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俱乐部活动>理事活动>主题沙龙>

【内克岛行】布兰森:最初创业是为反战

作者:布兰森 时间:14-08-08 | 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应英国维珍集团创始人布兰森邀请,8月2至6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执行理事长马蔚华率领的代表团一行访问了他的私人岛屿内克岛。在岛上,布兰森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世界和平事务和公益事业的理念和行动,他认为:企业家比政治家更有视野和能力来为世界的发展做出贡献。

  “看似嬉皮笑脸,实则充满民族大义”是媒体对布兰森的评价。作为英国最大私人企业维珍帝国的创始人,布兰森一直致力于世界和平和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作为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企业家,人们知道他曾亲自驾驶战斗机进入炮火中的巴格达成功解救人质,但这并不是他个人英雄主义的一时激情。他创建的非营利慈善基金会维珍联合基金(Virgin Unite)、汇聚政界名流来为世界和平和人权事务做贡献的元老集团(The Elders)、携手全球商业领袖创建的The B Team推动社会、环境和经济发展,都在一步步践行着他内心的理想。

  很多人崇拜布兰森,封他为偶像,他却崇拜尼尔逊.曼德拉,“只有这种愿意为了人类事业无私奉献的人,才能被视为偶像。”受布兰森邀请,8月2至6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执行理事长马蔚华率领的代表团一行访问了他的私人岛屿内克岛。在岛上,布兰森与大家分享了他对世界和平事务和公益事业理念和行动,他认为:为人类做出贡献,可以让自己获得更多满足感。而全世界的企业家,比政治家更有视野和能力来为世界的发展做出贡献。

  以下为理查德.布兰森(英国维珍集团创始人)的发言整理:

  能够为社会做出一些贡献是幸运,如果不做出相应贡献的话,晚上可能睡不好觉。对我来讲人生到了一个阶段,通过这些行为为世界做不同的事情、解决世界的问题,能够得到很多的满足感,跟赚钱和做公司一样。中间过程也非常有乐趣,我很愿意跟大家分享我的过程。

  第一次创业就是为了反战

  我是60年代出生的,很幸运的是60年代的孩子对于不平等的战争是关心的,也关心少数族裔的状况、同性恋的问题等等,我们非常想要争取自由平等。

  小时候,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会去从商,我一直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创造者。在我15岁的时候,有一个非常不平等不好的战争发生,就是越南战争。我认为是美国人开始了这个战争,我就成立了一个杂志《学子》去反对这个战争,那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创业。开始我并没有想要从商,只是想运营这个杂志,然后去宣传反战信息。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必须要学习怎么运营和从商,必须要做广告和发行,然后支付这些开销。

  曾说服萨达姆离开伊拉克

  当英国和美国进攻或者侵略伊拉克的时候,我是完全不同意这个举动或者决定的,我可以说很多英国人都不同意这个举动,很多全世界的人都不同意。我们都想让萨达姆•侯赛因消失,他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人物,他的属下也非常不友善,但我们不想看到成百上千万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被杀害。

  我曾遇到过萨达姆•侯赛因,那时我想把被绑架的人带出伊拉克。我问侯赛因是否愿意见曼德拉和安南,跟他们见面也许可以把战争的趋势扭转。我就说服他到利比亚去居住生活,这样也许就可以阻止战争。他同意了这个建议。然后我跟曼德拉和安南分别讲,他们都同意去伊拉克。于是我们坐飞机到了南非,试图把他们带到伊拉克去跟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见面。但是这个会议最终没有成功,因为那天开始有炸弹下来了。

  我们很希望得到非常受尊敬的人的帮助,比如前任的总统、首相,共同来解决这些冲突或者在冲突出现之前协调。当初我们想要设置元老集团的时候,和美国前总统卡特在房间里讨论了两个礼拜。关于是否要成立元老集团,卡特总统一开始是抱有怀疑态度,但是最终他同意说这有可能是全世界发起的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他现在已经90岁了,那个时候他85岁,他相信自己还能做贡献。再比如曼德拉同意指派了六位男士、六位女士去了肯尼亚,促成了联合政府的形成。希望在未来几年,他们可以解决缅甸的种族问题、南苏丹的问题,还有在索马里、巴勒斯坦的问题,甚至试图解决全世界的更多问题。

