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绿公司年会>2010绿色公司年会>年会报道>

李来来:绿色发展首先要算好经济帐

作者: 时间:10-04-23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李来来:绿色发展首先要算好经济帐
瑞典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副主任李来来

  2010年4月22日-23日,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道农研究院和《绿公司》杂志联合主办的“2010中国绿色公司年会”在四川成都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是“绿色进化:政府与企业”。图为瑞典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副主任李来来。

  李来来:大家好,感谢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有这样的交流,我听了三位企业家的人文情怀,真是非常感动,我从事的是环境和发展的研究事业,刚才他们提出的问题应该有一个回答,因为我们也拿着纳税人的钱,实际上我们的责任就是寻找企业家们提出的答案,但是我觉得我们做得并不是很好,今天的这个题目是政府跟企业,我自己理解,我们在讨论一个激励机制的问题,那么就是说我们应该有了很清楚的目标,刚才像张总已经提到零排放这样的一个目标,是他自己企业给自己设定的,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伟大和了不起的目标,但是怎么走到这个目标的这一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历程。我想寻找这样一个答案实际上是我们做研究的,我们不能光是纸上谈兵,我们做研究应该为此经历的地方。我想给大家讲的例子就是因为我一直在瑞典工作,今天早上遇到一个研究所的一个主席。

  主持人:现在瑞典好像有一个小镇子,花了相当于30亿欧元还是多少,建起来的一个小镇子,是人类未来居住的一个样板。

  李来来:其实瑞典有很多的,他们叫生态城,每一个生态城都是以一个产业,或者一两个关键产业带起来的,我想讲的是生态城,它达到所有的废弃物全部资源化,需要的电热以及其他的能源,都是从废弃物当中产生的,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技术进步是一个方面,但是技术并不是最大的难题。

  主持人:先是意识和观念,有这种追求。

  李来来:有了这个追求有了这个想法,最后怎么变成现实。

  主持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们,瑞典政府从有这种想法到今天变成现实,走了的多少年时间。

  李来来:这个项目从开始谈,用了4的时间建成。4年的过程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们做了一下了解,实际上4年的过程技术并不是问题,技术都是成熟的,都是很简单的技术,无非就是废弃物的处理,资源化,下水道的部分做了沼气,发电,最后有一个循环的水循环系统。其实都不是高新技术,但是为什么花了4年的时间,因为这个项目涉及到了不同的利益相关群体。政府,你比方说这个项目是建在斯德哥尔摩,是牵扯到一个市政,政府要管,水处理是水处理公司管,公物设施又要政府来管,加起来有多家公司政府的不同部门,包括开发商。

  主持人:没想到瑞典比我们大家想象中的理想的,接近社会主义的国家,现在也存在这么多利益的相关体。

  李来来:而且这个利益一定要让每一家都看到,自己的利益,所以要把帐算得很清楚,像我们通常都大而化之,没有算清楚这笔帐。

  主持人:我打断你一下,你能不能大胆的预测一下,按你的经验,因为你是既了解欧洲又了解中国的这样一个专家,你觉得中国按现在政府目前的主张和开发区现在的状态,要想做成这样的事,这个时间会比欧洲会比瑞典时间更长还是更短。

  李来来:我觉得是比瑞典更短,因为这个样本已经在了,别人做过的事情,就是缺算帐的人,不光要有眼光,还要脚踏实地的去做,这个功能要付出的成本是什么,落实到每一个项目,就像一台戏,唱这台戏每一个角色,本子有了,其实政府已经有了很好的政策,不同的利益集团加入了以后,他的得利是什么,要算得非常清楚,才能说服,所以才用了4年的时间把这个项目做好。

  主持人:我觉得中国人在算帐方面绝不亚于瑞典。

  李来来:我们不能只算眼前的帐,我上小学的时候做的数学题,就是横三个点,竖三个点,用4条线拉起来,你一定要把这4条线拉长才能做到,所以我们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要看长久的利益,我觉得另外瑞典政府在这方面干预并不多,他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瑞典有一个二氧化碳税,刚开始是几十欧元一吨,后来达到80欧元一吨,现在是100欧元一顿,如果张总你要零排放,你要算不零排放的帐,这个可以变成碳交易的一个,你可以先存起来。我觉得我们这个事情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大的舞台上,这个舞台已经搭成了,都积极的认识自己的角色,认识自己的功能,又能够脚踏实地的把自己的角色演好,我觉得这个戏是可以唱得很好的。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