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主页>冯仑>冯仑相关新闻>

冯仑:立体城市的狂想

作者: 时间:14-01-03 | 来自:福布斯中文网

  在新加坡的万通立体城市研究中心里,团队们正马不停蹄地研究着高密度城市下的社区制度、心理、安全、水电、产业经济、建筑等诸多问题,过去4年光是研发费用投入就超过1亿元人民币。这里已经设计出了适合水边、丘陵、沙漠等各种地貌,适合5万、10万、15万等不同体量人群居住的立体城市,形成“套餐”供全球各国的市长们选择。

  这是冯仑关于“立体城市”的终极目标,令他高兴的是,这个孕育了4年的梦想终于迈出实质性的第一步,在搁浅了十个月之后,立体城市成都项目终于即将重启,而在7月份,西安西咸立体城市正式开工建设。

  之所以把立体城市研究中心设在新加坡,是因为这个国家给了冯仑种种启发和想象。“新加坡承载了600万人口,但是只开发利用了不到一半的土地,剩下的都是绿地、高尔夫球场之类,全都是空的。而在北京,一平方公里才容纳三四千人生活,市民平均每天有4个钟头花在路上,如果科学规划,中国可以用2%的国土面积,解决14亿人的城市化。”冯仑想用立体城市解决中国城市化的挑战,克服一个个平铺直叙的摊大饼城市和一个个只有房子没人烟的“鬼城”。新加坡的Pinnacle组屋让冯仑看到了立体城市的高效和可持续。

  Pinnacle组屋事实上是新加坡首个超过50层楼高的政府廉价组屋,有七座住宅大楼,共1,848个单位,连接各大楼的高空天桥同时也提供独特的绿化、娱乐和社区活动空间,因此即使容积率高达9.2,居住依然舒适。如此高密度的居住人口,意味着并非是盖房子那么简单,更是在打造一个迷你城市。

  “谁说庄稼一定要种在地里,在30层楼上种的西红柿一点都不比种在庄稼地里的差,可能还更好吃,而且更便宜,这一点,新加坡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了。”冯仑说,他还想在99楼养猪,100楼看病。

  立体城市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想,但显然值得试一试,而且重要的是,新加坡的成功模式给了冯仑信心。在他看来,新加坡这个城市是完全设计出来,按照规划做的。中国600万人的城市有不少,拿它们跟新加坡比,后者的绿地不知道多多少,也更有秩序。新加坡已经由上世纪的“花园城市”转而变成今天的“花园里的城市”,新加坡政府正计划对城市的大部分屋顶进行绿化,与冯仑对于立体城市的想象在某些细节上不谋而合。冯仑的目标也和上世纪80年的新加坡政府一样,要设计城市,只不过他的城市是立体的。

  而他所推崇的Pinnacle组屋因壮观的外形、优越的地段常常令不知情的人以为是高档住宅或写字楼。它也成为建屋局如何因应城市住房需求挑战的杰出典范,以充满创意的方式来处理公共住屋问题,让许多年轻家庭也有难得的机会住进市中心。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加坡社会的“公平性”。冯仑曾在新加坡修学,这个国家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公平性,新加坡在他的印象中除了“挺好的”、“挺干净的”、“挺放心的”,更让他学到怎么用市场经济的办法追求社会主义相对公平的目标。新加坡的医疗水平也令冯仑满意,经过讨论,新加坡相关部门已经同意将他们的健康医疗带进冯仑的立体城市当中,做全产业链的移植,包括培训、教育、研发。

  新加坡这座许多人心目中的“亚洲首席城市”,它的智慧总能感染每一个走近它的人。冯仑十分推崇新加坡,他认为这个国家有许多地方值得中国借鉴,“至少在2020年以前,我相信新加坡的经验对我们是适用的。”带着他的新加坡式狂想,立体城市在未来将“野蛮生长”。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