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主页>马云>马云相关新闻>

在马云即将离去之时理解马云

作者:雷晓宇 时间:13-05-10 | 来自:搜狐IT

  2013年5月10日,杭州,多云,20-27摄氏度。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马云并未预备任何仪式。他既不打算悲情十足地结束自己的过去,也没想要意气风发地迎接自己的未来。他今年49岁,要退休了。

  退休。在2013年的春天,这是一个带来无限悬念、留恋和诱惑的词。两天前,弗格森在曼彻斯特的一家餐厅里举行了自己的退休仪式。这更像是一个弥漫伤感气氛的家庭聚会,曼彻斯特联队的球员、球员休息室管理员、草坪修理员、按摩师和帮球员清洗球衣的大妈都参加了聚会。“我打算退休了。”72岁的弗格森说。他哽咽了,许多为曼联服务超过30年的老人儿们也哭了。

  跟足球教练的道别相比,马云的离去并不突然。这不仅是一位CEO的个人选择,也是一个虽然意外频频但仍不失节奏的战略部署。早在2008年,阿里巴巴网站上市还不到一年的时候,马云就曾经透露过去意。当时,他去日本京都拜访稻盛和夫,讨论的不是企业的经营之道,而是人的问题。他说:“我就想怎样花6-10年的时间,让灵魂留在企业,人该干嘛干嘛去。”

  血浓于水,冷若冰霜。对于创始人们来说,如何处理好个人和公司之间的关系,既不能近得成为公司的人质和天花板,又不好远得失去了价值观和使命感,若即若离,若有似无,这简直是一场灵与肉的对话。

  马云并不是第一个面临这种问题的CEO。1999年,王石辞任万科CEO。那一年,王石年仅48岁,比现在的马云还要小1岁。当时,王石遭遇的质疑和嘲弄一点不比今天的马云少。现在回头来看,王石试图在自己盛年之时及早做出这样一种制度化探索:能否建立一个类似古罗马帝国一样的完善机制,使得这家公司犹如一个生命体一样,生存尽可能健康,寿命尽可能延长。在他看来,罗马帝国人口不是最多,身体不是最强壮,资源不是最丰富,甚至除了凯撒,连继任帝王的名字都鲜为人知,但这并不妨碍帝国在一个稳定完善的制度基础上长时间健康运行。换句话说,摆脱公司成长对于创始人的路径依赖――这种制度探索就是王石想要留给万科的灵魂。肉身是浮云,唯有灵魂不灭。

  王石辞任CEO那一年,马云刚刚创办阿里巴巴。如今14年过去,王石年届60,已经游学哈佛,现在,轮到马云开始他的探索,且看能否灵肉合一。

  和王石一样,马云的初衷是要以自己的消失来证明自己的成功。对于一个伟大的发明家来说,唯有当他不在场的时候这台机器仍能运转如仪,这才能证明其发明的美妙。不过,即便是强人也要面对命运的嘲弄。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马云风波不断,支付宝股权转移风波、央视曝光淘宝假货、淘宝内部贪腐问题、卫哲事件,等等,都让马云不堪其扰。

  现在回头看马云在2011年的微博,的确耐人寻味。10月13日,在淘宝商城“十月围城”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刻,马云写道:“看着家人的眼泪,听见同事们疲惫委屈的声音,心悴了,真累了,真想放弃。心里无数次责问自己:我们为了什么?凭啥去承担如此的责任?也许商人赚了钱就该过舒适生活,或像别人一样移民,社会好坏和我们有啥关系?昨晚上听见那批人高奏纳粹军歌,呼喊消灭一切,摧毁一切,伤害着无辜。亲,淘宝人!!”

  马云累了。和政府博弈,和资本博弈,和舆论博弈,和另外一个自己博弈……马云无处不在,马云必须扮演马云,但马云只有一个。过去两年的经历,无疑加速了马云的退休计划。一方面,这些突发事件的确让他感到委屈,心力交瘁,去意更深。我们可以想象,一定在某些时刻,他曾经深刻怀疑过自己所从事事业的价值。身为老大,这种怀疑,除了参禅悟道和自我消化,他也并没什么人可以真正地倾诉。另一方面,马云又是一个理性和具备现实掌控力的人,这一系列急需摆脱的困境也促使阿里巴巴及时布局,完成退市、拆分和组织架构调整,以期能在未来的竞争里积极应对。

  马云的朋友曹国伟曾经说,互联网的世界斗转星移,实在是天上一日人间十年。在短短的14年里,马云已经历尽沧桑。不过,到了某个阶段,就像花钱比挣钱更难一样,去比留更难。当年,长虹倪润峰曾经跟王石同期宣布退休,结果不到8个月,又忍不住回到这个战场,“就像是听到战鼓声就会扬蹄的战马”(王石语)。即便是王石,即便到现在,也仍然处于某种“寻找”的状态,否则,从中国到美国,从深圳到珠穆朗玛,他写不出“徘徊的灵魂”这5个字。

  马云不曾离开阿里巴巴,和当年的王石一样,他要继续面对企业的战略需求。马云已经不在阿里巴巴,和当年的王石一样,他要寻找到自己的第二生命线。他说要去做绿色环保和教育,不知道这两样东西能不能满足他。不过,一个男人一辈子如果能有两个梦想,那他等于活了两次。这太带劲,也太性感了。

  这两天,很多人为弗格森而哭,因为爵爷老了。不会有人为马云哭,因为JM还太年轻了。爵爷的告别仪式不无悲情,而马云则相当克制。4月底,在仅有的告别采访里,他极其自抑地形容自己为“一个小混混”。5月9日,就在退休的前一天,他出席一年一度的阿里巴巴集体婚礼,也对自己的去留事宜未置一词。而5月10日之后,他的计划则是大睡3个月。

  马云如此低调,他是想像他的朋友陈天桥一样,彻底被所有人忘记吗?按照阿里的作战守则,逢单出击,逢双韬光养晦,事情不像就这么结束的样子。你想想,王石当年辞职,万科从王石过渡到姚牧民再到郁亮再到王石彻底出国,也整整花了12年。如今,马云之后的阿里,雏形已具,但如老僧酿酒,尚待发酵。

  马云之后的世界会怎样?没人知道。不过,就在前几天,一场关于移动互联网未来的大会正在被广泛谈论。下午四点钟,我从国家会议中心出来,在挂着胸牌的人群里根本打不到车。人人脸上都是疲惫、兴奋和跃跃欲试的表情。不止一个创业者对我说,第一波被丁磊张朝阳赶上了,第二波被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赶上了……言下之意,总算要轮到我上场了。

  这个世界充满了对弗格森和马云的爱,但这个世界仍然只会越来越精彩。旋转吧。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