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1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许小年:责任混乱导致社会各角色混乱

作者: 时间:11-04-21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发言


  2011年4月21日-22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道农研究院《绿公司》杂志主办的“2011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青岛举行。图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发言。

  许小年:谢谢。我刚才听了几位企业家的讲话,我感觉到我不能回避,企业家的责任是什么?其中一个就是为股东赚钱,企业家的责任就是为股民赚钱,是他的最主要的责任。责任抢来抢去,都分不清是谁的责任。结果闹的政府官员像总经理,我们的市长也曾经提出过经营城市的想法,这个市长就是咱们这儿的,是他第一个提出来要经营城市。自从这个说法提出来以后,这个政府官员看上去全像总经理。他每天研究的事儿不是政府本来应该做的公共服务、公共产品和公共政策,而是投资、招商引资,而是抓经济、促增长,控制通货膨胀,所以我们的市长像总经理。我们的教授像议员(掌声),每天不是在教学里教授学生,而是忙着走穴,比如今天晚上我就在这儿又走了一个穴(掌声),今天早上在北京走了个穴,走完了被冯仑董事长批了一顿。我们的学生不像学生,而像党校培养的青年干部。所以为什么中国人做什么不像什么?为什么?(掌声)。彼此的责任全都搞乱了。

  企业家的责任是什么?一个是创新,通过创新来赚钱,企业的责任就是为股东赚钱,就是为股民赚钱,这是熊彼得说的。不要把社会责任往自己身上拉,政府也不要把社会责任往他们身上推。比如刚才金总讲的控制通货膨胀,在成本大幅度上涨的时候,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不能涨价。对于金总的这种高度,我非常钦佩,但是我认为金总不负责任(全场笑),因为金总对他的股东不负责任,在成本上升的时候,一定要通过涨价保持利润率,给股东创造足够的回报。如果在成本上升的时候不涨价,是对股东不负责任,我的股东是我的第一责任人,我的第一责任人不是政府是股东。我如果不涨价对股东不负责任,我如果不涨价对中央银行不负责任。大家都知道,通货膨胀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货币超发。所以政府如果想控制通货膨胀,也只有一个政策,那就是紧缩银根。现在在紧缩银根方面,是犹犹豫豫,走走停停,造成通胀的预期长期没有办法控制,于是就把中央银行的责任推向了企业家。控制通胀,你们这些企业都要尽责任,现在不能涨价,约谈,谁涨价就约谈谁。把中央银行的责任推给了企业,如果企业真是帮助政府来控制通胀,是对中央银行的极其不负责任,中央银行还以为滥发货币没有关系,有人帮着控制。我们不能把这些该是谁的责任全都打乱了,应该恢复到本来的意义上。你是一个教授,就应该老老实实在书斋里、在课堂上做你的事,到社会上做调研而不是在社会上走穴。当然我也为教授说两句话,教授走穴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工资待遇太低(全场笑),希望政府加大对教育部门的投资,给我们这些高校的教授们涨一些工资,让他们不要走穴,让他们研究学问。我们现在物质上富裕了,我们的精神有多贫乏呀!贫乏的一个原因就是教授忙于走穴而不是做研究、做学问。

  今天在这里讲绿色、讲转型,我认为是很重要的话题。但是就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看,我认为主要的责任不在企业家,如果企业家把为股东赚钱视为第一目标,只要外部环境合适,它一定会绿色,一定会走创新的道路。现在一些企业之所以不吝啬、不创新,因为外部环境不对,而这个外部环境的责任在政府,有一部分责任在学者,因为学者没有给政府提供很好的政策建议,但主要的责任是在政府。现在政府的政策目标和政策手段不一致,是相互矛盾的。绿色经济,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国家所追求的目标。但是我们的政策不是绿色的,我们的政策是“黑色”的,具体体现在什么地方?所谓绿色,就是低能耗、低的资源消耗。但是,由于市场的缺乏,我们现在不能充分通过市场进行资源的配置,进行生产要素的配置。我们的水、电、煤、油的价格都是政府管制,这些管制的价格不能够真实反映资源的稀缺性。换句话说,在鼓励经济增长的指导思想的影响下,重要的资源和要素的价格的官方定价统统偏低,这样就鼓励企业大量的消耗资源、消耗能源,我们有数据的,在过去十年间,中国的重工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十年间上升了10个百分点,不是下降而是上升了10个百分点,我们的经济结构越来越重,不是越来越轻。绿色是要求经济结构越来越轻,但是我们反其道而行之,能源消耗、资源消耗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我们的节能减排指标只能靠拉闸限电来实现,不能够靠企业的一种自觉的行为。在价格信号的引导下,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减少能源资源的消耗,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价格体系不对。市场没有充分发挥定价的功能,如果我们现在创造一个更为开放的市场,让市场来决定资源的价格、决定能源的价格。当然,目前来讲通胀要上升,中央银行要肩负起它的职责,继续紧缩银根,当价格上升的时候,低收入阶层的生活发生了困难,这时候是政府的职责,要向低收入阶层提供帮助和补贴,而不是拉闸限电,不是约谈企业,我们把这些职责全都搞乱掉了。我觉得要谈绿色,要谈创新,首先要把谁的责任是谁的,要搞清楚。这是我想讲的第一点。

  第二点,认识到市场要发挥比政府更大的作用,政府的作用是创造市场运行的良好环境和机制,如果政府能做到这些,我相信企业和企业家都会随着政府的政策跟着市场信号做绿色、做创新。

  谢谢大家!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