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农夜话——谁有资格拿到“船票”?
作者: 时间:11-10-25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在达沃斯论坛上的传统节目“道农夜话”9月14日晚在大连欧兰特会所举行。王健林张维迎黄怒波蒋锡培刘积仁刘东华等俱乐部成员,以及于汝民、刘亭、李开复、王利芬等30余位企业家代表参加。大家对“谁有资格获得船票,如何获得船票”这个话题进行了话和交流。

  主持人刘东华首先破题,他说,《2012世界末日》的电影预测人类将面临自然灾难,但实际上这样的灾难可能还比较遥远,真来了也没辙。但人类自己给自己带来的灾难却很多也很近。如果真的由于人类的不理性,让制造的危机来临的话,那么谁能够穿越这一危机,怎么把握自己,怎么驾驭自己,才有可能拿到走向未来的船票?

 

  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发言说,中坤购买冰岛300平方公里土地的事件很受大家关注。他指出,掌握了资源的企业能够获得船票,这个资源不仅包括物质、土地资源、人才资源、社会资源,也包括金融资源和运作能力。但如果没有全球视野,船票还是很难拿到。

  中坤在冰岛布局就是一例,这次布局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其必然性就是中坤要将自己的企业全球化,掌握全球稀缺资源。冰岛的景观很美,资源很好;政治结构很稳定,幸福指数也高;冰岛政府也对中国企业家的投资高度重视。但目前由于西方媒体的报道,参与进了地缘政治的因素,将这个企业层面的收购行为上升到了国家政治的高度,商务部也在介入问询。冰岛国内民众由于缺乏对中国的了解也有一些抵触情绪存在。如何处理好这些问题,是中坤在本次收购中面临的现实挑战。

  黄怒波的发言立刻引发了现场嘉宾对“全球化”问题的兴趣。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接着提出,“企业全球化”是获得船票重要资格。已经做大的民营企业率先国际化是必须要做的布局,同时也是解决企业自身安全问题的必要战略。万达从创业伊始就推进跨区域的经营战略,现在则已经开始在全球布局,可能以并购的方式进入国外市场。

  事业早已延伸到欧洲和美洲的东软集团创始人刘积仁也接着指出,经营与收入的均衡分布是企业获得船票的重要资格。中国本身正在被全球认可和关注,他们不仅看重中国的劳动力,更看重中国这块市场,在中国寻找财富。如果中国企业不主动走出去,就会受到发展限制和国外企业的威胁。但走出去会面临许多问题,比如工会的问题,文化差异的问题。我们不要指望将中国的文化输出给国外,而要积极的本地化。另外,通过将业务拓展到全球,中国企业也可以平衡国际经济波动和货币价值变动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东软就用美元、欧元、人民币和日元结算收入,降低了货币价值波动带来的风险。

 

  天津港集团公司董事长于汝民也赞同企业走向全球,他说,中国企业已经“被国际化”了,商品和经营开放度极高。企业解决不好“市场空间”和“资源制约”这两个问题,就没有船票。中国企业国际化要发挥“集团军”的优势,形成合力,这样国际化的效率会更高。而且,企业国际化要负责任,减少盲目性,不只是进行土地投资。联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亭则认为负责任的国际化非常重要。在当前形势下,伴随着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国不应该再出手购买预期贬值的欧洲债券,而应该购买他们的良性资产,例如,绿色技术。谁更多的掌握了这些技术,谁就有机会拿到船票。美克董事长冯东明则根据自己在美国的成功并购经验认为“集团军”的战略很可能无效,外国政府和民众很难接受这样的集团军,只有潜移默化的本地化战略才可能取得成功。

  作为唯一一位参与夜话的外国嘉宾,亚洲协会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夏伟,从美国政府和国家利益的角度对中国企业国际化面临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他指出,美国对中国的总体感觉很复杂,略带恐慌,但美国人非常希望双赢。日本对美国投资的成功是因为创造了就业,提高了收入。中国企业要逐步让美国感受到双方的共享利益。

 

  船票到底是什么?谁有资格拿到它?发言嘉宾都是功成名就的著名企业家,而新兴初创企业的代表者李开复的发言,给了在座嘉宾一个新的视角。他指出,在中国,创新未必是通向未来的船票,中国企业可以通过大规模的模仿,利用中国的市场空间获得成功。但诚信和把握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却是通向未来的船票。首先,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集体面临着信任危机,国外领军企业在中国投资最担心的就是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可见,诚信问题不解决,诚信形象不扭转,中国企业很难立足和发展。其次,互联网的变革早晚会影响到所有企业,给传统行业带来变革,美国的传媒、有线电视、实体书店等行业都已经被互联网颠覆,在中国也肯定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只有主动应对才可能获得机会,避免灾难和危机。

  主持人刘东华总结到,用好互联网,企业就像坐上了一艘通向未来的飞船,用不好则可能让企业撞上冰山。在互联网时代,所有的企业都要再造商业模式。

  夜话接近尾声之时,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做了总结性发言。他指出,劳动分工格局的变化是企业需要应对的根本趋势。中国劳动力的成本上涨了,在过去若干年内美国工人工资都是一直在下降的,因为一旦上升,劳动力密集环节就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但现在随着中国劳动力工资的上涨,中国企业的价格竞争优势逐渐淡化,创新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企业应该放低姿态,建立多赢伙伴关系,推动创新,改变企业的国际形象。只有积极应对这种趋势变化并取得成功的企业才能够获得未来的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