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0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阿希姆·施泰纳:中国已经开始向绿色经济转型

作者: 时间:10-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阿希姆-施泰纳:中国已经开始向绿色经济转型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

  2010年4月22日-23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道农研究院和《绿公司》杂志联合主办的“2010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是“绿色进化:政府与企业”。图为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阿希姆·施泰纳。

  施泰纳:成都市长阁下,刚才我非常荣幸和您进行了内容简短但非常丰富的会谈,也非常感谢您对我非常热烈的欢迎。还有吴大使,在成都见到你非常高兴。还有各位来宾,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在这个会议结束的时候做一个总结,在我进入会场的时候,我就看到有很多记者在采访我们的与会代表,问了很多问题,刚才进来的时候也看到张先生在做演讲,张先生的妻子在做普通话粤语翻译,我认为这个气氛真的是非常好。

  女士们、先生们,在今天早上开幕的时候,我们听到了联合国秘书长给会议发来的贺电,贺电讲到如何进行转型的路径,从传统模式转变为低碳经济、绿色经济,我们看到在联合国系统的角度来看,环境的可持续性,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发展带来的挑战的确是在联合国的工作中也是一个工作的重点,重中之重。在今年我们也会对联合国实施情况进行一个审议,我们可以看到对联合国而言,绿色也是实现发展的重要的必经途径。今天下午的时间非常短,我想利用简短的几分钟给大家讲一讲绿色转型的意义。

  我们在这里各位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人士,各位企业家都意识到这样一种新的经济路径、新的经济范式,会和20世纪那种模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因为如果我们沿用以前的模式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里我就不想浪费时间来讲气候变化或者是资源短缺和耕地丧失这些数据和证据了。我想说的是,资源的短缺以及国家安全,我们在理解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在解读一些基本的资源对一个国家未来的生存和发展重要意义的时候,比如像水这个资源非常短缺,而且水资源的分布是跨越国境的,在这样一个食品越来越短缺、资源越来越短缺以及国际食品市场上投机行为猖獗的情况下,食品安全都成了问题。

  我们也看到这种情况,觉得十几年前二十年前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现在已经变得非常稀缺。比如化学燃料、金属、矿产,以前我们觉得用不完的,随时都可以获得。但是在现在信息化的时代,我们可以根据技术进行探测,发现他们的储量可能在今后二十年三十年就会枯竭,很多科学家、研究人员通过研究作出了报告,报告中指出一些金属虽然非常稀缺,很快会枯竭,他们的循环利用率回收率不到1%,在21世纪,我们这个文明该有什么样的走向。我们如何判断知识、财富和经济机会和我们改善自己前进方向的能力之间的关系。

  但是在我今天下午的演讲中,我看到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转型进入这样一个绿色经济,我们如何使绿色经济成为可能,我发现在座的各位没有人会大谈特谈我们现在是在如何破坏环境的,但是大多数人都谈到了在过去几百年的工业社会发展过程中,我们所犯的一些错误。我想在250年前只有十亿人,但是现在已经有65亿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差别。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我们会有90亿人,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我们今天所谈到的变化或者说这种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它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也不可能很快发生。它可能会在未来二十年或者更多年数内发生。

  在未来有三分之二的地球人都面临水资源短缺和其他资源短缺,大家知道如果我们对二氧化碳排放无所作为的话,我们会加速这种环境恶化的状况,我们的不作为会对我们的地球造成更大的破坏。现在我们如果说忘记我们所处的这种短缺的环境,我们如果仅仅关注经济的发展的话,那么我们或许会获得前所未有的经济的增长。甚至或者是可以使成千上百万的人摆脱贫困,但是我们也会损失很多。

  我们现在只注重的是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方式,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国家,他们在进行经济活动的时候,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那么我们也必须要知道在现实的经济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们不断的在说生态系统的服务、生态系统的循环,我们在联合国有很多这方面的研究工作,那么在我们这个社会中,事实上在过去的200到300年间,我们很多城市已经遭到了很大的破坏,生态系统遭到了很大的破坏,我们现在需要看到很多事物中所存在的生态价值。我们不能够把生态系统给我们所提供的服务视作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服务,我们必须要平衡生态发展与经济发展中间的关系,我们必须要建立一种非常健康的良性发展的经济发展方式,我们的资本投资、金融投资都要注重这一点,如果说不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环境和生态资本就会使我们未来的投资、未来的经济发展造成很大的代价。

