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主页>宁高宁>宁高宁相关新闻>

宁高宁:粮价比国外贵50% 应利用国际产能

作者: 时间:17-09-05 | 来自:中国粮食信息网

  “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于8月28日-30日在重庆召开。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在演讲中表示,黄奇帆市长能够把西部边缘地区的重庆管理得这么好,对做企业的人有非常大的启发。宁高宁表示,现在经济形势发生了改变,原先总觉得中国在各方面都有很强的势能,但现在稍有一些变化,比如人民币贬值,比如劳动力成本升高一点儿,对外经济联系会马上发生变化。

  在谈及中国对外投资时,宁高宁表示要考虑是国家战略还是企业战略,要考虑是简单的买买买,还是要做深度整合,形成一条国际化的产业链。

  宁高宁表示,过去十年来中国的粮食成本在不断攀升,国内的很多粮食都比国外贵了50%甚至一倍还多,因为自营和市场把粮价推起来了。所以在基本保证粮食安全情况下,应该有一个充分利用国际国内,特别是国际大的生产能力和生产成本来补充粮食。

  以下是宁高宁演讲全文:

  宁高宁:首先谢谢主持人买中粮的大米,这可能是今天我最大的一个收获。

  没有人想在黄奇帆后面讲话,我今天非常不幸。我有幸听过很多次黄市长讲话,有幸和黄市长一起去过国外,受到非常深的教育。昨天晚上我和黄市长讲,重庆做到今天有一定的逻辑和道理,应该有一本书出来才好。大家知道一个中国的城市,黄市长讲了,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环境下,一个在西部边缘的城市做到今天,为什么?这也是我们做企业的一个大困惑。

  我记得几年前说到重庆的债务问题,重庆债务比较高,可是昨天我听了黄市长讲话,又听了交行的牛董事长讲,说重庆银行不良资产比例最低。这对我们是非常大的启发,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无论在什么基础下,一个城市可以管成这样,这给做企业的人有非常大的启发,以及学习。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讲“世界大市场、一路一带”,受到黄市长讲话的感染,突然觉得回到中国经济大发展,大增长时期。今天我们遇到的情况,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货币市场,还是进出口、外资,都有一定的下降和放缓。重庆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但是在我所处的行业感触比较深。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谈大市场、“一带一路”、发展、投资、走出去,我觉得有特别需要重要反思的几点。

  我记得,十五年前在亚布力开过一次亚布力会议,大家一起滑雪,非常得冷,没想到今天开到重庆了。我记得当时胡葆森冯仑都去了,在座的其中好几个人都去了。那时候不一样,哪敢谈美元,谈几千万就感觉很多钱,现在不说几十亿美元就感觉这个事没人干。陈启宗先生跟我讲,中国不得了,一买地就几百亿,制度势能大,资本势能大,市场势能更大,无论中国外资市场,还是中国出口市场都非常大,劳动力势能成本非常大,技术势能也非常大,特别是中国政府像黄奇帆这样的人来吸引外资,集官员、知识分子、企业家于一身,整合所有资源推动经济发展。

  中国不是特别大的资本输出的国家,有投资应该投在国内

  今天就不行了,原来人民币一升值你可以来,因为投资升值,一贬值你就要跑。

  我们做进出口,人民币贬值我们的货亏了20亿,这是2%左右的差别。我们突然发现,原来只要劳动成本高一点就出问题,只要人民币汇率一动荡,大家预期改变就可能出问题,你对外资的态度有任何改变可能就会出问题。原来外资并不是那么友好的,并不是他爱我们就来了。你突然发现,原来情况一变,竞争一变,外资也好,出口也好,对外经济联系马上会发生变化,尤其是信息加剧了变化。

  如果今天“一带一路”、“走出去”、大市场发展,最终对企业来讲要讲自己的效益、竞争力、管理能力,在大环境不能改变,不能预测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做好自己企业内部的管理。

  中粮在大的国家政策、世界市场、消费市场环境下,不断跌跌撞撞地找一条路子出来,相信是很难的。今天讲“走出去”,我自己觉得中国这个国家目前应该不是特别大的资本输出的国家,有投资应该投在国内。现在“走出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要求企业全往外投资,今天中国因为资源的问题,因为我们自身觉得中华民族要往外增长,所以往外跑,实际上不容易。特别是过去十年以来,买卖资源的,无论是石油还是矿山,今天都存在很大的压力,需求压力大、成本压力大,整个经营都一般。

  中粮前一两年开始也是“走出去”,也是希望建立全球的粮食供应网络和通路。实际上没多少钱,一百多亿美元就可以做一个投资,但是很复杂,外面有一两万人,有几十个国家,他要管人、管事、管运营,不是一个仓库,一个矿山买完往回拉就可以,这里遇到非常多的问题。

