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0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廖晓义:企业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力军

作者: 时间:10-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廖晓义:企业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力军
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创办人兼主任廖晓义

  2010年4月22日-23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道农研究院和《绿公司》杂志联合主办的“2010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是“绿色进化:政府与企业”。图为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创办人兼主任廖晓义。

  廖晓义:谢谢各位。我希望我不是唯一的女士站在这个台上。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阳性很旺盛,但是阴性不足的时代,我们的文明太刚阳了,缺少一点女性。所以我来补这个缺。30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给78级的大学生讲绿色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绿色是什么,满脑子都是蓝色的。老以为海洋文明就是西方文明,我们走上西方给我们铺就的现代文明的路,我们后代就会有福祉。人类几百年现代化想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从自然的奴役上解放出来,结果是全球的生态危机。第二,想从神权、信仰的枷锁下解放出来,结果是普遍生命意义的丧失。还有从所谓专制的好多时候是标签式的这种专制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其结果是全球的大公司的统治。我们看过《阿凡达》,那是一个大公司控制了科学家、政府以及军队向另外一个星球开战的故事。大公司决定了我们生活方式,决定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决定了我们怎么死。所以这样一个文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又追随着希望搞环保。1995年我没有在美国读博士,也退回了美国绿卡回到中国,建立了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这样一个本土组织,那是我作为一个学生向西方人学习的最好的行动。搞垃圾分类,我非常骄傲,作为一个四川人,在我的家乡,在这个季节没有过分的空调,在北京恐怕已经热得冒汗了。但所有这些行动,我觉得成效甚微,因为要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多么困难。我感觉到我不满足,我不满意这样的一抹黔驴,我尊重每一个绿色行动,但是我是一个学哲学的人。我不满意,我觉得我们要解救人类,要拯救这个星球,我们必须从整体上和根本上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根本性和整体性的东西在哪里?我回到了家。回到了中国古老的天人合一,天人合一其实就是一个盒子,人与自然的和谐,人身与心的和谐,义与利的和谐,还有心与智的和谐。这里无法展开,我们5000年是靠这个东西活到了今天,世界上只有两个民族一脉相承活到了现在,一个是中华民族,一个是犹太民族,但是犹太民族没有中华民族那么幸运。我们有没有可能把现代文化结合起来,有的,这就是中国人提出的生态文明。生态文明不只是一个环保概念,是生态环境管理、生态社会建制、生态经济发展、生态保健养生,还有生态伦理教育的整体文明。这样一种文明何其困难,有没有可能实现,在城市真的是很难很难。所以我做了10多年城市环保以后,我回到了乡村。“5.12”地震,我们在红十字基金会以及李连杰壹基金的支持下,在四川彭州大坪村建立了一个落后家园,那是一个生态文明微观模式,天人合一的微观模式。我们还有广袤的乡村,还有农民,他们可以生长出一种新的文明,当然需要城乡统筹,需要公益机构进驻乡村来实现生态文明的建设。我不知道在城市要建一个生态房子多么困难,我们整体上的根本文明必须要从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生命方式、思维方式整体入手。在乡村是可能的,只要给村民做快捷的教育,他们是可以接受我们的生态建筑是设计生态房子的,还有沼气,还有垃圾分类系统,还有污水处理池,还有整个环境管理系统,在乡村我们可以把村民形成一个生态协会,再和我们这样的企业和村民两位一体建立一个企业,在城市是多么的困难。好多时候好像一个大监狱,还有监狱总把手,就是我们的保安,开玩笑了。还有我们的城市其实要做一个产业转移多么困难,但是乡村我们正在推动着那种开山炸石和污染密集型企业变成生态农业、有机农业、创意手工业、养生产业、养老产业、教育产业。那么壹基金计划也是在帮助我们推动这样一个产业,让捐款变成高效、可持续,而且可能增值。那么这样一种乡村新的产业是有可能在乡村生长出来的,在城里要摆脱药物依赖型的生活,从哪里开始?就从生活开始。这是城乡共生的生命依托的关系。我觉得在乡村建立生态保健系统,也是可能的。至于乡村我们讲生态伦理教育,顺应自然这样一些古老的文化,我认为它也是可以在乡村找到它的根基。这样一个整体生态文明的模式有可能从乡村开始带动城市社区,中间需要我们公平贸易的平台,这就是一个新的生态文明的微观模式,这就是城乡统筹,社区层面的城乡统筹的可能的一种探索。这就是我从2008年5月下旬来到了四川,回到了家乡,这些年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我有一种特别特别深刻的体会就是我们大家需要一场新的运动,需要社会企业走进乡村。所以我说最后一个问题,谁来担当起生态文明的主力军和社会力量?那就是我们企业。企业已经开始流行一个时尚,一个企业方式是对现代企业的改革。2004年我在意大利,我就被告知社会企业已经占到意大利GDP的2%。那么社会企业其实如果根据它的经营情况,它可以有很高的薪水,有很好的福利待遇,它有它的商业意义,它有消费者认可的唯一优势,但是它不分红,分红基金拿来搞什么呢?拿来发展社会事业。这样社会企业能够探索出新的生机,这个社会企业走进乡村,一方面可以帮助乡村做生态乡村,一方面可以做社区服务,在我们整个的我认为在社会企业发展过程中,政府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公共服务和乡村建设两个方面,尤其在乡村,如果我们大企业、盈利企业走进去,那是非常不对等的。村民一家一户的人怎么和大企业谈判呢?即使村民形成了这样一个经合组织,也是不对等的。唯一对等的就是既有企业化运行的能力和市场能力,但是又不具有那种资本过渡的攫取,为了效益和目的这样一种企业性质,能够和村民形成共生和合作的方式,这就是社会企业。我想用16个字来总结我这30多年寻找的经历,就是四个字——天人合一、生态文明。乡村建设或者城乡共生,再就是社会企业。天人合一是解救人类这个困境的绿色价值观,而生态文明是落地的模式,乡村建设是生长点。社会建设是生态文明的新生力量。那我还想最后说半分钟。俞先生,你的女儿不必到古巴去看星星,到大坪村古老的乡村,你能看见星星和月亮,希望大家有时间多关心我们乡村建设,多有时间到我们大坪村去看看。最后,我可能不能去参加世博会,因为明天我还会回到山上继续当我的廖嬢,那是村民对我的称呼。我还想补充一句话,世博会的广告语——城市让我们生活更美好。我只想补充一句——乡村让生命更真实。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