  我们看一看今天所属的经济环境,我们联合国经济规划署已经把当务之急列入我们的议程。我们希望能够在经济,尤其是全球的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前能够指出这一点。我们发现很多的专家、很多的经济学家以及很多的政治学家,他们都提出了一些新的理想的主张。但是我觉得在短期内,这些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有些问题甚至需要30到40亿美元才能够解决,我想在未来两到三代人他们因此可能付出代价。我觉得有一些不健康的投资会给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付出代价,一些新的技术、一些新的产业也在层出不穷,比如说像德国这样的国家,他们会有一些思想非常活跃的、动态的这样一些经济学家。他们希望能够在可再生能源产业每年产生三千到五千个这样新的工作岗位。他们也希望能够更大力的推广清洁能源和清洁技术,清洁技术现在已经在德国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它能够创造新的价值,它能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尤其是在汽车领域。它现在已经成为德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这些究竟是怎么样才能发生呢?因为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始于能源领域的转型。现在即便是在经济领域、能源领域,甚至包括在中国,中国不仅仅在出口它自己的经济,同时也进口了很多的能源。我们现在需要一些新的电力、新的能源来代替一些传统的能源,当然在德国这也是一样的情况。我们现在有20%的电力是通过新能源来产生的。那么有些人也认为这样的做法也会驱动中国来进行绿色经济方面的转变和改革,当然这也是我们今天下午所要传达的核心的理念和信息。现在我们有很多非常出色的企业家,他们也关注新能源,当然我们知道旧的一切和传统的一切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被代替、被推翻。但是我们需要非常好的智囊人员以及在这方面具有先进知识的专家,尽一切可能去驱动创新,把这些创新带到市场上去。这样我们才能够形成合力,才能够使得市场发生真正的转型。