  在制造战争方面,美国是有罪的

  世界现在正朝错的方向发展,美国是非常有罪的。在我的观察中,在制造战争方面,中国是更好的,也许有自己的怨气,但不会放到国际舞台上,这点我对中国非常尊重。我们必须要说服美国,奥巴马自己已经尽其可能的避免冲突了,这是令人钦佩的。但是如果有愚蠢的总统,比如布什总统,要确保像他这样的总统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所有的问题都要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

  比如乌克兰的战争是不值得的。假如有一群商人真正关心俄罗斯还有乌克兰问题,将会有更多解决方案。为什么我们要再次回到冷战时期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成为很好的邻居、成为朋友,为什么不能够相互之间做生意,为什么一定要找个借口去引起冲突呢?因为乌克兰靠拢欧盟?我觉得这是不必要的,任何国家想要靠拢欧盟都是可以的,因为我们试图建立一个共同的世界。当政治家在做出非常错误决定的时候,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影响力讲出这些观点,就能够有找到更多其他的解决方法。

  一百年以前的这个时候,一战是因为一个突发事件发生的,一个人被刺杀了,他们没有用外交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结果百万千万的人都因为这场战争死亡。很多战争都是从很愚蠢的争论开始的,比如双边原则上的问题,商业的冲突。如果在商业上有冲突的话,我们都会坐下来谈,但是如果国家与国家之间有冲突的话,解决不好就会造成战争,所以我觉得我们商人应该有能力或者应该尽我们所能做出努力。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执行理事长马蔚华向布兰森赠送礼物

  企业家比政治家更有视野和能力

  我真心认为如果全世界所有的商业领袖都合作起来,可以用他们的影响力还有对政治家的影响力来安静平和地解决问题。我们在建立元老集团的时候,都认为全世界的商业领袖有这个潜力,甚至比政治家更加有影响力。

  我15岁就是企业家了,现在64岁了,已经是50年的商人了。而大多数的政治家做到最高级别只在位不到三年时间。所以这些企业家的一些能力是政治家没有的,他们全球旅途的机会也比政治家多,他们知道全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时候等同于政治家的知识。很幸运的是,像联合利华这种大型公司的总裁都聚集到一起了,他让自己的公司也以正面的方式,积极的方式去运作,比如说保护热带雨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绿色环保公司,还有印度的塔塔总裁等。

  我希望我的信誉能够让大家都有认同感,讲出我们的理念。比如我们反思全球向毒品宣战的行动。我们有很多的报告,绝对可以说服,向毒品宣战是一个错误,我们应该把毒品问题划分成为一个健康问题。比如在葡萄牙,过去15年以来,没有把任何吸毒品的人关进监狱,但它的毒品使用率一直在下降,海洛因的使用者在减少。

  再比如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我都支持的“保护鲨鱼、拒吃鱼翅”这个公益行动,在过去的三四年中国对于鱼翅的需求量减少了,对于鲨鱼的压力也减少了很多。但对于大象还有犀牛的压力并没有减少,还有很多猎杀活动。

  我很尊重中国,西方要从中国学习很多,要了解中国。比如中国对一胎的政策是非常勇敢的一个选择,虽然对于个人来讲是非常有限制的一个法则,但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对于全世界的人口控制是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我知道有些问题我们可以跟中国一起来合作,我非常想让中国的企业家在努力之中更多参与。我们也希望能够有一个中国的团队,一起来跟我们合作,或者在中国是我们的公司来协助他们。我相信我们能够协助更多社会问题的解决,比如环保、公益、慈善等等,都能够发展得更好。(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整理/刘娅。欢迎转载,但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

关于俱乐部 | 版权声明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Tag标签
Copyright @2007 道农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070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38号