 |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演讲|马蔚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执行理事长、永隆银行董事长、原招商银行行长)

  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降到了7.3%,这不仅是中国近几个季度经济增长比较低的一个数字,也是近5年半经济增长最低的数字,所以大家还是比较担心的。

  这主要源于过去这些年中国经济增长得太快了。全球任何一个经济体,一般在进入第三个10年时经济增速都会出现明显下降,进入到第四个10年时,经济增速通常不会超过4%,所以中国经济当前的情况是符合全球经济增长规律的。另外,以前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条件都已经消失或者减弱了,像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全球化的红利也出现了拐点。现在,中国的能源、资源、土地、环境都不堪重负。

  所以,根据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要求已经从过去的重视速度、规模,就转向了重效益,重视质量、结构、民生,要打造升级版的中国经济。但这是一个很艰苦的事,也是必须要做的事。如同我们在开车时遇到弯道,就必须减速才能保证安全地转弯一样,今天的中国经济也是如此,只有降低速度,才能顺利转型。

  转型酝酿机会

  转型期间我们会面临一些痛苦,例如过去中国大陆经济中,钢铁、水泥等技术含量较低的传统产业占比较大,这样的GDP缺少竞争力,缺少质量,所以在未来10-20年,中国要下决心调整结构,把过去这几年过剩的产能调整下去。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些产能过剩的企业叫“僵尸企业”,他们占压的资金叫“僵尸信贷”。这几年中国内地社会融资总量和货币供应量增长都不比以前低,但是社会却普遍感到“钱紧”,就是因为这些“僵尸企业”的“僵尸信贷”吞噬了资金,资金都停在那了,所以李克强总理提出,首先要“盘货存量”。

  在调整经济结构的过程中,银行为了处理不良资产也要付出代价,因为我们不能让这些“僵尸企业”都死了。现在要让一批死掉——破产,另外有一批要转移到海外,因为有些新兴市场需要我们的生产线,还有一部分要进行经技术改造,还有一部分要合并。经过这些,才能把经济结构调整好。

  我们中国过去的经济结构一直是重工业比重比较大,服务业占比比较小,同时有很多的不合理存在,例如城乡发展不合理,东西部发展不合理等等。调整结构就是要下决心,改变这种不合理。

  今年上半年,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有了非常积极的表现,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中国服务业的增加值超过了工业,第三产业增长速度超过了第二产业,中西部的经济增长超过了沿海,农村人均收入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城市增长速度,出口资本的净输出已经大于资本的净流入,就是说,中国成了一个资本净流出的国家。另外,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对GDP的贡献已经大于资本的贡献,研发占GDP的比重也从过去1%增加到2%。

  因此,中国在经济结构调整上已经迈出了一步。但这远远还不够。因为中国现在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这个环节是最危险的,因为“比上不足,比下也没有余”。和新兴市场相比,我们已经没有劳动力的优势,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又没有技术优势,而且人均收入达到6000美元的水平之后,社会矛盾也开始增多。中国大陆的基尼系数已经连续超过了国际警戒线,这说明贫富差距在拉大。再加中国的创新能力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进行深刻变革,中国大陆社会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像东南亚和拉美一些国家,经济在长达60年都停滞不前。所以,中国需要非常警惕中等收入陷阱,进行调整和改革。

  改革已经势在必行。去年三中全会做出一个重大决策——经济从过去由政府主导资源分配向由市场决定来转变。所以我们看到,现在大陆正在深化改革,减少政府的审批权,把权力交给企业、交给市场,但是这是一场比较痛苦的变革,现在还在深化推进之中。

  深化改革、推动转型的过程中会充满矛盾和困难。我们作为企业家,在这个时候就要能看到机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不是在晴空万里的时候对前方看得清清楚楚,而是在前方若明若暗时能比别人更早地洞察到前景。

  我在招商银行的时候,一直坚持要比别人早3-5年研究市场的需求。如果和别人一块研究市场需求,这就是处于红海竞争中,小企业不一定是人家大企业的对手。小企业的优势就在于比别人早看三、五年,那个时候市场可能需要什么,你提前把产品做出来,推出去,而且要一步到位,获得市场认可。等到三、五年后,大家都看到这个需求了,你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占有率和品牌影响力,你就能占据主动。但前提你必须能对市场判断准确。

