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阎锡蕴院士出席首届企业绿色发展研究院年会
作者:道农 时间:21-12-16 来自:未知
在高质量发展成为国家战略和时代主题的背景下,科技创新变得尤为重要,要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要实现由要素投入驱动向技术创新驱动的跨越。

 

为此,企业绿色发展(海口)研究院于2021年8月17日成立了科技顾问委员会,邀请了康乐、张锁江、李灿、陈勇、阎锡蕴五位院士科学家担任绿研院的科技顾问。绿研院希望把科学家的认真和企业家的担当结合起来,在科技顾问指导下开展研究。

 

12月6-9日,绿研院首届年会在海南澄迈县熙康云舍健康度假酒店举行。年会上,康乐和阎锡蕴两位科技顾问出席,并开讲“院士课”,掀起了企业家与科学家之间的热烈讨论。

 

图片

▲康乐 | 企业绿色发展(海口)研究院科技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河北大学校长

 

康乐院士是国际著名学者,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创始院长、河北大学校长,是蝗虫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此次年会,他以《生态文明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为主题进行了分享。

 

以下是康乐院士分享内容的摘编:

 

地球的生物多样性,来之偶然、来之不易。

 

137亿年,宇宙诞生;46亿年前,太阳系形成,地球、月球随后形成;39亿年前,地球表面固化不久后,第一个生命诞生。

 

生命诞生的头10亿年,还只有原核生物;25亿年前,大气氧浓度才达到现在的七八成;再过10亿年,真核生物产生了;5.4亿年前,寒武纪生物大爆发,才产生了更复杂的生命。

 

经历过5次生物大灭绝后,猿类产生;大约在700万年前,我们与黑猩猩步入了不同的演化过程,古猿经过能人、直立人、海德堡人,最终在20万年前,智人人类才产生。

 

尽管生命来之不易,但森林砍伐、工业污染、垃圾围城、农药滥用、海洋污染却在破坏着生命赖以生存的地球生态,保护野生动物,维护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以及生产力和稳定性,迫在眉睫。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生态文明的概念,“十三五”规划把“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列为十大任务目标之一,十八届五中全会更是明确提出了要坚持绿色发展,必须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

 

事实上,动物之间是相互依存的,人类也是。以“动物传粉”为例,在已记录的24万多种有花植物中,四分之三以上是依赖动物进行传粉的,有的学者甚至估计依靠动物传粉的植物达90%。

 

爱因斯坦说,“如果地球表面没有蜜蜂,人类只能生存4年。没有多样化的传粉,就没有多样化的植物,也就没有多样化的动物,也就没有人类。”

 

可如今,这种依存关系正在加速断裂。工业社会以前,鸟类平均每300年灭绝一种,兽类平均每8000年灭绝一种;但是自从工业社会以来,地球物种灭绝的速度已经超出自然灭绝率的1000倍。全世界1/8的植物,1/4的哺乳动物,1/9的鸟类,1/5的爬行动物,1/4两栖动物,1/3鱼类,都濒临灭绝。所以保护动物刻不容缓,全世界都在号召保护动物。

 

过度贪婪、过度开发、丧失环境、盲目引种、环境污染、气候变化是动物灭绝的主要原因。

 

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在一个外星智慧看来,如果人类把猛犸象杀光了,那是猛犸象缺乏像蟑螂这样的适应力。如果人类因为滥杀生物导致自己毁灭,那是人类过于愚蠢、咎由自取。

 

图片

▲阎锡蕴 | 企业绿色发展(海口)研究院科技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阎锡蕴院士是纳米生物学家,2007年她发现了纳米酶,这一发现打破了无机与有机世界的界限,开辟了一个新领域。如今,她证实了纳米酶能用于体内肿瘤治疗,拿到了纳米酶产品的首个医疗器械证书,定义了纳米酶活性单位,还补全了纳米酶的定义版图。此次年会,她以《纳米酶材料和科技助力绿色发展》为主题进行了分享。
 
以下是阎锡蕴院士分享内容的摘编:
 

酶,与我们的生命和生活息息相关。早在数千年前,人类就用酶酿酒、造酱、发酵面包,而对酶的本质一无所知。酶在古语中为媒,是指催化反应中的媒介物质。1716年,《康熙字典》收录了“酶”,解释为“酶者酒母也”。

 

在酶学研究200年的发展史中,人们一直在探究“酶的物质属性”,认知被不断颠覆。

 

1860年,法国微生物学家Louis Pasteur 通过光学显微镜发现,发酵是酵母菌细胞所致;1926年,随着蛋白质纯化技术的发展,科学家认为酶是一种蛋白质;1982年,通过DNA测序技术,科学家发现酶是RNA;2007年,科学家又发现了纳米酶。

 

酶到底是什么?现在生物学界比较认可的定义是:酶是具有高选择催化性能的生物大分子,其中绝大多数是蛋白质,也包括少数RNA。

 

纳米酶,则是指一类蕴含酶学特性的纳米材料。它与天然酶类似,能在温和的生理条件下高效催化酶的底物,产生与天然酶相同的反应产物,并可作为酶的替代品调节细胞代谢,用于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在中国,每分钟约9人确诊癌症,每分钟约6人死于癌症。在过去100多年里,随着科学界对癌症的认知不断深入,肿瘤治疗也经历了化疗与放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等几个阶段。

 

在靶向治疗方面,新型的纳米酶可以在不同环境下表现出不同特性,在肿瘤细胞内的酸性环境中,它能发挥氧化酶和过氧化物酶活性,催化肿瘤特征性的代谢产物,生成高毒性的活性氧自由基,从而杀伤肿瘤细胞。

 

与天然酶相比,纳米酶更稳定、经济,比化学催化剂高效,反应条件也更温和,除了在疾病诊断和治疗方面的应用外,还可以用于工业、环境治理、制药等更广泛的领域。

 

例如,纳米酶可以被用来净化高毒废水, 市政污水、医用废水;纳米酶发光法,可以快速检测新冠抗原;纳米酶还可以通过模拟羧酶体结构,直接捕集大气中低浓度的二氧化碳,推动“碳中和”。

 

目前,中国已经站在了纳米酶科学研究的最前沿,作为一类新型的人工模拟酶,纳米酶将在未来创造更多的应用和更大的市场。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