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主页>丁立国>丁立国相关新闻>

丁立国:钢铁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产业

作者: 时间:17-08-23 | 来自:中钢网

  立秋后的北京璀璨阳光的半年已经翻过,而秋风萧瑟的半年还远未到来。如果路上不堵车,从北京二环到德龙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龙控股)所在的丰台区,只需40分钟车程。这家原位于河北邢台的民营企业,2005年将总部搬到北京城郊,目前已是中国钢铁民营企业中硕果仅存的佼佼者。

  德龙控股董事局主席丁立国是个极有个性的人。他1970年出生,身型高大,留着板寸发式,神情冷峻,只有偶尔的微笑才显出平易近人的一面。

  德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立国

  8月19日在宁夏银川举行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7年夏季高峰会”上,丁立国指出,“一带一路”对中国经济转型是一个机会,对在国内积蓄几十年的企业来说,也是巨大的机会,但企业在开展工作之前,还是要分析一下自己走出去的能力和实力。

  丁立国感慨,中国尤其是近十七八年钢铁工业的大规模发展,但任何市场的需求都是有天花板的,现在供给侧改革、去产能主要是针对钢铁煤炭等行业。以德龙控股为例,在国家没有提出“一带一路”的时候,我们已经进行了对全球有钢铁需求增长的区域进行了调研。但最后还是选择跟我们文化、风俗,甚至又有海洋对接、又有陆面对接的东南亚作为首选的落脚之地。

  丁立国坦言,过程中也有失败,但作为第一代企业家敢于去担当、敢于去面对。 “一带一路”确实是机会,更是新动力,需要分析透了企业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实力、心力,才能抓住“一带一路”的机会。

  幸运的第一桶金

  丁立国自称创业以来一直很顺利,心怀感恩。他说:“我21岁创业,赶上1991年市场经济好转,接下来19年又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我跟柳传志郭广昌那些‘老江湖’的创业几乎同步。”

  以今天的眼光看,丁立国当初能挖到人生第一桶金,有很大的运气因素。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一人闯深圳,很快应聘到了深圳市福田区物资局。20世纪90年代初的深圳,就像一个初级老板培训学校,丁立国懂得了经商之道:经商不要首先考虑自己赚多少,要先为合作伙伴算账,看他能挣多少,然后把自己的利润加进去。

  当时,丁立国的老家唐山是全国重要的钢铁资源基地,他先后为单位联系了几批钢材,成了当年完成进货任务最多的员工。1993年,丁立国决定回唐山创业,做钢材生意。这一年,他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3000万元人民币。

  1995年,丁立国从钢材贸易转向钢铁实业,组建立国集团,开始打造自己的钢铁王国。1999年,他收购了一些县办大中型国企。当时不到30岁的丁立国,在河北民营企业界已小有名气。

  2000年4月,他收购因管理不善而停产的邢台新牟钢厂,只用8个月就扭亏为盈,当年缴税60万元。2002年,新牟钢厂的缴税金额已高达6000万元,正式更名为邢台德龙钢铁。

  短短10年,德龙钢铁从年产几万吨的产能飞速扩张到几百万吨,跻身中国著名民营钢铁企业阵营。在传统行业中搏杀的丁立国,也以其骄人业绩,博得“钢铁少帅”和“钢铁小子”的称号。

  2005年3月,丁立国通过反向收购,在本地成功上市。

  并购被否决

  在国企占领天下的钢铁行业,民营钢企叫的响名号的也就沙钢、建龙钢铁、日照钢铁和德龙钢铁等几家。外界叫他钢铁小子,说他锤出了一个钢铁帝国。

  2008年3月,一则消息震惊中国钢铁业界。当时,德龙控股和俄罗斯煤矿和钢铁商耶弗拉兹集团宣布,后者拟以15亿美元收购德龙控股51%股份,这个价格比德龙的净资产高出5倍。如果按照协议把公司出售了,德龙很可能会杀入中国钢铁业的2000万吨俱乐部,成为沙钢第二。

  但是,几乎同期,沙钢集团却剑已出鞘,沈文荣大张旗鼓的跑马圈地,先后收购了江苏淮钢、永钢,河南永兴钢铁、常州鑫瑞特钢,这也促成了他在2009年跻身世界五百强。日照钢铁在山东钢铁的觊觎下,已经放缓了自己的扩张步伐,但是在山东钢铁宣布重组之后的日子里,杜双华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一直忙于设防。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钢铁大佬大肆争夺资源、抢占并购先机、至少也要防止自己被收购的时代,丁立国主动寻找买家,要做百年老店的丁立国不做了?他经常面临这样的质疑。

  丁立国事后回忆这一决策时说,2007年,行业发展到了高峰,钢价高达6000元一吨;再加上资本市场的股价也到了最高点,因此,他想借助资本的力量,在高位套现,变一个方式来整合。

