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善水行动>企业在行动>

罗伯•麦克唐纳谈如何应对城市水资源短缺

作者: 时间:11-04-1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一项由罗伯•麦克唐纳(Rob McDonald)和卡门•瑞温达(Carmen Revenga)主持的研究报告表明,到2050年全球范围内10亿居民将要靠每人每天少于100公升的水生存。除非城市采取措施建立新的供水基础设施或在水资源保护方面进行新的努力。

  这项研究还说,将会有另外的一亿人因为气候变化而面临缺水的困境,同时会有多达300万人在一年中至少有一个月面临水短缺。

  记者就此采访了主持这一研究的罗伯?麦克唐纳博士。

  记者:你是否试过每天用不满一个浴缸的水生活?那是什么感觉?

  麦克唐纳:这个研究之后,我在一个星期里跟踪记录了我的家庭用水量——得出的平均值是每人每天用水130公升。这个数字比我在论文中所使用的临界值稍高一些。

  这种记录确实提醒了我,要学着用一些节水窍门。我有一间老房子,我决定装上节水龙头。而现在我正在浪费许多水!我的洗衣机和洗碗机也很旧,我太抠门,以至于舍不得立即把它们换掉,但是它们一旦坏掉了我就有足够的动力把它们换成节水型的。如果我做了这些,我家的用水量将少于一天2/3浴缸。

  记者:通常有关人口的研究一出来,人们第一个反应就是:“问题不就在于人口的增长吗?人们应该停止生小孩,这样问题就解决了。”你对这种说法有何回应?

  麦克唐纳:这只是一种把相当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的思维模式,也是一种相当残忍的想法。拥有孩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最为重要的,可以说是一个人生活的幸福指标之一,而且很多人会说这是一项基本人权。

  你必须把人口增长放到人口统计学意义上的变迁这个大背景下审视。在非常贫困的国家,出生率很高,但死亡率也很高。在国家经济发展的同时,基本的公共卫生措施会得到应用,会使死亡率下降,在稍高一些的经济发展水平上,出生率也会下降。

  如果你看看现在一些欧洲国家,它们正在减少人口,出生率已经下降到如此之低了。发展中国家也在走和欧洲、美国相同的人口变化的道路,只不过它们还在这条道路较早的阶段。在历史上,美国也曾经有过非常快速的人口增长——只不过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

  还要记住一点就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具有如此大的动力,其原因在于这些国家拥有非常多的年轻人。即使这些年轻人都只生一个孩子,人口总量仍然会上升。

  很多城市人口的增长与城市本地人口增长无关,而是农村向城市人口迁徙的结果。上百万的人从农村来到城市寻求更好的生活。美国和欧洲也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只不过是在50到100年前。

  记者:你的研究称:季节性水短缺所影响的人口数量非常的多。情况确实那样糟糕吗?每年有一个月得不到充足的供水意味着什么?

  麦克唐纳:季节性缺水其实并不罕见。在美国西部的很多城市存在季节性缺水。但是城市经常通过修建大坝蓄水,或者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淡水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在我们的研究中,通过模型计算出的将受季节性缺水影响的人口——事实上是上百万的人口。这些人口所在的城市必须积极寻找解决季节性缺水的新办法,因为气候变化改变了降水的季节性分配。重要的是不要把这样一个巨大的数字看成是末日预言,它要求我们采取行动。

  记者:我们也看到对气候变化结果的其他预测,你对那些研究怎么看?

  麦克唐纳::气候变化最终的结果可能会是很多预测中的一个。基本上,对世界某些地区气候变化结果的预测是一致的,我们对于这些地区在未来将会发生什么可以有一个比较理性的预测。

  举个例子,北非和地中海东部地区会因气候变化导致降水量进一步减少,变得更加干燥。还有一些地区,不同的预测有不同的意见,在这些地区,结果的不确定性就加大了。例如澳大利亚的降水量变化就不确定,有可能增多也有可能减少。

  记者:你预测了城市周边100公里可得的水源会被利用,如果城市从周边农村引水,是不是有更多人将会受到缺水影响?

  麦克唐纳:为了得到水,城市会尽可能走得远去找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计算了城市周边不同距离内的水量,就是为了算出城市为了得到水需要走多远。这关系到他们需要建设多少基础设施,或者说要花多少钱。

  还要记住的一点是,我们的研究只注重于可持续的地表和地下水供给。当然,也有其他方式能够获取水资源。有些城市会为净化淡水付钱;一些城市会为从几百上千公里外得到淡水而铺设管道。但这些解决方案都非常费钱。最简单的就是不可持续的从地下蓄水层中把水泵出来。但这只能管用几十年,以后蓄水层就被榨干了。

  记者:你认为我们应对这种严重缺水状况有多大把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麦克唐纳:我对那些中等收入国家相当有信心。包括中国、印度、墨西哥——这些国家正在经历城市化,但有足够的财政来源。他们正在积极制定计划为城市居民寻找水源。有时候这些国家太依赖于灰色基础设施(大坝和管道),而忽略了他们的行为将对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还好,他们已经开始考虑应对这个问题。这对生态学家是一个机会,他们应当去帮助这些城市制定与淡水生态多样性更加相容的计划。

  我真正担心的是一些贫困国家的城市,那些地方有相当少的资源。我想他们需要一些外部的帮助以建立基础设施和改变用地规划。

  我认为,国际社会应当为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注资。想象一下:如果每个国家不用分别去借钱建立城市供水基础设施,而是有一个基金可以资助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水规划和水管理。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安排在一些大型开发银行中已经有了。我想这种制度安排还有进一步提升的潜力。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