  中国企业要把管理系统和国际化运营做起来

  首先明确你的战略是国家战略还是企业战略,一开始糊里糊涂,国家也要求,我们也应该做,突然发现两个并不完全一致。你是要长远战略还是盈利战略,你是投资性战略,控股公司进入后买公司,我变成董事会主席,每半年来开一次会,你该干还是怎么干,还是深度整合,他说不行,必须全整合。你在这儿买的,哪运输,以及在哪卖的是一致的,是一条产业链。

  刚才主持人讲了中粮的大米,中粮大米有泰国米、柬埔寨米、东北米、日本米,这个链是怎么建起来的?你当然可以做很多个小企业,每个人做自己的,你把地图一画,小旗一插,一模一样,没问题,内部是没有国际的。但是深度整合不是那么简单。首先他们会说,我们就变成中国企业了。我说,这是中国参与国际化的企业。还有说,这个公司就服务中国了。今年上半年开会我突然发现中粮在过去半年最大的客户原来不是中国,是印度和印尼。

  我们的总部在日内瓦,已经够好了,人去了以后说到处买不到电饭煲,另外中午吃饭没有热的。你突然发现你比老外不差,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发现。过去觉得老外很厉害,结果相处了几个月觉得老外“很傻”,我们比他聪明,一看都比他明白。以前看老外长得高,聪明,会说英文,但是后来发现只会说英文。原来所谓的国际化是人的国际化,资产国际化很简单,买一个什么东西进行投资,那就没问题了。最终深度整合,变成国际化企业,国际化思维、国际化运营、国际化竞争力的企业,不仅仅是拉回来买,这可能不行。

  刚才讲了“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典型的国家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过去希望把粮食卖到中国来,外交有外交,政府有政府,中国市场有问题,能不能卖到西班牙去,怎么卖去,这种整合对企业来讲是相当大的挑战。中国企业除了走出去买资源外,什么时候能把管理系统和国际化运营做起来,今天来讲我们不用谦虚,我们不用自卑,这个事我们有很长远的路要走。

  小麦等粮食比国外贵50% 应利用国际产能

  接下来说大市场的问题。买卖粮食大市场,中国粮食过去十年来,和粮食有关部门行业的努力使中国粮食连续保持现在的局面,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大量成本的上升。现在基础粮食,玉米、小麦、稻谷比国际上贵40%-50%,像糖贵了1倍还多。因为自营和市场把粮价推起来了。今天你发现很多食品中国比国外贵,因为粮食比较贵,下游所有的肉蛋奶成本就贵起来了。那要怎么办?我们需要有国际资源。

  过去金融谈判时有一些品种没包括,比如芝麻以及高粱,结果现在进高粱,美国民众糊涂了,中国怎么现在进高粱了,成本就变了。这变成成本自身和资源自身不匹配。我们自己老说7%土地养活20%的人口,现在的问题是过去可以,过去吃碗苞米面可以,现在你让猪吃玉米,你吃猪,这样一转化,猪转化率高,牛是7倍,全转化你就受不了,这就带来了问题。粮食问题本身又是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土地问题、农民问题,包括跨越下一步发展基本资源问题都来了。

  今天说大市场、“一带一路”,还要有一个更开放的心态。什么心态呢?如果我们在基本保证粮食安全情况下,应该有一个充分利用国际国内,特别是国际大的生产能力和生产成本来补充。年初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去巴西访问,到了工业装备出口展览,本来没有中粮的事,但是中粮在巴西有比较多的投资,主要是仓库、码头的粮食加工,巴西提出来参观时议会议长副总理也要参观,这里不能全是中国东西,有没有巴西东西,叫中粮做展览,基本上是卖巴西粮食。这就是融通。

  “一带一路”是融通的概念,不是把过剩产能卖出去,现在不这样说,老这样说就坏了。

  粮食安全作为大的国际市场,国际融合来讲,区域经济一体化来讲有一个新的定义,什么定义呢?粮食的定义,口粮、饲料、工业用粮分开,再有平时、灾荒时、战时,不能老想着打仗怎么办。再有自己种的是粮食安全,自己存的算不算?土地储备算不算?有自己的公共渠道算不算?都会变成融入国际大协会的思维。

  今天讲大的市场、大的开放,我们自身也开放和国际社会融为一体,粮食只是一个例子。从而看自身,从而看“一带一路”,我们才有更好的发展。下一步中国经济越是有放缓,就越应该改革,越应该开放。这样才能真正把中国经济代入新的阶段,谢谢大家!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