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主页>张维迎>张维迎相关新闻>

张维迎谈褚时健:社会要进步,须容许“变异”存在

作者: 时间:15-12-12 | 来自:和讯网
  他,25岁当区长,31岁被打成右派下放农场改造,35岁重新崛起当上农场副厂长,51岁做玉溪卷烟厂厂长,18年来为国家累计缴税2000亿元,个人工资收入累计仅80多万元。71岁时,因为一笔174万美元款项的分配,他以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74岁保外就医,他开始种橙子。84岁,他的橙子卖遍全中国……

  也许你已经知道这个人,褚时健。他的经历称得上传奇,几十年来被无数人争相解读。12月11日,《褚时健传》新书首发仪式在北大朗润园举行,这是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的第18期暨“朗润· 中信书院”第20期活动。同时,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该书作者周桦、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家张维迎、管理学家宫玉振等多位重量级嘉宾云集北大朗润园,以“前行的力量”为主题,试图从褚时健身上窥斑见豹,探知中国企业家精神。

张维迎谈褚时健:社会要进步,须容许“变异”存在

  一个健康的社会,一定是公平的社会


  这一个月,我读了两本企业家传记。第一本是《卢作孚传》,卢作孚1891年生,1952年的一个晚上,他吃了安眠药自杀了。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因为他觉得人格受到了太多的侮辱,他没有办法再生活下去了。第二本就是《褚时健传》。褚时健比卢作孚晚生了34年,他是下一代人了,他有过他的辉煌,但是他现在又有了他的新的辉煌。

  这两个人使我想到,我们怎么看待一个社会体制、文化是好还是不好,要看最能够为社会做贡献的那些人,他们得到什么样的对待、什么样的待遇。当然,为社会做贡献的人特别多,其中有一类叫企业家。

  如果说像卢作孚、褚时健这样最优秀的企业家群体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就说明这个社会大大地有问题,他们本身的命运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思考。当然,卢作孚的死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思考。卢死后,我国对工商业进行了雷厉风行的改造,很快就进入了社会主义。褚时健的牢狱之灾给了中国的政府官员一个思考的机会,就是为什么像褚时健这样的人走到这一步?

  玉溪卷烟厂原来是一个县级小厂,不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大企业,褚在该厂十几年,累计给国家上缴利税两千亿。如果说这个贡献里他有1%功劳的话,他个人的贡献就有二十亿。但是当时褚时健为什么出事了呢?3个人私分几百万美元的资产。

  从心理学角度讲,为什么褚时健最后要分这个资产?可能是他快要退休了,退休之后的生活怎么去解决?如果按照万分之一谈褚的贡献的话,他应该得到2000万。给他这笔钱的话,他退休之后应该没有后顾之忧。

  由于褚的故事,引发了一场中国社会关于国有企业领导人待遇问题的大讨论。之后,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待遇大幅提升。

  一个健康的好的社会,一定是公平的社会。所谓公平,就是你给社会做了贡献,你就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如果你给社会带来了伤害,你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

  创造财富的企业家才是真正的企业家

  褚时健一定具备最优秀的企业家的素质,他做了最优秀的企业家应该做的事情,他甚至创造了农业新的商业模式。但他在玉溪厂并没有真正获得企业家的名分。如何获得企业家的名分?凡是靠政府官员任命的人的,我认为都不能叫企业家。企业家一定是靠自己任命的自己,自己想退休也是自己的事儿。并且,他创造了价值、获得了利润有回报;他亏损了,要承担这个责任。

  但是,我非常愿意叫褚时健为企业家。他70多岁重新创业,这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出现了,他完全是靠自己,而不是靠政府任命。他几乎是从零开始,这是真正的企业家。

  我们崇拜掠夺财富的人。比如说这个人当兵打仗,当了将军,我们很崇拜他,为什么?因为他是掠夺财富的人,靠杀人来取得一定地位。但是我们对于创造财富的人,一直颇有微词。比如现在社会认为企业家有原罪。所以很多观念应该改变。

  社会要进步,须容许“变异”存在

  我们也混淆了好多真正的企业家和掠夺性的企业家。为什么现在,掠夺性的企业家和创造价值的企业家能够同时存在呢?如果说政府控制资源的话,一定会存在大量掠夺性的企业家。如果政府把这些资源真正释放出来,让市场自由配置,那么创造价值的企业家才会得到重视。

  烟草1985年才引入中国,云南的烟史也就100多年。有一种烟草叫金元,怎么后来发展得更好的呢?1962年,有一个农民发现有一个烟草跟其它的完全不一样——它的花特别大,他就把这支烟送到了省农科院去研究,发现这是品种的变异。由此开始培养大金元,烟的品种就此改变。

  所谓变异,就是基因当中犯了一个错误,但是这个错误是一件好事儿,我们就把它挑选出来,大自然或者人类选择了它。由于有了这个变异,我们就有了进步。如果大自然没有变异,就不会有进步,我们人类也是一样。

  我们人类社会的变异,其实就是与众不同的想法、观念。如果说这个观念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它就会慢慢的变成主导社会。如果它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一开始我们就掐死它的话,这个观念就不会变异。

  我们对烟草都有一种胸怀,那我们对人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当我们发现一个变异与众不同的时候,我们不要轻易地掐死它。当我们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时,像褚时健、王石这样的人,我们应该给他创造更多的土地、更多的阳光,使他能够生长得更好。而不是因为他太与众不同了,我们要把他消灭掉。

  应该允许我们的体制有促进社会进步的机会。如果我们把所有人进步的机会都消灭了,那社会就停滞了。

  《褚时健传》中谈到,无论是做企业家还是做人,一定要做一些事,人活着才有意思。褚在76岁的时候说他种的果子在5年后才能够结出来,这说明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而且他相信这对他的后代会有一些好处。包括像王石先生,这把年纪了还到处游学,从哈佛、剑桥又到牛津,我觉得这种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当然,从褚时健的身上我也看到一件事,该退休一定要退休,该让位就让位,千万不要拖下去,如果褚时健60岁就退休的话,也许后边的故事就完全不一样了。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