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姆•施泰纳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也在不断反思这种看似成功的经济模式。我们看到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谈到一些理念,是非常超前和非常先进的。美国或者欧洲都没有这种远见去谈这么先进、有远见的理念。的确,这些看似具有前瞻性的、非常遥远的、有远见的目标已经逐渐的转为现实的政策、现实的路径的选择,也标志着中国的确是在开始向绿色经济转型。
王忠禹
中国企业联合会会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荣誉理事长

推进绿色低碳经济发展,关键是制度创新,需要各方面进一步为此制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和政策条件。绿色不是一种选择,而是必须。继产业革命、技术革命、继全球化之后,要开启绿色经济的新时代。
吴建民
欧洲科学院院士、副院长,国际展览局名誉主席

用三句话总结三次中国绿色公司年会:方向正确、进展明显、前景广阔。绿色公司年会表明着中国的公民社会,中国人正在为世界大家追求的共同目标所出贡献。
柳传志
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

我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更高尚的事情,就是为了自己的企业长期活着,也得必须这么做。
姜建清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持续地成为一家绿色公司的标杆,成为新商业文明的榜样,会成为工商银行追求的最高目标。
王 石
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

我们把低碳经济看成是新世纪的到来,把低碳看成企业的竞争力。做起来确实很难,但不像想象中那么难。正因为很难,先实践的企业,就可以走在前面,成为旗帜,建立新的竞争力。
马蔚华
招商银行行长兼首席执行官

作为一个金融企业,首先要自律。同时要用自己的信贷支持,让资源侧重分配给环保的企业、环保的项目。
刘东华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常务副理事长,中国企业家杂志社首席顾问

自从300年前工业革命推动人类商业文明开始,人类的梦想就通过商业力量插上了巨大翅膀,但是这个翅膀太有力量、太巨大、太沉重,因此代价也越来越高。我们想通过绿色公司年会,寻求和建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新的企业价值观。
张维迎
著名学者

人类一直以来都在追求幸福,为了留住幸福,我们创造了企业,而企业永恒的主题就是怎样利用尽量少的资源为社会创造尽量多的价值。我们需要找到绿色的商业模式。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我们需要有一些英雄:人、公司和地方,往前走一步,带一个头。持之以恒,加上国家各项改革的推进,配合起来,才是中国低碳经济的途径。
周大地
国家能源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在终端消费商品上,怎么体现绿色、怎么节约能源,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机。
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如果我们在绿色环保问题上作出独特贡献,坚持表率的话,我们符合国情的政治体制将通过绿色发展平台向全世界告诉他们我们独特的价值。所以我想绿色发展应该成为中国发展的国策。
夏德仁
中国大连市市委书记

绿色是新世纪的主题色,发展绿色经济是企业界和各级政府的共同责任。
马 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如果公益是一场秀的话,中国太需要这些秀了,而且这些秀我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更多人能够关注。未来的企业、所有的企业都应该懂得开放,懂得分享,懂得责任感,懂得坚守诚信。
朱 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顾问

绿色公司是一个广义的绿色行业,包括传统消费和传统产品很大的改革和革命将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领力量。
王健林
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绿色公司至少一个前提是长寿型公司,你能长寿、你能持续有现金流,你才能持续不断地履行社会责任,才能基业长青。当务之急是要界定一个科学的合理的中国的绿色价值观。
牛根生
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绿色宣言从嘴上落实到脚上是非常艰难的,但机会大于挑战。作为民营企业,我相信行动一定是来自民间。
郭广昌
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绿色这方向是坚定的。我们要往那里走,我们已经凝聚了这种共识,我们还需要寻找道路,我们要付出行动。
李书福
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世界自从有了汽车工业,给人类带来了诸多方便,也造成了许多环境压力。我们会坚持慎重选择材料、规范生产流程、提高技术能力,从而推动社会进步,践行对自身,对社会的责任。
刘积仁
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未来的环境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文化和道德伦理的问题,还需要社会从整个系统的角度上,构造一个优化的绿色环境。
胡葆森
建业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建筑业能否实现节能降耗对中国经济的单位能耗水平具有重要的影响,决策部门如何通过出台更多鼓励建筑企业节能降耗的法律和政策,引导更多企业积极探索和实现生态设计及低能耗物耗的生产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王玉锁
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未来总的结构上是可再生能源为主,化石能源为辅,并且不是简单的并列,是一个循环的,有内在关系的一个存在方式。中国一旦把现在的能源结构构建成新的能源结构常态,能够为中国人在下一个世纪走在世界前列奠定基础。
朱新礼
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每一个企业家最重要是行动问题,大家都行动起来,先把你的企业绿色化。
俞敏洪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以后,中国是个什么样子,谁来决定?由我们后代来决定。如果我们不能把社会的热爱、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建立起来的话,我们是没有根基的。
刘永好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