  “当时原本可以成为一个经典的并购案例。”丁立国说,但是中国监管部门最终否决了这一交易,让他空欢喜一场。

  “并购失败后,心情还是比较沮丧的。但有些事情要放大来看,不能因为收购失败就不往前发展了,所以还要调整过来。”那段时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德龙控股又在新加坡发了可换股债,压力非常大,这是他“创业十几年来,经历最痛苦的一个阶段”。

  中国当时宣布投入4万亿救市,钢铁业成为优先受益的行业。这让丁立国和他的德龙稳定了心态。

  他说,德龙在2008年之前一直高速增长,产量从几万吨到几十万吨,再到300万吨。金融危机之后,他在企业内部提出,要“小而精、小而壮、小而美”,而且“眼睛向内,充分挖潜”,等待新一轮发展机遇。

  “这两三年,我们要充分改善和提升管理水平,在产品结构方面,往高附加值品种上发展;同时要储备人才梯队;在管理流程上,我们要重新梳理。”他说,经过一番调整后,从今年业绩来看,效果已经显现出来。“2010年上半年,我们的外债已经还了一部分,债务链基本都解决了。”

  “产业发展一定要跟资本对接。我们这两三年积蓄下来后,业绩又好转了,那么,下一步可能还要考虑并购整合。”

 

  做绿色洁净钢铁

  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7年夏季高峰会”上,丁立国闭幕演讲中透露,德龙在环保方面的投资不设上限,目前环保已高于欧盟标准。

  谈及钢铁行业面临的环保压力,丁立国讲了一个故事。德龙在河北大概有4间工厂,在河北邢台有1间工厂,当地每次冬天评PM2.5德龙老是倒数第一。负责环保的官员压力很大,当地的市委书记来德龙蹲点邓丁立国称,“这黑漆漆的你赶紧拆了算了。” 在这种压力下,丁立国开始对德龙进行改造。

  “我们想定位对标全球最好的钢铁企业,在环保这个环节当中投资不设上限。”丁立国解释,因为这个领域有些技术是成熟的,有些技术是不成熟的,反正早投入、晚投入都得投入,早投入了可能会创造名声、赢得先机,经过几年的投入,德龙被环保部评为5A级的标杆企业。

  德龙控股对环保的投入效果明显。丁立国举例,“颗粒物排放国家是50、河北是40,我们改造前基本上是符合达标的40—60,今天是12—25。”

  2013、2014、2015这三年是中国钢铁工业最困难的时候,不赚钱。丁立国介绍,“但好在德龙是微亏,2012年、2013年其实我们大概投入2个多亿,那个时候每天都是100多万的投入,后来又拔高、又升级,整个连续投了近9亿元。”

  “低头弯腰做环保,证明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丁立国认为,打造环保标杆不止是完善环保项目,而是全方位践行环保理念。按照说的做,按照做的说。

  丁立国并不是对财富十分渴求的人物,在钢铁行业发展兴盛时期,德龙控股甚至没有进行一吨产能的扩张。即便是带有公益色彩的环保事业,丁立国的愿景恐怕也不止是绿链,目前能够得知的,是他力图打造的“无烟工厂”,要将德龙钢铁立为行业的环保标杆。

  根据德龙控股总裁办、董事长助理吕宇航向中钢网提供的信息,德龙仅2012年—2016年就投入8亿余元,针对烧结机、高炉、炼钢等生产工序环节实施50多项环保深度治理项目。

  目前,德龙控股在工厂边上租了2000亩地,引进专门种植吸收重金属的美国柳;通常来讲,工业水处理到中水就好,但德龙上升到了饮用水标准;循环经济上,公司充分回收厂内的煤气和蒸汽用于发电,工厂用电的自供电率达到了65%(自供电均为回收发电);工厂汽车没有烧柴油的,除了LNG外,公司后续还将使用更加环保的电动卡车和翻斗车。而在公司厂区美化方面,丁立国称,已经开始申请3A级景区。

  德龙的绿色改造也引来了众多同行的关注。仅今年1—5月,德龙控股接待各地考察团60余次。其中,两会过后,河北邯郸市委书记、市长率该市22家钢铁企业负责人前往德龙考察时,当场要求企业按照“德龙标准”进行改造治理。在此之前,德龙钢铁围绕环境治理、减少排放、加大投入,还被国家环保部推荐为钢铁企业环保治理的标杆。

  “我们要做永久性的标杆!”豪言背后,丁立国也有着自己的灼见,“永久性的标杆就要面临持久性的改造,针对这件事情我们做了三年的持续化的改造。”这样的改造还在继续,丁立国称,原来在钢厂工作的场景都是钢花飞溅,冒的是“白烟”(蒸汽),到今年底,德龙将重新把脱硫、颗粒物排放、氮氧化物、脱硝进行升级,让“白烟”消失,实现无烟工厂。

  “生产智能化,厂区园林化,建筑艺术化,整体循环生态化,这才是钢铁企业未来理想的样子。”丁立国笑谈,这是他的个人目标,希望钢铁企业与社会、人类的关系形成生态、健康、可循环的模式。

 

