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1绿色公司年会>媒体报道>

霍泰德:看好能效利用型企业

作者: 时间:11-05-10 |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我第一次在环保领域投资,大概是40年前了。”私募股权基金Hao Capital普通合伙人、摩立特集团中国区董事会主席霍泰德告诉记者。

  就其40多年在低碳领域的投资经验,霍泰德在青岛2011中国绿色公司年会上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在这场绿色公司年会上,他和来自中国本土的投资家们共同寻找着低碳市场的新机会。纵然,满场的中文让他略显吃力,但中国市场探究不完的吸引力和新机会依然让他精神高涨。

  霍泰德于1999年从Praxair Inc。的总裁、首席运营官和董事会成员的职位上退休。Praxair Inc,是一家总价值为60亿美元的全球性工业气体和医疗服务公司。1992年,身为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副总裁的他,与其他管理人员一起将Praxair从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中分拆出来,并将其在纽约证交所上市。

  第一次开始接触环保领域,正是始于他在Praxair Inc时的工作经历。那时Praxair从美国政府处购买垃圾做回收利用。直至今日,霍泰德对于绿色的投资可谓经验老道。目前他所在的Hao Capital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投资了一家能源环保公司阿米那,该公司致力于中国电力环保市场的开发,并推广先进的发电厂烟气NOx治理技术及方案。除此之外,他还是ARCH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而ARCH一直致力于早期科技类企业投资的风险投资。

  过去的20多年,霍泰德一直致力于在中国拓展业务,并与众多中国政府高官及企业高管建立了广泛而深厚的关系。他在Praxair以及摩立特集团的工作使他游刃于中国多个行业,包括石油和天然气、生命科学、高级材料/技术、化工、消费品和工业服务等。

  他是中国经济和技术联盟的创办人。同时,目前也是中国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的理事会成员。2000年12月,他被北京市政府授予长城友谊奖。

  谈及他最新投资,霍泰德介绍,他正在投资美国一项将绿藻转化为石油的技术。

  绿藻变石油?

  美国新墨西哥州建立大规模演示工厂,进行商业化普及

  《21世纪》:在新能源火热的今天,是什么让你依然坚持在石油等传统能源领域投资?

  霍泰德:我在实验室看到了很多很好的技术,我们知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不管政治家们怎么说,作为一个投资者,我认为化石能源在短期内不会走开。甚至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化石能源依旧是人类的主要能源来源。现在全世界还保持大概每分钟消费18000加仑石油。

  未来的石油来自两种途径,一是来自不太稳定的地区,如中东、非洲等;二是深海,从海底再往下钻数百米,未来的石油来源将会非常困难。如何让化石能源更加可持续,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同时,我认为没有一个单一的技术可以解决目前人类面对的能源问题。我们也在太阳能、风能等方面投资。但是新能源具有不稳定性,,我们希望有后备计划,替代方案很重要。

  《21世纪》:最近有哪些新的投资?

  霍泰德:ARCH Venture的投资集中于将实验室里的技术进行商业化,如目前我投资了一家公司Sapphire Energy,该公司拥有可将绿藻转化为石油的技术,并将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建立大规模演示工厂,进行商业化普及。

  现在的目标是将成本降到现在的成品油价之下。这项技术所有的成本只有建一个绿藻农场,而现有的石油运输体系不需做任何改变。我们不仅希望将这种技术引进中国,也有可能引进临近中国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一些不适合大规模发展工业的岛上。

  我们投资了很多这样的还在实验室的技术,如通过一种特殊的树脂吸收二氧化碳,还有一种通过氨基吸收二氧化碳的技术。可降温吸收二氧化碳,温度升高时释放二氧化碳。成本大概在每吨20-30美元,比现在的碳价要稍微低一些,可以用于油田的气驱油。这些都将成为CCS的姐妹技术,和CCS相比它的成本是更低的,CCS目前还太贵了我想应该离商业化不远了。

  政策补贴是双刃剑

  长期的可持续发展无法依靠政府补贴

  《21世纪》:现在环保领域的投资热情高涨,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霍泰德:环保产业的先进技术很多,必须要谨慎对待技术本身的风险,以及是否有商业普及的价值。同时要谨慎面对政府补贴。

  30年前在加利福尼亚,很多人都在投资风电场,因为当时有政府补贴。但是当补贴结束以后,风电场并没有实现发电并网,我看到这种现象现在也在中国发生着。我认为政府补贴在产业的起步阶段是可以的,但并不能作为该产业持续发展的唯一依靠。现在欧洲一些政府已经入不敷出。

  当然,真正的风险还包括能否在实现经济效益的前提下,将这些技术商业化。

  《21世纪》:政府补贴会如何阻碍产业发展?

  霍泰德:首先,过多补贴有可能导致产业盲目扩张,产业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发展过剩。在政策刺激下投资、建造过多的设备。

  其次,很多时候政策是没有长期稳定性。我第一个在环保产业的投资是大概四十年前,当时Praxair的业务中包括工业气体处理。当时市政府付钱请公司处理城市垃圾,每吨大约20美元,包括运输成本和后期的处理成本。我们和政府协商,免费要来了这些垃圾,用高纯度氧气燃烧垃圾,生产二氧化碳和氢气,固体材料可以继续利用,是很好的技术。

  但是不久之后,政府竟然希望跟我们卖垃圾了,售价每吨20美元。这直接延后了这项技术的商业化。直到很多年后,我们才将这个技术彻底商业化。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这项收费令,或许我们在多年前就能做到了。这也是我不喜欢政府补贴的原因。

  长期的可持续发展无法依靠政府补贴。不可能永远依靠政府来补贴你的公司和产业。政策不一定有长期稳定性,企业不能长久依靠这个。

  看好能效利用型企业

  低碳不是一个赚快钱的领域

  《21世纪》:对于中国低碳领域如何看待?

  霍泰德:首先,中国面临着比欧美国家更严峻的能源挑战,对于我们来说机会也就更多。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的人均能源消耗量非常高,基本已经过了发展最快的阶段,不会再过快增长。而中国还处在高速发展中,所以中国将面临的是满足现在发展需求和保障未来能源安全的双重问题。

  其次,中国人的环保意识正在提高,人工的价格也可以接受。每个国家最初在做环保时都有一个历史过程,例如德国在最初做垃圾回收的时候就告诉公民,垃圾回收利用的收入都将纳入市政税收,这样凡是进行垃圾回收的市民均可以享受减免赋税。这样慢慢改变了人们的习惯。中国现在也在经历这个过程,这都将是未来的市场。

  《21世纪》:未来你将尤为关注中国哪些行业?

  霍泰德:我会比较关注能效利用方面的企业,如能效核查等绿色服务业。我也在关注太阳能、风能等,但在目前的挑战是,中国有太多的风电场,但大多数都没有运转起来,我还需要等等。

  《21世纪》:能否分享你自己的投资原则和建议?

  霍泰德:我很重视管理层的质量。在今天,不管技术多么“性感”,企业的发展最后都会落实在人上,他们有没有那样的眼界,他们能否制定合适的发展战略,他们是否具有较强的管理、执行能力。我会考量很多东西,但最看重的还是管理层。

  说到建议,我想提醒,低碳不是一个赚快钱的领域,它不会让你一夜暴富,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投资战略。赚钱的关键在于,你能否在这个生意中坚持下去。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