企业家从不同的角度,从自身的实际出发,脚踏实地的做一些对社会、对国家有利的事儿。汇集起来就是绿色公司的贡献,就是绿色的表现。
金志国
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今天的企业家最大的扩张能力是的责任扩张能力。责任的做大才是企业家真正的胸怀。有了这种胸怀就有了这种文明的基础。
邓 锋
北极光创业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总经理

在这清洁技术领域,中国有一个机会,基本跟全世界一个起跑线。我们可能稍微晚一点,但是我们有一些优势,创造世界级公司。
刘乐飞
中信产业基金董事长

如果没有明确的补贴政策,类似新能源和太阳能电站等发展,财务模型很难建立,而且没有合理的回报。
邹 骥
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区首席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绿色不是作秀,不是奢侈品,绿色是挑战,是机会。
姜克隽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

我们争取在一年内的第一轮开始研究碳税。这次增收的方式和增收燃油税和其他关于能源资源税是一样的,从煤炭生产企业来增收,然后传递到消费者身上。
潘家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绿色是分不同的层次的,竞争力层面的绿色,才是深绿的。我们现在要进行一场新的绿色革命,真正意义上的绿色革命。
廖晓义
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创办人兼主任

谁来担当起生态文明的主力军和社会力量?那就是我们企业。
熊 焰
北京环交所董事长

低碳的事情对中国而言已经不是愿不愿意想不想做的事情,而是怎么做的事情了。
Kenneth Lieberthal 李侃如
美国布鲁金学会客座研究院密歇根大学教授

绿色革命是在产业革命和信息革命之后的第三次大革命。中国企业现在面临着机遇,能够成为在全球领域当中的领袖,尤其是在绿色变革当中有这样的机遇。
Jonathan Lash
世界资源研究所主席

希望企业可以超越他们现在的一些想法,超越现在的战略,超越现在的市场,超越现在的产品。如果先构想一个零碳世界,再回过头来看今天,就会得出我们现在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战略。
Dermot O’ Gorman
欧达梦 前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区代表

在促进可持续发展上,中国企业必须,也正在扮演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
Bill Ginn
大自然保护协会首席生态保护执行官

绿色变革在中国的积极实践,也将会影响到世界其他地方。我们需要携手打造一个未来的方向,可持续地管理资源。
Linda Adams
美国加州环境保护局局长

光靠政府力量是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的,企业家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你们是将想法变成现实的人。
Joseph B.Fuller 傅忠
摩立特集团首席执行官

我们已经看到了经济危机和生态危机的严重现状,尤其是碳方面的问题越来越恶化,现在需要打造一个机制来推动技术的发展。
Simon Zadek
AccountAbility公司首席执行官
发展中国家的挑战是巨大的,因为首先要确保基本的需求能够满足,同时要抓住这个跨越式发展的机会。
Jill Buck
美国“走向绿色行动”创始人兼执行总裁

我们现在寻求的是一种标准,并以此来衡量这个公司是否成功。中国绿色公司年会使得这种标准成为一种现实。
Ian Duffy
宜家集团亚太区总裁

我们的公司刚刚度过了它的60周年庆典,我们非常骄傲地说,我们已经把可持续发展作为过去50年当中的一个企业名言。
柏福德
挪威船级社(DNV)高级副总裁兼可持续发展中心总经理

怎样将绿色价值量化为传统经济的价值,是需要取得突破的一个地方。
Thomas P.Lyon
美国密歇根大学斯蒂芬罗斯商学院可持续科学、技术和商业中心主席

有一件事是我要非常坚持的,那就是市场的价值。我想之所以大家坐在这里,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共同目标。
sandeep kumar
Microstaq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如果政府能够推出一些激励政策,鼓励消费者来更快的采纳这项技术,就会降低成本、降低价格,加快推广速度,所以下一次科技绿色革命,我们就要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