  丁立国在工作之余也寻找精神的力量。他曾在2000年7月遭遇车祸,颈椎严重受损,险些瘫痪。那段时间他思索了许多问题,对财富的价值、成功的含义有了更深的认识。

  他后来接触佛教和道教,试图从中找到力量,而不是安慰。他给自己定了“三不”:不当大股东,不投重资产,不同国有企业抗衡。

  他说:“我们赚了很多钱,再赚更多的钱没太大意义。当财富和个人理想关联不大时,一定要寻找支撑向上的动力。”

  他常常去外地拜访名师,包括国学大师南怀瑾。他说:“我们不是出世修为,而是入世修身。把师傅启发我们的思路用到自己的企业中,怎样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和自己的事业对接,这才最关键”。

  他读过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龙应台在书中说,“所有的颠沛流离都要通过大江奔向大海,上了船就是一生”。

  丁立国说:“所以我始终心存感恩,经历之前的磨难后,对未来会更有信心。其实我们今天的较量不是在今天,而在未来,看谁能在未来3年、5年、10年、20年坚持下来。”

  附文:丁立国——钢铁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产业

  ABOUT

  16年,几乎能让一个婴儿长成一个真正的成年人;16年,也让我从一个小伙子成为一个随时需要决策、随时需要冒险、随时心系他人和社会的人。而伴随着我的成长和努力,一个生机勃勃的德龙钢铁焕发出迷人的光彩,虽不是巨人,但其志已直指中国钢铁大王和百年老店。一个经历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交替洗礼的钢铁企业,可以说饱经风霜。图谋未来是现实问题,究竟路在何方?“钢铁是一个可以做一辈子的产业。”我深知,前一个16年仅仅让我们知道钢铁是什么,下一个16年才是更关键的。再过10几天我们就进入2008年,这注定是一个尽数风流人物的一年,奥运会、改革开放30周年、入世7年,也是德龙钢铁战略走向的关键之年。有商机、有潜在风险。

  有人说,德龙钢铁的16年发展,走了国外企业100年走过的路。但是我想,德龙钢铁是踩在别人肩膀上起来的,底气方面略显不足,那么怎么办呢?与时代赛跑,首先把自己变成一条“快鱼”。大家都知道前面有食物,但是国外企业像庞大的鲸鱼,我们只要保持速度,包括创新的、奔跑的速度,就可能首先拿到食物,壮大自己。过去的16年时间,我们一边跟世界和中国钢铁企业赛跑,一边跟自己赛跑,一步步迈入新的发展时代。德龙钢铁的发展经历了5次“快”。第一次是创办了唐山长城轧钢厂,凭着“深圳速度”的精神第一年就获利3000万元;第二次是收购邢台新牟钢厂,用了8个月就将债务高达2.4亿元的企业扭亏为盈;第三次是从2000年到2005年的5年黄金发展期,企业员工达到3300人、资产18亿元,结果这个黄金期使我们成为第一个在海外上市的国内民营钢铁企业;第五次可能就是我们的国际化,赞助澳大利亚珀斯光队,打通进入发达国家的途径。德龙钢铁的目标是2010年前扩展成为年产1000万吨级以上的钢铁联合集团。而这是建立在高水准发展基础之上的,虽然在国有钢铁企业面前德龙钢铁不占优势,但是其总资产贡献率、资本收益率、社会贡献率、净资产收益率等多项指标在中国70家重点钢铁企业中排名第一,这印证了其发展的专业价值,为成为真正世界钢铁帝国打下了稳固的地基。

  现在推动我们在下一个16年继续保持速度优势的是融资,包括上市和人才。德龙钢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和资本杠杆的作用,联合海内外各种投资金融机构,开辟了多种融资和资本运作的渠道。而融资所得的资金我们会更多的投入到研发和高端产品生产线上,为德龙钢铁快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在人才方面,“让每个职工把公司当做家,让公司成为每个职工的家”,是我致力达到的境界,如果在这个方面做的好,则可以让我更有底气。可以说:我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充满激情、充满智慧、不怕失败和挫折的钢铁军队。当年红军过草地不断有人掉到泥潭里,于是毛泽东与大家挽着胳膊一起向前走。试想,一个这样的军队,有什么不可以战胜!现在德龙钢铁有几千人,就是有几千个丁立国,拥有当年“大庆工人一声吼,地球都要抖三抖”的自力更生(现在叫自主创新)、艰苦奋斗的精神,走出中国的“钢铁强国”之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们将走向哪里,取决于我们想成为什么?振兴民族钢铁事业,成为中国钢铁大王和百年老店,建立一个钢铁帝国。综观中国的百年老字号,虽然几百年长盛不衰,但是毕竟没有经历世界经济大潮和先进文化的洗礼,先进不先进,要站到世界的角度。正如中国的彩电业,在国内将外资品牌打得落花流水,而一旦走出过门,遇到的不是反倾销就是巨额专利费。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仍然要跟时代赛跑,和国际企业进行正面竞争。在真正的全球化到来之前,先到世界钢铁市场上历练出金身。而只有那样,才能把握整个世界钢铁产业的方向在哪里,才能确定我们如何走向未来。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