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0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Jonathan Lash:低碳行动中国比美国更有作为

作者: 时间:10-04-22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JonathanLash:低碳行动中国比美国更有作为
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主席Jonathan Lash

  2010年4月22日-23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道农研究院和《绿公司》杂志联合主办的“2010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是“绿色进化:政府与企业”。图为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主席Jonathan Lash。

  Jonathan Lash:各位嘉宾、各位公司的领导和朋友,我今天非常高兴和各位欢聚一堂,我也非常谢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举办本次会议。因为我发现企业家俱乐部举办的这次会议,每一年都比前一年要规模更大。我所在的组织叫做世界资源研究所,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环境智囊团。总的来说,我们是今天所谈到的思想的盛宴。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要产生一些新的观点来试图使得经济和生活的发展更加具有可持续性。而且正像刚才我们过去所做的方法一样,我们也会和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政府以及所有的NGO组织来进行合作,使他们更加绿色、更加环保的进行工作。我想我们的做法是希望能够指引未来市场发展的方向。第二,我们希望能够从远期来影响人类的进程。第三,我们是希望能够把在美国的一些做法影响到全球。从我们世界上的市场来看,我们现在发现人们未来所买的东西或者说人们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所买的东西会成为他们现在的形态,他们现在的欲望会改变人类的一些状况。可以说人类现在对很多东西过度的需求使得我们未来的人对于这种东西的需求更加稀缺。所以我们现在的市场需要我们政府作出更加及时的回应,尤其对于稀缺的商品和资源。但是实现这个目标之前,在美国也一样,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就是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之后,中国政府立即开始着手低碳行动。我们从很远的国家都可以看到中国的国家领导人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谈到了低碳,这也是紧跟着哥本哈根的步伐。而且我们看到美国在这方面好像没有什么作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比较。因此在政治继承中,我们看到有很多阻碍变革的力量,尤其是在一些高层,我们发现了这种阻力。所以这是我们所不希望见到的。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有一个很知名的参议员是我们组织的成员。当然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游说奥巴马总统,让他能够在这方面有更大的激励做法。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环保主义者来说,我更希望看到这样的未来。现在,奥巴马总统对于我们现行的法律,仍然是有很大的影响力。他现在已经决心下手去更好的整治环境,现在他支持很多相关的类似于我们这样的组织,继哥本哈根之后进行更多更好的实践。事实上在50个州当中,有22个州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后开始采取行动了。在我所讲当中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来自于业界的支持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抗气候变化,美国在过去30年都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努力。

  首先就是像一些大公司的CEO。比如GE、还有GM等等这些大公司的CEO,他们必须要制定相关的政策,来告诉人们他们就未来的这些低碳、高科技的技术以及未来能够看到什么。他们需要告诉人们,这样美国才能以更快的步伐朝向低碳迈进。我想这才使美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当然,我们现在已经有全国最大的30个公司,已经在国内的倡议下,就气候变化已经达成了一个联合体。我们现在正在朝这方面不断前进,我们采取各种各样的行动,在我们的流程上,在我们产品上,我们对未来作出很多的规划。未来我们是预想这样一个低碳的世界,而且我们的各个公司也在制定公司战略的时候更要朝着这个方面努力,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这也是非常好的战略。因为如果我们脱离现在的这种政治方面的一些不同的见解的话,我们会看到未来的股市它的或升或降或者的一些市场变化,人们可能会更关注这些。但是如果你退一步看的话,你会看到有关于可持续性方面更加宏观性的问题。如果说我们脱离了这样一个视角的话,我们就不能保持可持续性。我们希望我们的世界以更有序的方式前进,现在我们对能源的消耗量已经是过去的两倍。在过去的20年,我们对于很多产品和能源的消费都是已经翻了一番。现在有很多的企业不断的向大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和一些温室气体。我想可能明年或者是在未来几年我们就会看到这样的恶果,这是一种不持续的方法。可持续的方法只需要一些非常简单、非常简单的规则。如果这是一个真理的话,那么我们就要想一想对未来的市场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这些东西能实现可持续,如果它没有实现可持续的话,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对于我们子孙后代、对我们未来的客户,他们会买什么,他们口袋里面会放什么、他们会用什么?他们会对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公司有什么样的预期呢?当然他们的状况和他们的需求会决定我们今天这个世界和市场究竟要生产什么样的东西,当然我们可以说我们可以等着这些事件来引领我们整个市场的潮流,然后再作出反应。但是这样是一种不太好的消极做法。

  我们要看到从20年以后的市场来看我们今天应该用什么样的东西。我们不应该以现在我们所依赖这个流程为准则。所有的公司他们都做了很大的努力来使自己的企业更加具有可持续性。他们也希望能够改变世界,但是我希望这些公司能够超越他们现在的一些想法,超越现在的战略,超越现在的市场,超越现在的产品。我们要想象一个零碳的世界,我不能够想象,从现在开始40年以后我们就实现零碳。但是如果我们想象这样一个零碳世界,然后再回过头来看今天的话,我们就会得出我们现在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战略,这是一个很好的往回看的方法。那么我们就能决定谁在未来是赢家,谁在未来是输家。我们现在可以知道,仅仅是谈到碳的浓度是不够的。我们希望在未来污染会终结。在未来的实践中,当然低碳是一定要被包含进来的。在这方面效率是需要的。另外,对于质量和选择也是我们所要关注的一些重点。因为我们现在很多时候都只注重数量,而不是质量。那么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们所有工程学方面的方法都会变得更加有效率,能够使更多的人受益。但是对于地球所造成的代价却是最小的。谢谢,非常感谢大家。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