  市场在一方面它具有抑制作用,同时它也能够加速经济发展。那么对于我们这些从事绿色经济的人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在所有的国家,在所有各个不同领域,都能够注意到,无论我们所采取的步骤是多么的小,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是它对于整个绿色经济进程来说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同时在政府这个层面,政府也应该发出一些信号,比如说鼓励新能源的产生,现在中国已经在这方面作出了很大的变化,在过去三到五年就实现了这种变化,首先中国现在非常注重可再生能源,现在我们发现中国现在已经不在提过去的一些非常古老的非常具有污染性的这种能源,比如像煤炭等等,现在中国已经把风能,还有像地热能,还有其他的一些新的能源是作为发展之中的重中之重,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标准和准则,它的标准和准则很多人会问,标准和准则究竟有多重要呢,实际上标准和准则对于产品在百姓中的可接受性是非常重要的。相对来说,有时候我们政府也会用财政的政策来进行调节,在经济领域尤其是在经济环境的大框架下,有些时候政府会提供补贴,这种补贴有的时候会产生反作用,会鼓励人们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事实上在全球经济方面,每年会花很大数量的钱来补贴这个传统能源,比如说化石燃料的开采。我觉得在我们整个世界上,我们需要这样一种准则,我们希望能够使更多的穷人受益,但是不仅仅是通过补贴这种方式来实现,另外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是鼓励人们继续使用化石燃料。另外,在二氧化碳排放问题上,我们如果仍旧使人们依赖传统能源的话,只能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量进一步增加,所以现在政府所要做的就是逐渐取消补贴政策。因为取消这个政策确实是阻止一些投资者或者一些新的创新的人来开发新能源,因为政府在提供补贴,所以人们的积极性会被打消。比如说像在有一些其他的政策,比如像税收政策和关税政策,我们是希望达成一个规模经济,我们是希望在未来我们的经济具有大的可持续性,我们现在看到在全球市场上已经越来越多运用其他的杠杆来进行调节。我过去曾经做过一项比较研究,我们看到在这个世界上,我曾经比较过政府究竟在核能产生方面,究竟投入了多少资金,如果我们一直追溯到1950年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在过去和现在是投入了同样的钱在核能研发方面,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政府会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巨大的变革,政府可以进行非常有针对性的预算的制定和开支。但是在今天和未来,以及未来的十年和二十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这取决于我们今天的作为。当然市场是发展非常快的,我们需要一代立法和其他的工具。中国现在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市场地位,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全球的市场需要中国,中国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中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因此中国越来越需要来开发高效能和低污染的新能源。我个人认为向绿色经济转型过程中,政府可以通过立法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实际上这个看法是错误的,已经有这方面的经验教训,也就是说这样的经济范式或模式会惩罚或者不利于那些主动购买更加能效高的产品的消费者,比如说你要买市场上的电动汽车的话,实际上你是受到了惩罚,因为你要为这样的产品付出更高的经济代价,像其他的产品,比如水和化石燃料,现在政府对他们还是有补贴,我们在惩罚谁呢?虽然有投资者愿意投资开发新的技术,但是我们面临道德上的困境,也就是下一代人他们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来支付我们现在的这种奢侈性的消费行为所带来的后果、带来的损失。在全球市场上我们也可以看到,经常有这种观点就是消费者不感兴趣。他们对更加环保的产品或者对环境伤害更小的产品不感兴趣,这种看法是根本不对的。我今天读到一篇文章,是安永昨天才发表的一篇文章,对消费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愿不愿意买电动汽车,如果跟传统汽车价格差不多的话,你愿不愿意买?中国的消费者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是的,是人数比例最高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来到成都。因为连续八年以来我一直在跟踪和了解中国的情况,分析中国政策的发展、政策的演变,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的确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非常好的增长率,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也让中国现在有了巨大的经济实力,为子孙后代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但是我们也看到,在中国过去十年中,中国也在不断反思,反思这种看似成功的经济模式。我们看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这个五年计划谈到了一些理念,这些理念实际上是非常超前、非常先进的,可能在美国或者欧洲的一些晚间访谈节目中,他们都没有这种远见去谈这么先进或者有远见的理念。我觉得的确这些看似具有前瞻性的非常遥远的有远见的目标已经逐渐的转为现实的政策、现实的路径的选择。也标志中国的确是在开始向绿色经济转型。我们这次会议上汇集了那么多企业界领袖、CEO,这是过去三到五年中比较瞩目的地方,不仅发表了自己的声音,而且也有独到的机会来提供你们对转型的协助,不光是中国国内的转型你们可以提供很大的推动,在全球范围内绿色转型,你们作为中国企业家,也将发挥巨大的作用。当然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挫折会有一些失败,但是我们和其他的合作伙伴,比如说智库,还有大学所进行的共同的一项合作项目,这个合作项目成果会在年底发布,这个报告就会指出,实际上这个世界早在多年前就在开始向绿色经济转型了,不幸的是在21世纪初期,决策者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的潜力,没有意识到进行转型所需要做的努力。比如说像冰岛,实质上在转型这一方面,最早是在企业界、地方政府这个层面出现的,然后才是中央政府的参与。我们是继续按照目前这种方式行事来摧毁生命所赖以生存的基础还是转变我们的模式,让我们能够维系生命,让我们的社区、我们的社会进行合作,而不是像现在或者传统模式中大家相互争夺,因为毕竟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社会,生命的维系不可能是一个国家所能决定的,那么在今后,美国、肯尼亚、马尔代夫、中国等等,虽然是不同的国家,但是我们已经看到非常严峻的局面,无论你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还是最小的经济体,单枪匹马都不可能单独来扭转20世纪给我们留下的这笔我们需要去处理的巨大的历史包袱或后果。现在科学和技术其实都已经具备了,我们可以用现代通讯技术把世界上190多个国家聚集在一起,共同参与到我们值得参与的斗争中。随着国家如果不能够联合起来,这表明我们世界现在的领导出了问题,失败了。我们必须要走到一起来,讲了这么多,我也祝愿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顺利,也希望大家发挥你们的领导力,把我们都汇集在一起。谢谢。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