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盟日本行|中日经济发展的人口密码
作者: 时间:17-06-29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中日之间由于地缘和历史原因,经常被学界对比。一个有趣的角度是,日本经济腾飞的1955-1974年,妇女总和生育率稳定在2.1左右。在这20年间,日本GDP几乎每年都以两位数在增长。

  1975年至今,由于女性劳动参与率不断提升及育儿成本升高,日本出生人口数量持续减少,出生率长期下降,期间虽政府实行“天使计划”等少子化对策,通过提供育儿补贴、保育服务、延长育儿假等方式鼓励生育但收效甚微,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停滞于 1.4 远低于人口正常替代水平。

  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日本是低生育率国家,老龄化问题严重。其实,任何国家想要维持人口现有水平,每个女性必须平均生育2.1个子女。2015年世界生育率最低的5个国家和地区分别是,新加坡0.81,澳门0.94,中国大陆1.047,台湾1.12,香港1.15。中国大陆的生育率水平比日本低35%……

  从1980年“一胎化”开始,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施35年。根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人口学者郭志刚的研究显示,从1995年以来,中国的生育率就处在不足1.5的低水平。

  从实际数据来看,1990年后我国婴儿出生率下降一直延续至2013年,说明随生活节奏加快导致婚龄、育龄延后、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提高、育儿成本上升以及养老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人们的生育意愿下降,回声现象减弱。2014年起随各省陆续放开单独二胎政策,婴儿出生率和出生数量有了久违的回升,生育率回升上升0.03%至12.4‰。

  二胎生育意愿低于预期,2015年新生儿数量较2014年下降32万。2014年随各省陆续放开单独二胎政策,根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1100对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夫妇仅有190万对提出再生育申请,远低于卫计委二胎放开后将有500万对夫妇申请、未来三年单独二孩出生数量可达年均200万的预期。

  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告确定全面二胎政策后,当年出生人口为1665万人,相比去年下降32万,除了与生肖偏好带来的推迟生育有关,育龄妇女数量的减少以及生育意愿的下降是主要原因。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预测数据,2017 年我国将经历生育小高潮,出生人口达到2170万,随后将一路下降,至2030年新生儿数量将仅有1404万。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携程旅游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2017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上表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高速发展,都是基于人口优势。比如携程拥有5000名工程师可以去做开发,但总人口1亿人的日本,可能就只是雇得起1000个人的工程师。所以在一个庞大的人口市场,人力成本到市场规模都是非常可观的。”

  梁建章演讲

  中日正在共同经历老龄化的进程。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比14.2%,与日本80年代中期水平相当,而日本早已成为超老龄化社会,截至2015年60岁以上人口占比已经达到33.1%。老龄化进程一方面来自经济发展、社保完善、医疗技术提升下民众寿命的成功提升,另一方面则来自少子化下人口总规模增长缓慢,日本自1997年已经呈现人口倒金字塔形势,近10年中7年出现总人口净减少情况,人口增长基本停滞。

  我国老龄人口占比迅速增加,预计2050年将达到40%。出生率的下降加之保健、医疗条件的改善 使得我国老龄人口占比增加迅速,目前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比约为15%,分城市来看,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城市为沿海地区,上海老龄人口占比居全国之首,现已经达到28.8%。老龄人口的增加对社会抚养将提出极大的挑战,尤其在社保体系仍不完善、空巢老人逐渐增多的背景下,如何为老年人保证安定、便利的晚年生活将成为政府以及商业企业的共同课题。

  人口红利结束之后

  日本 80 年代人口红利结束之后的消费市场经历了深刻的变革,随着经济环境与消费主力群体的切换,在渠道、品牌、产品定位等方面,市场都经历了一轮洗牌,从渠道上来看,效率更高的电商与便利店替代百货与商超,成为日本零售市场主流通路;从品牌来看,日本本土品牌通过自我调整与层出不穷的创新逐步抢占欧美品牌市场份额;从产品和服务定位来看,更多让中产阶级感受到物有所值的平价消费品成为日本市场的主流标签;从消费群体来看,年轻消费者更强调个性化与体验感。

  进入存量竞争时代的中国消费市场也在经历着类似的变革期,不管是从产品偏好还是从客户基础来说,消费都在向中端(中档产品、中产阶级)集中,以家庭为单位的消费群体更愿意为服务、便利与品质买单,以 85-90后为代表的年轻群体需求日趋小众与个性化,境内外交流的频繁以及互联网的渗透大幅拉近了国内消费者与全球消费市场的距离,促使国内消费者日益成熟、挑剔,唯有在渠道、定位、产品、营销和服务等层面主动创新去适应消费者,并不断提供超预期的体验才能有机 会获得市场份额的持续提升。

  现阶段由于多数国内传统消费品企业在供给端无法跟上主力消费群体需求上的变化,使得有大量需求被进口商品、国际品牌与小众品牌所替代,直观上传统的本土消费 品企业的确面临着持续低迷的困境,但另一方面,随着目前越来越多本土消费品企业通过资源嫁接补足短板(海外并购品牌资源、线上线下渠道拓展、产品更新迭代、更懂得年轻消费者的管理团队 接班等突破口),结合线上线下蚂蚁雄兵们的不断创新,本土消费企业凭借对国内消费者(尤其是年轻群体)更充分的理解与认知,未来市场的认同与份额的增长将有机会经历一个逐步提升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