  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社会转型的时候,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机会的。例如,现在我们提出发展七大新兴产业,未来10年,把七大新兴产业的增长速度提到22%以上。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政府推出了很多政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企业就要看到机会。

  又比如,城镇化的机会,现在中国的城镇化率是52.6%,过去30年每年增长一个百分点。未来每年再加一个百分点的话,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就能支撑20到30年。城镇化能从投资和消费两个方面拉动经济。“投资”是指一个农民变成城里人,基础设施投资就要至少10万块,1000万人就是多少?数字可观。一个城里人的消费是农民消费的3.6倍。

  现在中国大陆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工有2.6亿人,政府提出的城镇化就是人的城镇化,先把这2.6亿农民工变成城里人,然后城里人的待遇,从户籍改革、劳动保险、文化教育、商品服务、商品房的供应……这些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推动作用。

  还有互联网的机会。为什么阿里巴巴的IPO能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如果马云是个台商,那肯定不会是这个结果。阿里巴巴的背景就是中国的市场,这是它最大的一张牌。中国市场里有13亿部手机,智能手机超过5亿部。另外,在互联网、新媒体的领域,也有很多新的业态,很多都是我们过去难以想象的。

  两岸合作机会

  在转型的过程中,我刚才举例的这些领域,都有很多创新的机会。而我们海峡两岸的合作机会也很多。

  第一个机会就是跨境人民币金融领域的合作,我们两岸的贸易额已经将近2000亿美元了,台湾对大陆的顺差达到1100亿美元,台湾对大陆的直接投资超过600亿美元,间接的投资则是这个的2倍。台湾的人民币存款超过3000亿元,这是一个闭合的循环。所以,在台湾发展人民币离岸中心比全球任何地方都有意义。

  第二,科技金融领域的合作是非常有空间的。中国大陆的GDP竞争力不是那么强,主要是因为科技含量低。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使新兴产业,特别是科技型新兴企业获得成长的空间。大家都知道美国有硅谷,台湾有新竹科学工业园,它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科技和资本的结合。大陆的金融体制需要攻克的就是银行的信贷能不能成为资本,债权能不能改成股权,这是支持科技型成长企业的条件,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多和台湾的企业合作。

  第三,小微金融领域。我在招商银行的时候就不断地派人到台湾学习支持小微企业的经验。因为台湾当初就是小企业多,台湾的金融企业就是扶持小企业成长起来的。怎么能又控制风险,又节省成本,这是一个技术。台湾过去在小微金融方面有一个说法叫“政府挺银行,银行挺企业,企业挺劳工”,特别是台湾银行业在信贷审批、风险防范、成本管控等方面有很好的做法。

  第四,在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以及多层次资本市场领域的合作方面,都有很多机会。中国的资本市场结构是有问题的,过去是间接融资有绝对优势,直接融资少,现在这个结构已经改变,但在直接融资领域主板最大,创业板的份额越来越小,创业板融资门槛高。所以在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构建上,我们需要和台湾的同行更多地合作。

  另外,在保险领域。大陆无论是保险的深度还是密度,都比台湾要低得多。前些年大陆对金融市场监管得比较严,现在政策正陆续放开,两岸机构的互设也将越来越多。中国大陆有13亿人,如果把大陆的保险密度和深度提高到台湾的水平,那将是一个巨大的、不可思议的市场。

  我希望不管政治上如何怎么风云变幻,两岸企业家都能有共同的追求。如果离开企业家的合作,不能创造价值,那么任何政治都是空的。我希望两岸企业家能同心同德,将两岸的经济搞得更好。(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文|冯嘉雪)

 

  关于中国绿公司联盟

  中国绿公司联盟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发起,是致力于推动盟员企业建立并保持可持续商业竞争力的价值分享平台。绿盟以“商业可持续发展”理念凝聚好公司,通过论坛、参访、沙龙等定制活动和系列信息服务,搭建共同探讨基业长青之道、分享领先公司商业经验、助力企业对接高端资源和获得领先商业竞争力的企业绿色部落。

  申请入盟:cec-lm@daonong.com,010-62766066-815

  官方网站:lm.daonong.com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